×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日谈------ 爱在尼泊尔 (八)

发表日期:2011-09-15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景区:尼泊尔 奇特旺 点击数: 投票数: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鸟雀依旧在欢唱。我早早爬起来,在花园里见到SISIR。我们相互问好。他说:“你看起来好像生病了。”我回答他:“是的,昨天坐摩托车吹风了。”接着我咳嗽起来。似乎我真的病了,连我自己都深信不疑。他到厨房泡了两杯柠檬茶给我,告诉我喝下去就会好很多。嗯,热热的柠檬茶,我的最爱。温暖了我的身体,却无法温暖我的心情。


(公园)

我端茶进房间,苏尼醒来,他跟我互道早安。我昨天半夜趁有电,帮他充了手机电池。他早上看到很高兴地感谢我。他说了两遍感谢,样子很可爱。仿佛我们一直这样恩爱。我知道我也有招牌微笑,他看到的我是个早上起来就开始咳嗽的很单纯的女生。

 
(小巷里的对话)

 

我望着他说:“我病了,我不能跟你骑车去加德满都。”

他关切地说:“我们可以慢慢开,半小时就停一下。”

我露出发愁的样子:“我们有两个大背包啊。”

他说:“那个没关系,可以托运到巴士上,到加德满都我们再去车站拿。”

我开始央求他:“我真的很不舒服,我病了,我要坐巴士。”我开始咳嗽。那种从肺里咳出来的恐怖的声音。

最后他妥协了,说:“好吧,你坐巴士回去。我先在纳拉扬嘉办事,事情办好了,我就骑车去加德满都。如果你先到了,你就去旅店等我,车站离旅店很近的。不要乱走。”




广场


 

第一步计划达成了,我压抑住内心的喜悦。我可以坐巴士,可以跟苏尼分开5个小时。我能感觉到神灵在帮助我。

苏尼付了房费,原来柠檬茶也是收费项目。我们告别SISIR和老板,骑车去纳拉扬嘉拿行李并送我搭巴士。临走的时候,我看见苏尼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蓝色的本子,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摩托车驾照。我说我想看看。他神秘地笑笑说:“你不能看。”我回敬他一个微笑。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我不能看。你的秘密都好好藏着吧!

 

苏尼跟我早上都没有多话,彼此似乎都在避免不必要的交流,或许他在想事,想怎么在巴士站拦截我,或许他在想更可怕的东西。我们甚至没有去吃早饭,身上没有干粮也没有水。他曾是个细心到早餐特地让厨房给我加块芝士在面包里的男人啊。现在,我却不干叫一声:我饿。他骑车带我在镇上等过路巴士。15分钟以后,来了一辆旅游客车。

苏尼说:“你身上没现金了吧,这1000卢比你拿着付车费。”我毫不含糊地收下。他跟司机打了招呼,把我们的两个背包捆在一起放在行李箱里。又确认了一次我是否知道旅店的名字和方位。向我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他说:“等我在旅店。如果我先到,我会去车站接你。不要乱走。给我电话。”

我们微笑告别。

终于告别了。

 


集市


 

我全身都是紧绷的。他的暂时离开并不意味着一切就此结束。我知道,接下来我必须行动了。

这是旅游巴士,车费300卢比,他给我的钱还剩700卢比。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旅游巴士中途不停车,只有吃饭的时候会停30分钟。坐了一车游客,什么肤色都有。这些人只会添乱,不求他们帮助。

我打开我的相机,不出所料,那天在加德满都我拍他的照片都不见了,在佛祖割肉喂老虎的地方拍他的照片同样不见了。我的心开始往下沉。昨天他没有动过我的相机,因为他不知道我拍了他的背影。可是前天呢,我醉了,我不知道。如果前天他也没动过我的相机,那么他在去奇特旺之前就已经删掉了他的照片。难道他一开始目的性就这么强吗?这个推测我宁可不要相信。但是真相显而易见。

等等,等等。在NAGARKOT的那个早上,天啦,我们一起的第一个早上,苏尼还有3张照片在这里。他一定是忘记了那个早上我拍过他3张照片。或许他没来得及看到那儿,或许他以为我只有周二和周三拍过他的照片。

这3张绝对不是他故意留给我的,既然要删掉其他的为什么要留下这3张?除了他漏删了,没有别的解释。这个发现,让我放弃了所有对他的念头。我们有过的快乐,短得可怜。他心里是早有打算了。不能怪我小人之心。这段关系里真是谁比谁清醒,谁比谁残忍。

我开始把手机,护照,钱,相机里的记忆卡,全部分开装进马甲的口袋里。我的马甲中间有一层破了一道口,恰好可以把很多东西通过这道口藏进里面的夹层。我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知道,哪怕我没有了行李,没有了相机,只要我穿着我的马甲,我随时可以回家。

我开始给阿芷发短信,我告诉她:“那个我本来打算结婚的男人可能是黑帮的,他的全名叫苏里亚.古荣。他住在纳拉扬嘉。我现在跟他分开了,我坐巴士从纳拉扬嘉去加德满都,他骑摩托车随后到。我要趁他到之前逃掉。”我之前跟阿芷说过,我想要嫁给一个叫苏尼的尼泊尔男人。当时阿芷说这真是个惊喜,不过她等我回广州再聊。

高空飞翔

阿芷很快回了我短信:“他对你有恶意吗?你现在危险不?能不能中途下车?”中途下车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多少有一点顾虑。首先,司机好像认识苏尼,如果他有苏尼的电话通知他呢?我的行李能不能带走呢?车上有很多游客,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中途下车还需要再转巴士,我会不会在等巴士的时候就遇到骑摩托车前来的苏尼呢?

我回复阿芷:“他对我暂时没有恶意。不要太担心。我要考虑下,见机行事。”

她回复:“一路小心。”

我发给阿芷的短信是英文的,因为涉及到人名和地名。她应该相信我可以处理好,如果出问题,这几条短信是很重要的。回国以后,阿芷跟我聊到这个事情,她说她想了很多,如果我出什么问题,她就要去尼泊尔找我,她要办签证买机票。可爱的阿芷,若是那样她也会经历一次特别的旅行。

 

猴庙




 

这次车程,让人心力憔悴。我一直过着休闲的生活,相信奇遇,相信爱情,相信世界上有那么一个跟我一样自由的灵魂在等着我。可是现实,非要逼迫我,给我快乐,给我尽情,也给我恐惧,给我胆寒。短短几天,送我上天堂,带我下地狱。表面风平浪静,内心电闪雷鸣。这车上,我看起来只是个风尘仆仆的旅人,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双脚一直在颤抖。

 

中午1点的时候,巴士停靠在玛格琳再往前的MALEKHU小镇上。我当时非常累也非常饿。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先吃点东西。有热量才能逃生。

我走进一家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餐厅,在对着门口的桌子旁坐下,用尼语说:“一份素的扁豆粥饭。”老板盯着我看了半天,端上来我要的食物。我从公共水壶里倒了水喝。淡定,一直告诉自己淡定。

刚吃了两口,我抬头,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个镜头,真的像一场惊栗片。我能明显感到一种异样的恐惧从头往下,凉遍全身。让我想起昨天返程的路上,他突然喊的那一声:“上来!”仿佛我一直都在他的视线里,我根本逃不出去。这个在尼泊尔我最熟悉的人。这个我曾想与之私定终身的男人。他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后天形成的淘气,与我相视一笑。

他走过来,坐到我身边。我看着他突然有点同情他,他也是一脸疲惫。

苏尼说:“你的手机关机了。”

我一点不意外地回答:“没有电了。你知道的,两天都没有机会充电,我的充电器昨天那里不能用。”

他说:“怎么会这样。”不要不相信,这个是事实。那个度假村的插座根本就不是两平口的嘛。

我问他:“我刚要了扁豆粥饭,你要不要也来一份。”哎,我突然感觉我们真像一对夫妻。同床异梦各自心怀鬼胎的夫妻。

他点头,跟老板要了份鸡肉的。

我一边吃,一边笑着跟他说话:“你真是太让人惊喜了。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他也一点不意外地回答:“我知道这趟车1点钟在这家餐馆停留半小时。”

我心想,你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我问他:“你不是说有事要办吗?怎么这么快就到这里了?”

他说:“我很快就办好事了,然后我打你的电话关机了。我比你迟一个小时出发。中途只在玛格琳停了几分钟。”

我微笑,手放在他的腿上:“真快,是让人意外呢。” 我暗自庆幸没有中途下车。一定是神灵再次助我。

他也笑着看我:“怎么样,要不要下车跟我骑摩托车去加德满都?”如果不是我们各自所处的境况,我很想说,我太愿意了。

我摇头,说:“不要,风太大了,而且爬山的路,还是你一个人骑吧,省油省力。”

吃好饭,苏尼说:“你付钱吧。”

我答应着,告诉他刚才的1000卢比,还剩700。我付了帐,我把剩下的钱给他。他开始说不要。我说反正我也用不着。他收下,说他身上的现金也确实不够,要回到加德满都去取钱。

我们在巴士旁站了一会儿,一阵莫名的胃疼让我看起来更加虚弱。我说想坐在前面的驾驶舱里,他跟司机说了说,帮我调了座位,还告诉司机一定要送我到THAMEL。我坐在驾驶舱里,打开窗,跟苏尼拉了拉手,再次告别。我很想握久一点,这只宽厚的手,因为我清楚,再无他日。

我看见他穿着那件橙色的外套,骑着黑色的雅马哈,绝尘而去。这个景象在我脑海里驻留了很久很久。

 
加德满都山谷

巴士一路缓慢上山,我内心的恐惧密密地压下来。在餐馆遇见苏尼加剧了我对他的害怕。他为什么一离开就打我的电话?国际漫游可不是那么便宜的,而且没有要紧事,也不是因为思念我。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他就紧跟前来?貌似平静和谐的表面下,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他放心了,我又坐回了巴士上,身上没有现金,手机没有电。我还能去哪里?

从MALEKHU到加德满都行程是两个小时。尼泊尔早晚温差大,但是中午和下午是非常热的。我坐在驾驶舱,却不像上次从博卡拉回加德满都那样热得无法穿外套。这回从头到脚都是冰冷的。平时我都爱跟旁边的人说话,驾驶舱里还有司机和一个当地妇女,我却没有一点跟他们说话的欲望。绷紧的神经让我几乎崩溃。 

这两个小时的车程都是在绕山,车速很慢,路很窄。我打算等巴士进入加德满都再下车。如果没能提前下车,那我就只能跟苏尼走,明天再找机会离开。但是那样的话,可能无法带走我的行李。我那么多书跟CD啊,真舍不得。

我先天性被这样的男人吸引。如果这旅程没有他的陪伴,我会不会还闷在加德满都跟RAM聊ELTON JOHN,或者还在旅店里学习如何用尼语从1数到100?



车窗外





 

由于堵车,差不多到4点的时候进入了加德满都。巴士在离市区较远的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一些当地人就在此地下车,其他游客则去THAMEL. 我一见巴士停下,立刻在心里做了决定。我跟司机说:“请让我下车。”

司机一脸疑惑:“你的朋友苏尼说要送你去THAMEL。”

我开始着急,一定得走一定不能再等了。我几乎是在求他:“我不想去THAMEL了,我要去医院,我病了。请让我下车!”

最后司机说好吧。

我下车到后尾箱取行李。把我的背包和苏尼的背包分开,在苏尼的背包上留了他的名字电话和旅店地址。跟司机说,他会在车站等他的行李的,我的背包我先背走了。

 

 

巴士停靠的地方,有很多人,也有很多的士停在旁边等客。我拿上行李,直接钻进一辆的士。司机还站在外面,他探头进来问我去哪里,我看着周围有些好奇的目光,说:“去医院。”

 

那个木头木脑的司机,马上转身问旁边的人医院在哪里?有人给说在附近有一家,要掉头。他发动汽车,我告诉他:“不去医院,快,去中国大使馆!”

他说不知道,马上要停下来,又要问旁人。

我着急地要发狂,说:“不要停,你知道美国大使馆吗?”

他点头说知道知道。

我说:“好,就去美国大使馆。”

他不动,说:“要400卢比。”

我说:“快开。快点!”该死的400卢比,就算是1000我也会出的。

 

美国大使馆至少已经在加德满都的中心区。我一边从背包里掏地图,一边换上手机电池,拨中国大使馆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拨打当地警察求助电话100,每次都是响一声就断掉。如果中国大使馆没有人呢,不会的,一定会有人的,可能没人接电话而已。

 

时间,时间!如果我不能在苏尼发现我不在车上之前赶到大使馆,那么他有可能会在THAMEL周围找我,而中国大使馆离THAMEL很近。一想起他骑着摩托车,还有可能有枪,我的胃就开始抽筋。这该死的交通,为什么不能再快一点!

 

司机在一高墙处停下来,我看见有士兵,他说这里是美国大使馆。本来我认为美国大使馆在YAK&YETI 酒店旁边,再过去一条街就是中国大使馆。我拿出地图给司机看,我告诉他,不是这里,去HATTISAR, 航空公司很多的那条路。

他终于明白中国大使馆在那里了。哎,就要成功了,千万别砸在这个小司机手里。

 

的士到中国大使馆门口的时候,我的恐惧上升到最高点。因为我知道一切就快结束了,千万不要有人在我身后喊“上来!”。第三次来到这里了,一周内来了三次!我拍门,马上有尼泊尔警卫出现在门口。我告诉他:“我需要帮助,我有威胁,请让我进去。”

警卫很凶,他问:“什么危险?什么危险?”

我说:“让我进去,先让我进去!”

我开始情绪激动,我不能站在这里,我不能暴露在大街上!这时司机拿了我的背包来,我塞给他1000卢比的钞票,他找了我500.

另外又来了一个警卫,他们递给我一个电话号码,告诉我:“你自己打这个电话吧。”

我接过这个当地手机号码,问:“是大使吗?他在里面吗?”

警卫点点头。

 

那一刻,我的真庆幸自己有一个全球通的手机卡啊! 都到了大使馆门口了还要我打电话。算了,中国驻其他国家的大使馆,态度差的多了去了,至少这里的大使我见过,人还是很客气的。我拨了号码,对方接起来。我说:“大使您好,我是中国公民,我需要帮助,现在就在大使馆门口。”

他答:“你等等,我马上过来。”

这次警卫跟我说,我可以进到铁门内等着。那一刻,我真的流泪了。我甚至意外自己会流泪,但是我知道我不再需要害怕了,我得救了。也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苏尼!是的,他的电话打过来了。怎么办?不接!不接!我关了手机。

我看看时间,从我逃脱到现在半个小时,苏尼应该是已经在车站发现我逃跑了。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我不是去医院。

这时,大使向我走来,跟我说到屋里聊。我是第二次来到这间会谈室,我还记得那日我和苏尼是带着如何一种幸福来到这里的。大使说:“坐下来,慢慢讲。跟我讲实话。”

 

(10卢比的零食)

我跟大使说了大概的情况。我们可爱的大使,非常惊讶地说了句:“你结过婚吗?”

我奇怪这个问题背后的逻辑:“没有。”

“没有。那你跟他。。。。。。”大使表情明显很惋惜。

我说:“不是的。我。。。。。。”我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哎,大使是个这么正派而传统的人啊。

大使又问:“你是不是很特立独行的人?怎么才认识就要结婚呢?”我想沉默比任何回答都好。我也想让他明白,我从来不想要一场传统的婚姻,我不喜欢把婚姻跟责任联系在一起,也不喜欢把两个家庭联系在一起。但是我什么也没说。

大使说:“就目前看来,他对你还没有恶意。他应该还是真的爱你的。可是,如果事情继续发展下去,结局会很难测。你已经很危险了。一旦他出了事,你就一辈子呆在牢里了。这样的例子,我见过不少。尼泊尔人有一种小国心态。男的想找外国女的,女的想嫁给外国男的,他们借此改变自己的命运。男人很会说话,讨女孩子喜欢,但是真的结婚以后,结局都不太好,有的会很糟糕。”

其实,昨天晚上我想过很久。要不要来大使馆求助。很明显,我会看起来会像个傻瓜,一个没有头脑的女人。才去大使馆要办结婚,没几天就跑来要求助,真添乱。有本事认识几天就要结婚,就不要去求人帮忙啊。我纠结过,斗争过。最后我决定我要安全不怕笑话。

大使说:“你有照片和他的手机号码吗?”

我说有的。大使拿了我的相机记忆卡说要打印苏尼的照片。我给了他苏尼的手机号码。大使又问我:“要不要把他叫来,我说话是算数的。”

听到要面对苏尼的提议,我马上否定了。我不要不要不要!

大使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大使馆是不能留人的。”

这个消息真不幸。这天是周日,航空公司下午不上班,我不能改机票。我需要找个地方住。我问大使我能住哪里,只要不是在THAMEL区内都好。

大使考虑了一下,他说:“现在可能他还在找你,不如这样吧,你连夜去樟木。我给你找个车。”

这个主意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我一直担心樟木到拉萨的那段路,我之前夏天在拉萨也高反得厉害,何况是冬天。可是这是最安全的途径。苏尼的朋友MIN那里有我的机票复印件,所以即使我改机票他们也可以从航空公司查到。

我考虑了1分钟,跟大使说,好吧,我走樟木。大使马上去给我安排专车。我必须到外面的ATM取钱。我的恐惧感并没有消失,我跟警卫说,你们在门口等着我,不要关门。然后一路小跑找附近的ATM。

钱真的很重要。一张信用卡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提了钱,我回到大使馆。大使说车子马上就到。虽然从樟木过境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情,但是我也明白,是最安全的。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江浙口音。看得出他跟大使很熟,而且他应该是个人物。大使给他看了苏尼的照片,他说不认识。大使问我钱取了没,包车要9000卢比,因为是空车回来。我说我刚刚好有9000。

大使问我:“你一个人去樟木,你怕不怕?”这个问题很奇怪,大使自己给我安排的车,我本不应该有任何怀疑的,但是既然大使问了,他可能话里有话。

我说:“司机是当地人吗?”

大使说:“是啊,就是这样我才有点担心。要不这样,你送她过去。”大使跟那个中年男人说。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大使是担心我,但有不好意思直接让人送我,来回可能要10个小时呢,现在都7点了。那人答应了。他还说,现在去樟木可能过不了关,不过他会跟移民局打招呼让他们先放我过去,明天再倒回去盖个出境章。

那就这样定了,我们跟大使告别,他一再叮嘱我:“汲取教训啊!汲取教训啊!”

我连连回答是的是的。

 

在车上,中年男人告诉我,他是北京饭店的老板,姓潘。他说:“不要怕,没有什么好怕的。一个年轻人,能有什么背景?吹牛没用的。在尼泊尔,北京饭店就是和平饭店。什么事情我没见过。当地最大的流氓都被我打得要来跟我认兄弟。藏民那边也是一样,关系好得很。”我知道跟着潘大哥,是不用怕了。这下有人撑腰,胆子又大起来。

他问我:“你真的想走樟木吗?如果不想走,可以住我那里,明天我帮你改机票,送你去机场。我那里是没有人赶来撒野的。连警察局的头头跟我关系都很好。我就挂了块牌子在门口,不得当地人入住,他们也一样拿我没办法。”

我马上说:“好啊,我不去樟木了,我怕高反呢。我就去住您那儿,明天改机票飞回去。”

他吩咐司机掉头去北京饭店。然后他打了电话给大使,跟他说现在去樟木过关可以,但是明天还要再下到边境盖章,再加上我高反,所以还是先住他那里,明天飞回去。他还答应着说,是的,不在前台登记。

我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潘大哥递给我几包饼干。我确实饿了。

 

北京饭店在JYATHA,THAMEL的南边。之前我没有在网上做足功课,还真不知道原来北京饭店这么出名。很多大的中国企业外派员工都住那里。据说餐馆的饭菜很好吃。

 

潘大哥说:“我收留过的人多了,被骗钱的,被偷了东西的。你这样的也不少。我老实问你一句,他手上有没有捏着你什么把柄?”

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想过。虽然苏尼用我的手机拍过我的样子,但是我嫌不好看,当场就删掉了。即使他在我没留意的时候拍过什么别的,他也没有办法从我的手机里取走照片,因为他不知道数据线在哪里。他的手机是最简单的NOKIA,没有蓝牙。

我肯定地回答潘大哥:“没有。”

他说:“那你放心玩好啦,你想去印度你也可以去,印度大使跟我关系好得很。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说算了,印度还是下次吧。我还能有心情玩印度啊,我亲爱的阿芷会担心坏的。

 

 

到了北京饭店,潘大哥问前台拿了309房间的钥匙,让服务员带我去房间。房间很干净,我最最想要的就是洗个热水澡。这么多天的尘垢,这么多天的疲劳,全部给我冲干净。

那晚我真的睡舒服了。大脑在长时间地紧绷之后,一下子放松,连做梦都不记得。

 

 

关键词:尼泊尔

作者:最爱梦仙奴

《十日谈------ 爱在尼泊尔 (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最爱梦仙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