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HEADACHE

发表日期:2011-10-06 摄影器材: 佳能 PowerShot S30 点击数: 投票数:

浑身发冷,头痛,却不想睡。


三天前一觉醒来,打开电脑收到留言:外公走了,十月三号早上八点四十走的。

虽然觉得这一天迟早会来,但心里总想着冬天回家还能看看他,不想事与愿违。


今天下课回来上网,看到铺天盖地的纪念史蒂文乔布斯,心里突然一沉。

明明是个跟我完全没关系的人,也不算一个苹果饭,却不止一点点悲伤。


还以为从两年零五个月以前的那天起我已经足以淡然面对任何忧伤了,谁知恰恰相反。泪腺像是坏掉一样地经不住半点惹人眼泪的东西。我以为我会冷漠对待外界一切的悲哀,因为没有什么可以重过两年前的那四个月。可是有时陌生人不经意的一句话都能轻易戳中我的泪点,看不得任何离别。说来是谁把“生离”和”死别“归在一起的,明明只要活着就有再见的希望,即便再渺茫也好过阴阳两隔,让人不得不断了念想。


给家里打电话,得知外公走得很安详,按母亲的描述,就好像一只蜡烛烧尽熄灭了一样,心里安慰不少。92岁的高龄足以称之为长寿,一生没病没灾,全家人又从各地赶回上海奔丧,还四世同堂,应该很是好福气了。只是唯独自己不在算是小小的缺憾吧。不知道这是不是每个海外学子的人生必修课,但却被人一针见血地点破说:那只是因为我们长大了。


人不在,我却自说自话地报丧了。因为知道母亲不会和那些人说,但我总觉得该让他们知道。内心其实犹豫过,怕母亲怪我多嘴。可和娘娘通电话的时候被问:”你说我该不该去“(指参加追悼会),还没等我回答,她自问自答道:”我觉得我应该去呀“,接着又问:”你说我哥如果在的话会叫我去伐“,我说:”我觉得他肯定会告诉你的“。说出这句话的一瞬,我突然惊觉:”啊,我果然是那个人的女儿啊“。其实并不是真的想着要替他做什么事,却确确实实地做着他很有可能会做的事。或许潜意识里多少感觉到了这种责任也说不定。


想来外公92岁的高龄,算是名副其实的寿终正寝了吧。让我不禁有点羡慕,因为这样悼词里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写上”享年“92岁——那个两年前我没敢用的词。记得那个关在房间里写答谢词的晚上,思来想去还是写了”终年“55岁。虽然意思相同,却怎么也不忍用在那个带着痛苦、不甘、留恋和遗憾而走的人身上。


听说追悼会很顺利,但是外婆没有去。即使埋怨了一辈子,人不在了内心还是会失落吧。这两天每次打电话回去问及外婆,都说在打扫卫生,其实是想扫掉难过的心情吧。只是外婆不会说,我们也无从知晓。今天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母亲还特地让外婆接了下电话,于是我对着话筒狂吼:外婆!我十二月份就回去!耳朵不好的外婆这次却听得很清楚,连声说好。


听说墓会安在乡下,冬至落葬。希望期末考试结束得早一些,让我来得及赶回去,不然太对不起外公了。因为接下来的两个清明,我注定是要错过的。想来无奈,明明要扫的墓又多了一个,却一个也去不了,只能苦笑,然后在没人的半夜哭一哭。


写了一大堆头痛却丝毫没有好转。算了,我还是睡吧。


愿逝者安息。

关键词:日志

作者:Cathryn

《HEADACHE》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Cathry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