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能决定谁的姿态?

发表日期:2011-09-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和朋友聚餐回来,大概晚上8点多的样子,天早已暗沉。在每天必经的随街小道上快步行走,很远就看见小区的大门,心里念的都是家的暖意。突然从右侧的工地偏门里行出一路的农民工,许是劳累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他们的情绪很高涨,颇有浩浩荡荡之势地朝百米左右远的住宿地走去,队伍里还飘出几人亢奋的歌声。

说实话,在高楼频起的今天,农民工的身影不是并不陌生,而是随处可见。可是不知为什么,此刻躺在床上,想起刚才那一幕,心里第一次莫名地为那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感到心酸,且深深地无力。

下了床,撩开窗帘走到阳台的窗户前,已经入夜很久了,对面的高楼灯光星星点点。院内仅有的一处四层高小楼,是那些农民工的宿舍,他们每天会从小楼朝向马路一侧的门进出,因此并不会出入小区。有点惊讶那座小楼里亮的灯并不少,我曾经起早在父母屋子里的阳台向下望,清晨5点多,天还灰蒙蒙的时候,那些农民工已经在作业,当时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地指给父亲看:“爸,你看,他们怎么那么早啊?”现在想来,幼稚得令人生厌,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必矫情地替别人不值和惋惜?

不知从何时起,是周围的人还是谁有意地“教导”,将农民工这样一个群体特殊化,也许你会不以为意,但是当全民在不约而同地歧视某种职业和出身,谁又能坦然地接受这是座文明的城,而你是这座城中自以为高尚的人呢?记得在网上看过一句话,当时很受触动,至今仍印象深刻:一个国家,只有当对待最底层的人民能给予百分百尊重的时候,才能称之为一个进步的国家,一个有人情味的国家。其实我们有没有想过,常常最残忍的,不是我们的态度伤害了谁,而是你根本不觉得这是种伤害,甚至为此油然而生的,一种以践踏别人而产生的卑微的自豪感?谁以为谁可怜,谁才是真的可怜?

夜已经更深更寂了,很快又会揭开新的一天,时间就这样毫不怜惜地走着,我们都用心地过吧,祝福,每一位热爱生活,为了它认真打拼的人。

关键词:农民工心情生活感悟

作者:i^dreaming

《谁能决定谁的姿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i^dreami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