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这一站,贵族的落魄

发表日期:2011-09-22 摄影器材: 尼康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一站,贵族的落魄

醒纯子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这是新的征程,只是下一站,全然未知。

 

还剩半个小时就到站了,我开始给九月和小可发去信息,那一刻的心情,没有激动,而是一种紧张和害怕。我将要在这度过两年啊,也许更长,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有怎样的姿态,连第一时间我该用怎样的姿态见新的人,也不知道。我坐在卧铺车厢的走道上,一会低头看手机,一会看窗外的风景。风景开始从山峦变成了破旧的工厂,然后变成立交桥,接着变成了高楼大厦,我开始看到了关于汉口或者江汉或者武昌的字眼……

 

我对九月说:因为陌生,所以害怕。九月回复说:因为陌生,所以安全。

武昌站,下车,又一次感受了高温,如同七月我到达西安,我像被蒸着的人肉包子,这是同样的感受。被爽爽的贵阳宠爱了太久,离了它,方才知在那云贵高原之上它的魅力,以及它给人的福。 

 

我穿着田园风情的裙子,有风的时候会飘逸起来。这样的场景原本若在田园真是美,拖着箱子找出租车的这一刻,却美不起来。裙子变成了一个落寞的田园公主群,夹杂在它周围的是高温下人们溢出的汗水味道,以及私家车司机拉客的噪音。晚到的时间,没有迎新的人,没有迎新的车。我就只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排队等待出租车。此地虽叫湖北,却一点没有北方的味道,人们的普通话夹杂着方言,特别是湖南老乡,真的是“湘音未改”。

 

这样漫长的等待,没有清新的空气,没有安静的环境,我开始怀念起在西安的日子来。突然心想,如果是在西安该多好,一出门就有车接送,室内空调,堂哥的车内也是空调,到哪里也是凉爽的夏天。所以说,人生的进程先苦后甜是好的,从心理上来是易接受的。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等到了车……

 

在车上,我又习惯性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年前我来过这里,现在感觉仍然没有太多变化,从火车去学校的这段路依然还有施工路段,仿佛我才离开这里一个月。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施工路段会施工一年还未竣工?记得花溪大道去年也是修路,但是到了今年六月也就畅通了。我跟出租车司机聊天,他觉得我是一个有社会经验的人,最后把车开进校园时,他还以为我很熟悉路,最后我才告诉他我是新生。

 

在怎么开不进车的路巷里停了下来,打车费30,我觉得便宜,想起花溪到贵阳常常要五六十。我拖着箱子一路问路,“同学,你好!请问教七舍在哪儿?”“请问教七舍怎么走?”“请问从这怎么走到大活?”这样的感觉真是奇妙,我明明老了,却是新生。老练的面孔,新生的身份,也许我是在向师弟师妹们问路。最后我站到一条依然有绿荫的路上停下,不知方向,似乎按照同学的提示,这就是目的地。我却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往哪里迈。此时已近晚八点,路上都是骑着自行车路过的同学,偶有路过的同学也不知道教七舍。最后过来一位中年男子,也许是教师罢,问了他才得知,我就站在教七舍的前面,我的后面就是教七舍!那一刻,是欢喜的。可是,在老师走后的下一秒,我突然发现问题来了,不知道怎么进去,没有门。我在想,也许我站的地方是在宿舍的背面,所以无门?

 

在黑暗中,我看见靠近宿舍的一条小路有两个同学,我便往那个方向走去,走到小路的三分之一我看清了他们是一男一女,好像开始亲热,我只有站住,等了等,他们吻别之后,我跟着女生的方向走去,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注定落魄,寝室没有电。这一夜,我只有靠着台灯的微弱灯光,把五大编织袋整理成“寝室”。因为到得晚,我没有选到靠窗的床,只有靠墙的床,也挨着门,也许会有一种安全的感觉。不知过了多久,拖来的重重的书已经摆上书架,棉被和冬天的衣服已经放进衣橱,我的汗水豆大豆大地流,滴在地上,滴在行李包上,衣服就快要湿透。最后清理自己,洗澡。在裸露着身体的公共洗澡间里,我开始怀念颐和花园的三室两厅。那里,真的真的快要成我的家。想起妮姐打趣地说,你以后来贵阳工作的话,我就把房子卖给你吧!我说好,如果我来的话。

 

在疲倦又疏松的状态下,我对武汉说晚安。

 

万万没有想到……

 

第二天,我那不怎么白皙肌肤全是蚊子的吻痕!其实蚊子有把我吻醒,只是我实在疲倦,连打它们的力气都没有了。且室友的床有蚊帐,在贵阳没有用过蚊帐的我就这样壮烈地献血了!我想,它们也得一年过一次“年”。我则幸运地成了“年夜饭”。最后宣告,我过敏了!

 

就算这样,我还得张罗打理寝室,以便开始新的生活。室友有事,我便一个人去找体育馆对面的光谷购物中心。走在路上,风吹过我的脸颊,陌生的人走过我的身旁,我拥有着一张年轻而美丽的面孔,只是我孤身一人走在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群中。谁都不知道我的故事,我也不愿意别人知道我的故事。在这样的工科校园里,我看不到帅气的面孔,却常常迎面走来好看的女孩。这真是一个悖论。所以这样的美丽忽然显得很沧桑。

 

到了超市,推了一个推车,周转在超市里面。我想起跟我一起逛超市的男人来,他们都会认真的挑选蔬菜,一个爱唠叨爱选择有质感的物品,一个沉默只是埋头选菜,只是他们都不爱我。回想着一些从前的镜头,我继续推着车,寻找和挑选我需要的物品。推着车左右看的时候,会有一种感觉仿佛他们其中一个在身边,不是幻想,只是我的念想。我开始挑选,好的贵,便宜的略差,现在的我还是仍不住地拿了好的,尽管那是经过我几次徘徊几次纠结之后的结果。原来我还是爱物质的,仿佛女性的离不开物质的,有些时候是物质衬托了女性的美丽。有些时候,没有物质,“精神”也无法精神起来。

 

最后结银,我选择了刷卡消费。在西安和北京的时候过过刷卡的日子,但是今天是第一次刷自己的卡。刷卡消费,让人觉得自己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也不怎么心疼,就算我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贫穷的味道,但是我确实是贫穷家里的孩子。

各种购物,时间已至中午,由于没有吃早餐,已经饿得不行,只有就近选择就餐。问了问服务员,除开肯德基,购物中心还有什么餐厅,她说了右边有一个韩国石锅饭。我心一喜,正想吃这个!我拿着桶盆之类的走进了那个餐厅,原来叫“韩国米舍”,好听的名,我也在手机搜索中搜到过这个名字,原来在这。服务生用韩语说你好作欢迎词。弯月形的餐厅人很少,我直接选了一个最近的靠窗的位置,坐下。

  

他们的韩语欢迎词让我想起四月份的绯闻韩国男友,想起他的温柔。这个时候,我反倒怀念起跟他一起的时光。想起因为我的怀疑和我的忙碌,我们没有继续相处。想起最后一次一起吃饭的时间,其实我们感觉刚刚好。那天他还在等我回留学生教室去学韩语,而我却跟志愿者和老师们吃饭吃到很晚。想起他转过脸来,用韩国式的“啊”表达“知道了”,然后用还算流畅的中文说他跟其他人先回教室,我忙完了再找他,然后用了一个表情说再见,只是那个表情很模糊了……

 

我边望着窗外,边吃着拌饭,边想着一些事。在西安时、在北京时、在贵阳时的那些人和那些事……以及未来我要怎么编写“在武汉时”的人和事。

 

饭后,我又一个人拿着一堆日用品找回学校的路。一种强烈的感觉,现在的我身上有着一种落魄的贵族气质。我想起《灰色花园》电影中的那对妇女,死守着贵族的身份,过着脆弱的落寞的甚至脏乱的生活。我不是贵族,只是一种落魄的贵族气质充斥着我,我的外表,我的内心。我明白了经济上的不独立使我的内心和生活都变得很落魄。

 

夜里,我在这个我新到的城市,想着旧城市里的旧事和旧人。对过去脱不了的眷恋使得我难以在此潇洒地迈步。只是,我也那么清楚,尝鲜是生活的态度。旧时的老友们,也许,你们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然后跟着我的落魄贵族气息醒来。我也望不到三室两厅的粉红色窗帘,顽强活着的植物,以及米白色的地板,然后唯有在夜里偷偷地不自觉地想念。

——完——

2011.9.10.  22:58




关键词:心情杂记

作者:醒纯子

《这一站,贵族的落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纯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