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美元阳精华

发表日期:2011-09-2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D 景区:元阳 点击数: 投票数:

 

 

        从元阳回来,把上面这张照片发给老人家看,老人家鄙夷的笑着说以后都不要跟我出去拍照了,我问为什么?老人家说:“因为我的人品已经用光!”已经数不清自己为了看云海而爬过多少的高山,只可惜每一次都败兴而归。而这一次元阳之旅,那美到极致的云海,每天都唾手可得。其实,一张优秀的风光摄影作品,更考验的是人的运气,也就是“人品”,除此之外,就只能在一个地方从天亮等到夜黑,一天不行就一星期甚至一年,直到有梦寐的美妙光线出现。

 

         对于梯田,南方人大多都不会陌生,而元阳梯田之所以声名远播,因为他是水田,水平如镜,如镜则色随天而变,多变则景无穷。将元阳梯田比作倾国倾城的少女一点都不为过,曲折有致的田埂如曼妙的身姿,每每旭日初升,姹紫嫣红的彩霞在脸上浓妆艳抹,深处的云海如薄纱裹身,随风扭摆着的胴体再也矜持不住的若隐若现,直叫人欲血沸腾,无法把持……嗯,(此处隐藏若干字),在这里,我更愿意把相机砸烂,因为这有多美根本不是拍能拍出来的,于是,我把我极其稀罕的一个词“大美”标签给元阳。

 

 

        元阳地处中越边境,横断山脉上的哀牢山南部,地势山高壑深,兴建机场的难度较大。唯有从昆明乘车到建水然后再到元阳,单程耗时6-8小时,于是乎这里很少休闲游的旅行团涉足,基本以自驾团和摄影团为主,像我这些挤班车的人也有,可是不多。从建水换乘了一辆很破的中巴,人挤得满满的,在过道都搭起了板凳,我坐在最后一排,开着窗,旁观着车内的热闹和窗外的宁静。车上鸡啊鸭啊对盘山公路上车子的左摇右晃表达了强烈不满,几位回娘家探亲的姑娘脸上写满了期待,没注意到手里的胶袋被刮破,橙子在车里滚了一地,我捡起一个,很好意思的说当请我吃呗……

 

        好不容易爬上一座山,车子停下来加水的一会会时间,我跑到路边,往悬崖底下看,那是我的第一眼梯田:一座挺拔起来的山包被开垦成梯田,从上而下的一级一级慢慢消失在山谷间弥漫的薄雾里,像一艘万吨级的豪华游轮,在重雾中劈浪前行。

 

        来到了元阳新街镇上的时候天已黑,各地来的游客汇聚在此地,一下车,有兜客的司机,也有找人拼车的驴友。人堆里,我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生拖着个硕大的行李箱在人堆里异常扎眼,只是手里拿着一本云南的《Lonely Planet》让我觉得他其实也是个游客。他姓陈,来自北京,恰好到昆明出公差,办完事后他坐了一天的车来到这里,然后我给他估算了一下,他要赶上第二天傍晚六点的飞机,那么在明天日出之后就必须返程!坐两整天的车只为了看一个日出我想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可是我理解,而且非常喜欢,我直觉明天的日出一定不会让他失望,于是我们拼个车,结伴同行,在夜色中,在能见度只有十来米的山路上匍匐前行,我们连夜赶到据说是元阳梯田最精华的多依树,在客栈住下之后已将近12点。

 

        插一段:大家对客栈最美好的印象一般是“推开门就是……”“打开窗就是……”,好吧,这次我住的房间也不错,推开门就是梯田,可是坑爹的老板,你家那阳台没装围栏啊!

 

        早上六点,完全不用闹钟我准时起床,一来我怕自己梦游的时候从阳台摔下去,二来是满满的期待让我失眠了!推开门,擦亮眼睛往山谷里看,映着星光,在山腰处清楚的看见了浅白的云海,那么的安静,像熟睡的婴儿。我压抑着自己的声贝,但是无法控制的手舞足蹈,等了那么多年,我终于看见云海了!麻利的收拾好摄影器材,到观景台看日出去!

 

        来到观景台,我愉快的掏了一百块买门票,第一次那么主动,因为我实在觉得这门票太值了!前夜大叔很淡定的混在人群里潜伏了进去!观景台有好几层,离梯田最近的是用木板搭在山腰上的,近是好,可是木板不防震,不利于支脚架长时间曝光,我唯有舍近求远,找了个离厕所比较近的位置,好在地板是大理石。来到这,除了看梯田,看中国的摄影圈也挺热闹的,一排排的脚架,一个比一个牛掰的机身和镜头,重点是,都是老人家(嗷,又是老人家)。我也觉得我一学生模样的人出现在这是挺不合适的,玩摄影明明就是老人家的玩意,有钱有时间有心情,anyway,日出大戏马上上映。

 

 

        昨晚上山的路上一直都是浓雾,把梯田的真容留了个悬念。在经过一夜之后,所有的云雾都沉落的谷底,我站在观景台上,被眼前的一切惊呆,这是我的第二眼梯田,为它的恢宏所震撼,不得不佩服哈尼族几百年来的对大自然的征服和改变,完全没有办法去想象这个弱小的民族是如何用一把锄头和犁耙开垦成如鬼斧神工一般的浩瀚梯田。

 

        太阳一点点从云海际线上升起,太阳的光和热鼓动着风,云海如拉开帷幕的好戏,在变幻着的光线下激情的翻涌起来!短短半小时的日出时间,同样的梯田却在每一分钟里上演着不一样的精彩,从全开光圈的暖黄到艳紫,从最小光圈的冷蓝到深褐色。

 

 

 

        日出后,小陈收拾好行李愉快的离开。我在这里说起他的故事,只不过想说坐两整天的车,只为了看这半小时的日出,不管你觉得值不值,反正我觉得值了!当然,我在元阳一共有3天美好的日子,在多依树看了两个日出,还有一次在胜村!

 

 

 

        每天的云海都非常漂亮,天色的非常的美。胜村看日出的地方真的是误打误撞去到的,在寨子深处,要在细长的田埂走上一段再穿过密林,还要从几个草坡滚下去……只不过自己直觉着那个山底下的方向,一定会有着不为人知的美景,我把自己的猴性发挥得淋漓尽致,终于在日出前让眼前的梯田阔然开朗!当然,我又独占了这里的美景,除了同行的黎荔和前夜,没有别人!

 

        因为离梯田很近,离云海很近,我得到了和多依树不一样的收获,在我脚边调皮着的云海让我相机快门从不消停。

 

 

 

 

 

 

        从摄影的角度,来到元阳只用一早一晚出去活动下就足够了,剩下的时间完全可以拿来喝茶聊天晒太阳,安逸得很。白天的梯田虽然缺少了颜色但却可以真实的和你强调着人类智慧的伟大!去年,西南地区大旱,云贵两地大片的田地颗粒无收,而元阳梯田里可以用一个很生动的词来说叫“碧波荡漾”!梯田能够最大程度的利用起水资源,雨季蓄水防涝,旱季里因为有大量的水储备,田里的作物仍能生机怏然,因为大面积的地表为水覆盖,随着水汽的蒸发,形成云雾,再通过降水回归到梯田里,这是一个完美的生态循环,哈尼族人在不经意间,战胜了自然,得到了世代传承的力量。一千三百年来,对于哈尼人来说,梯田就是他们的生命,每个哈尼族人从出生起,吃梯田的里的粮食长大,再用自己的力量去修筑更多梯田,一代接一代,才有了如今这个让世人赞叹的文化遗产。

 

 

 

 

        在胜村的时候碰上赶集,哈尼族、彝族、傣族等等的我傻傻分不清楚,没有去细究,告诉我了我也记不住,集市很热闹,只不过都是老人、妇女和小孩,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或者脱下了民族的服饰去赶追港台的潮流,这多少会让人惋惜,可总改变不了什么,我只能对这里执着于传统的人们致以微笑和衷心的感激。在路边的摊子吃了一碗米线,是我在云南唯一吃到的能留下印象的米线,事实证明传统的东西就是经典,所有想当然和各种理由的改变都是对不起老祖宗。

 

 

 

        在胜村住了两天,看了两场日落,一次在坝达,一次在老虎嘴。日落的光线和日出的光线相比其实并不逊色,夕阳下的梯田绽放着刺眼的金色光芒。在元阳除了一冲动很奢侈的买了回门票外,其它依然将穷游进行到底,坚决不包车!路上有很多伟大的长安之星,相当于城市里的公交,上车两块,只不过六点一过到晚饭点就收工回家看芒果台了!看完日落之后,怎么回住店其实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太阳下山天就黑了,路上也没有路灯,我们就亮着头灯,一边走一边拦便车,过往的车很少,有也是那些包了车的摄影团的老人家,老家伙们个个都有十足的人生历练,怎么可能让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上车。不过好人还是有的,特别谢谢Andrew大哥搭我走了一趟老虎嘴来回!

 

老虎嘴:

 

 

 

坝达:

 

 

        在元阳拍照的时候,常常有些前辈和我说要出大片,就必须得在这呆上个把月,每天同一时间到同一地方蹲点。而我的这三天里,虽说天色并不是最好,可也不至于太差,至少看得见云海,譬如我走的那天早上就一点云海都没有,走后的几天就听到留守的同志在抱怨天天下雨。在离开元阳的时候到龙树坝看了一眼,那是一片比较特别的梯田,田里浮着一层红绿色的浮萍,等春季秧苗长出来的时候,这些浮萍就变成了肥料。搭配着田埂上的油菜花,颜色缤纷错落有致。

 

 

 

        文毕,我只不过愿望这田间的生息能恒古不变的繁衍下去,这是哈尼族多少代人的力量和智慧的积累,这是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水乳交融,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这里不仅仅是个景观,而是宝贵的遗产,是创造精神的体现。

关键词:元阳坝达梯田多依树老虎嘴

作者:开小花

《大美元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小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