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秋入阿坝行纪精华

发表日期:2011-09-16 摄影器材: 景区:阿坝 点击数: 投票数:

   7月18日,在美丽的三江口,欣赏着难得一见的晚霞、华灯相互映衬着的宜宾滨江路风情,品尝着来自江中美味的河鲜后,我们为赴阿坝之行进行了两天的准备。由于之前我曾在甘孜工作过两个月,知道藏区大体的情况,为大家做了一些行前“教育”,而此行的目的,是代表单位进去慰问协助当地工作的特遣队,他们已经在阿坝藏区工作两个多月了。 

华灯初上,戎州.南门两桥辉映在晚霞映衬的金沙江中。

 华灯初上,戎州.南门两桥辉映在晚霞映衬的金沙江中。

 
       7月22日,一切准备妥当,我们一路向西,经雅安,在大熊猫的故乡宝兴吃了午饭,往夹金山进发。7月的天在宜宾闷热难当(尤其是今年),然而从到宝兴推开车门的那一刻,久违的凉爽一下包围了我们,虽然日光依然十分强烈,但青衣江沿岸的凉风却实实在在解放了我们的身体。
 



雅安宝兴青衣江畔,这儿也盛产汉白玉。

在雅安下成雅高速一路向西往夹金山进发,中途在雅安宝兴吃午饭。

  但实际上沿街销售的这些汉白玉工艺品制作的不算精美,价格还是比较便宜。(2011/07/22 12:27 于宝兴)

宝兴青衣江上的铁索桥,同大渡河上泸定桥有点相似,在这儿也有红军过雪山的纪念馆。 由于赶路,大队人马没有停留,我抽空溜出来在铁索桥头用手机拍了一张。

宝兴青衣江上的铁索桥,同大渡河上泸定桥有点相似,在这儿也有红军过雪山的纪念馆。

  2011/07/22 13:16于宝兴。
 
在宝兴简单用餐后开始爬夹金山,这是红军长征进川后翻越的第一座雪山,海拔3700多米。站在垭口,可以看到从山脚蜿蜒而上的盘山公路。当年红军可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啊! 在山脚下停车拍摄时,一辆挂着广东拍照的丰田也停了下来,兴奋地举起长枪大炮一阵猛拍,不知道有没有pocoer在里面。
夹金山的盘山公路站在山顶往下看,还是蛮有气势的,当然比起怒江九十九道拐来仍有差距。站在山顶得哑口,明显感觉有些气紧,风吹在身上十分凉爽,心胸亦豁然,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

在宝兴简单用餐后开始爬夹金山,这是红军长征进川后翻越的第一座雪山,海拔3700多米。站在垭口,可以看到从山脚蜿蜒而上的盘山公路。当年红军可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啊!

  2011/07/22 15:09于夹金山。

翻过夹金山,藏区风情的风景就多了起来,公路两边的高山草甸上不时有成群的牛羊散落的帐篷。同行中有三个年轻人没有入藏的经历,一路大呼小叫,每当那时,俺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过来人的超然,时不时点评两句,然后给他们说,去过红原,到过若尔盖后,你们的声音该不会更尖吧?我想,只怕到时他们就没声了,因为,哪儿的景色美的足以让他们哑口无言。

下得夹金山一路在河谷边穿行,沿途多有塌方,行进较慢,两个半小时后,又翻越4114米的梦笔山垭口,这儿也是小金县与马尔康县交界处,大部队在这儿做了短暂休整。

  2011/07/22 16:38 于梦笔山

西索民居位于马尔康县郊的卓克基镇,是进马尔康的必经之路,其在土司历史时期被称为卓克基赶枪巴(即卓克基街之意),当时居住此地的人多为卓克基土司的科巴(差人)和商人、民间手工艺者,解放后将此地划为西索村一组,时下居于民居中的村民多为原土司差人、商人、民间和工艺者的后代。

嘉绒藏族使用藏语方言嘉绒话,并以农业生产为主,分布在川西的金川、小金、马尔康等地,藏区称这地区的藏民为“绒巴”(农区人)。西索民居独具嘉绒藏族特色,保持了嘉绒先民“垒石为室”的传统建筑风格,寨子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远目望去犹如一座壁垒森严的古堡。整个民居从远处鸟瞰,便会惊奇地发现西索藏寨酷似藏族八宝图案中的“花依”图案(状如“中华结”,代表释伽牟尼的心),寨子中直来竖往、弯来拐去的青石板小道,把图案的线条展现的非常清晰。走在青石板小路上,脚步声在高耸的石壁间回响,在细长的小道中延展,给人一种曲径通幽的瑕想。这些线条分明,棱角突出的石头建筑,与周围险峻的山峰,陡峭的崖石等自然环境浑然天成,鲜艳的图腾房、红色的瓦片、飘动的经幡、给这里增添了几分神秘。藏寨全是三层石楼,底层饲养牲畜,第二层是厨房和住宿,三层是经堂和客房。民居建筑形如碉状,也称碉楼。房屋四周的墙体均用片石砌成,用黄泥粘合。墙体厚达1米,采用内直外收的砌法, 工匠们仅凭经验,砌出的石墙如刀切豆腐般整齐,棱角锐利,上窄下宽,整个墙体处于抗压状态,成为建筑的承重主体。加之内部木结构横梁的互相支撑拉合,整个建筑下大上小、重心向内、稳定性强。到最高处,碉楼四角顺势形成角锋,造成一种气势,最高处的石墙边缘加厚,避免墙表的平面化,增强立体感。房顶一分为二,前半部分为平顶,三面砌成矮墙;后半部分形成斜山式,覆盖石板或瓦。每层楼的窗户都外小内大,窗框很讲究,用上了雕刻、绘画、上彩等技巧,民族特色很浓。这种碉楼不仅冬暖夏凉,而且建筑艺术独特,审美价值高,就像一件件珍贵的艺术品。

19:30,正好12小时,从宜宾抵达马尔康。2007年冬曾到过这儿,故地重游,心里竟有一丝亲切感。由于天色己晚,车队没在卓克基官寨及西索民居停留,大部队中很多没来过的童鞋们无缘亲身体会嘉绒藏寨的风情了...

  2011/07/22 19:30 于马尔康县城口

进县城之前,车队进了加油站,我也赶紧从车里跳出来,拿着相机在公路边扫了一下。尽管已经快8点了,太阳还未落山,河边的垂柳和地上依然青翠的草儿在逆光中发出迷人的光彩,同行还有位爱好者,也拿着大大小小几部机子在河边流连,我顺便也把他收进了镜头。遗憾的是,由于估计不足,我只带了一张4G的卡,以至于从阿坝返回到九寨时我不得不忍痛删了不少片子,其中也包括那位仁兄的,呵呵,好在我当时没给他说拍他的这一茬。
22日晚,大队人马住进马尔康宾馆。当晚前来接待的当地朋友们很热情,但由于刚上高原,不敢饮酒,主人们也是知道这种情形,没有多劝,喝了少许啤酒。夜色中的马尔康县城灯光也算明亮,梭磨河静静地流过县城,轻微的水流声反而让人感受到一份宁静。跑了一天的路,躺下身去很快睡着了,没想到半夜竟然醒来,头有些疼,赶紧吃了两粒红景天,又沉沉睡去。

早晨起床,马尔康的温度只有十度,赶紧加衣,准备出发到阿坝县,差不多也是五个小时的车程。 临走之前拍了一张阿坝的旅游地图,本打算得空查看一番,结果因为手机发了微博后就删了,到了阿坝后,当地并没有网络,特遣队的一位兄弟自告奋勇为我们当向导,还为我们画了回程的路线,害我们最终没能到达九曲黄河第一弯,甚是遗憾,此乃后话。
令我奇怪的是,大伙儿在马尔康并没有多少情绪的激动,包括同行的那几个年轻人,或许是他们把自己的情感隐藏起来了,也或许是他们并没有深入的接触,实在没什么印象。而我,也或许是此前曾经来过,再加上这一次进藏的目的不通,心态完全不同07年那样,出了些许亲切,心情比较平静,也没有迫切早起拍更多片子的愿望,对于拍摄,有些随遇而安,看到有感觉的才会举起相机,即使拍下来,也有可能随之删去。
 
想起第一次进藏时,那时每一张片子都舍不得删啊!经历往往会教会你许多东西。

车队经过红原,在龙日坝没做停留,同在阿坝的同时做了对接,继续匆忙赶路。龙日坝草原是红原的主要景点之一,也是红原四大牧场之一,草地相对于其他地方色彩偏红,主要是这片草地上的植物花和种子是红色的原因。过了龙日坝车队开始爬山,拐过几道大弯后,我从车窗往回望,一条蜿蜒的公路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从山脚一直延伸到镇子里,几条蓝色的溪流在缓缓淌过草原,五彩的草地和远山上嫩绿的草甸形成鲜明对比,令人沉醉。
 
看着渐行渐远的风景从车窗里流逝,我竟然没有因为举起镜头而感到遗憾,难道是风景只得在心中才最美?亦或是这样的美景让我没有勇气举起相机?
 
回程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在山顶找了个位置,拍下了我心中的龙日坝。
过了龙日坝,车队到了4345米的红原碴日梁子,长江黄河分水岭,忙着用相机拍,却把手机忘在车上了。 车队行驶了一段路程,赶紧用手机拍了一张,趁着这一段手机信号尚好,速度发到微博上。

4345米的红原碴日梁子,长江黄河分水岭,忙着用相机拍,却把手机忘在车上了。

2011/07/23 09:54于碴日梁子
一路风景无边,车队终于于傍晚赶到阿坝县城,看到久别多日的弟兄们,大家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相互问候着,心情不觉被感染。晚上聚餐时就在特遣队的驻地,喝了不少酒。他们同县里武警中队住在县城边上的一座临时建筑里,条件十分艰苦,住着自己打的通铺,吃着自己做的饭菜,100多号人已经远离家人,远离朋友,没有网络,没有短信,甚至连电视都看不上,靠着严格的纪律和坚强的意志坚守了60多天,虽然比起常年驻扎在这儿的公安、武警们,这点时间算不得什么,但他们的付出,除了家人,除了单位,除了他们这些日夜不停巡逻而保持着良好治安的当地百姓,很少有人会知道。

兄弟们的寝室是如此的简陋,又是如此的整洁,没有电视,也没有网络。

排放整齐的洗漱盒中间,竟然有一盆迎着阳光怒放的宝石花,纯爷们的地盘里也有温情。

排放整齐的洗漱盒中间,竟然有一盆迎着阳光怒放的宝石花,纯爷们的地盘里也有温情。

阿坝县城,街上的人并不多。

阿坝县城,街上的人并不多。

县城里一座大寺的广场,张国焘曾在这儿驻扎


出了阿坝县城往青海方向,是阿坝的另一座大寺庙格尔木寺,以其纯金的佛塔而闻名。

到阿坝的工作结束了,昨日凌晨回到宜宾,慢慢整理照片,稍后同大家分享。

 这一次到阿坝先后呆了四天,留给了自己很多的回忆,也有心灵的激荡。

阿坝县城的对面山顶上,当地人开的藏餐,大块的牛肉,土豆,和着酥油的糌吧,还有大碗的酒。

站在山顶,我目送着夕阳缓缓沉到远山,草原上的佛塔、佛像和藏民居在余晖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夜色降临,远山的天空和蜿蜒的河流泛着幽兰,山风在耳边轻抚,恍若隔世。

我离开后1个月,特遣队终于换防回家,大家见面自然又是一番唏嘘,回忆起在阿坝的日子,他们的心情是复杂的,既有离开后的解脱,也有经历后的坦然,更有一分人生的收获。

而我,却又有了再去一次的期盼。那巍峨的雪山,无边的草原,绚丽的草地,宁静的海子,还有那仿佛没有尽头的转经廊……,这一切都好像在冥冥中等待着我。

(本文所配图片均为路途中手机拍摄后发在微博上的原图,效果差强人意,诸位看官将就着吧!陆续会有相机拍摄的片片发上来与大家共享。可以先看看这儿:

莲宝叶则之仙女湖 精华

http://my.poco.cn/lastphoto_v2-htx-id-2763870-user_id-69488-p-0.xhtml

关键词:阿坝

作者:蜀南行者

《秋入阿坝行纪》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蜀南行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