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天河的国度 (一)

发表日期:2011-09-20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景区:印度 点击数: 投票数:

 

“......

    假如它是一块宝石,我就能把它碎成千百颗粒,穿成项链挂在你的颈上。
   
假如它是一朵花,圆圆小小香香的,我就能从枝上采来戴在你的发上。
   
但是它是一颗心,我的爱人。何处是它的边和底?
   
你不知道这个王国的边极,但你仍是这王国的女王。
   
假如它是片刻的欢娱,它将在喜笑中开花,你立刻就会看到、懂得了。
   
假如它是一阵痛苦,它将融化成晶莹眼泪,不着一字地反映出它最深的秘密。
   
但是它是爱,我的爱人。
   
它的欢乐和痛苦是无边的,它的需求和财富是无尽的。
   
它和你亲近得像你的生命一样,但是你永远不能完全了解它。

 

------- 泰戈尔

 


贴近心灵的诗篇。或许,这是我最初渴望这个国度的原因。这个伟大的诗人让我早早就生出对这片土地的幻想。而这样一个国家,单单谈论她的名字已经让人头脑兴奋,已经足够充满了神秘与奇特。而那些色彩斑斓的纱丽和香辣浓郁的咖喱所刺激的视觉和味觉似乎在某一刻掩盖了灰尘,蝇虫,和酷热。

 

这是一次孤单的旅行,孤单在一个人发烧的下午,也在一个人晚饭的时刻,更多的时候是在那静谧的古堡中。当风漏过我的指缝,如岁月的沙,飘散不痕迹;当我隐藏在墨镜和围巾背后,静静看着圣徒们在恒河里洗去罪恶;当我独自默默走着试图避开那些无聊男人的问话:你从哪里来?你是韩国人吗?日本人?台湾?香港?......”我终于明白的我指南为什么叫LONGLY PLANET,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寂寞的星球。我们时时刻刻在旁观也被人旁观。

 





一只脚在天堂,一只脚在地狱。看似那么不合理,但还有什么更贴切地形容国度的神奇和不可思议。如印度教一样矛盾又统一,它既是有神论的宗教,又是无神论的宗教,既是多元论的宗教,又是一元论的宗教;既是禁欲主义的宗教,又是纵欲主义的宗教;既是宗教信仰,也是生活方式。行走在天河边,我左脚旁是牛粪,右脚旁是湿婆神像。身前是滚滚昏黄的河水,身后是架在火堆上的死尸。一切都化作烟灰,一切都吹散,好不好?让那些受苦的灵魂都解脱吧,我的神。

 

手里的那本《Brida》得来出于偶然。

在德里的头一天,一开心一下子买了4本书,所以一再告诫自己沿途不可以再买,背包已经很沉,口袋里还有5张火车票等着我呢。偏偏去旧德里火车站的路上,我乘的三轮摩托停在红绿灯口,一位印度年轻人捧着高高的一摞书在静候的汽车摩托三轮中穿行。而我,怎么也不能阻止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摞书看,一本一本数下来,看自己都看过了哪些,还想要看哪些。卖书的青年很机灵,很快发现了我,这个可怜要背书旅行的人。走到我跟前,也不出声,只是盯着我看,表情却说:买一本吧,小姐。

我没忍住,开口问:“《Brida》多少钱?”刚说完就在后悔,因为我知道无论多少钱我都会买下的。

他从那一大摞书的中间抽出《Brida》,给我看背面印刷的价格:295卢比。我说250卢比。他递给我那本书。

印度的书都是用塑料膜包装好的。前一天在Connaught Place的那家Amit 书店买的书也有10%的折扣,全部是正版。可惜这本路边的《Brida》,那青年顶着烈日兜售的货色却叫人失望。拆开薄膜我已经可以确认这是本盗版。折合人民币38块,还是本盗版。比我从德里去斋普尔的硬卧火车票还贵。

还好Paulo Coelho从来没有让我失望。昨天晚上看到第99页,一位父亲对小女儿说:“Nothing in the world is ever completely wrong,my dear. Even a stopped clock is right twice a day.'



没有任何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错误的,哪怕是一个已经停止转动的钟,一天也有两秒是指对的。

不是吗?如那火车旅程,风扇吹来热风,城市郊区垃圾沿途,可是,我却完全在欣喜中。因为我知道,我在印度,一趟等了那么久的旅行,永远不会再来的分分秒秒。

 

或许劳累辛苦,或许炎热肮脏,但在某些时刻,这旅行却点亮着我的生命。

 

关键词:德里印度

作者:最爱梦仙奴

《天河的国度 (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最爱梦仙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