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火井古镇的国庆之旅

发表日期:2011-10-14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景区:火井 点击数: 投票数:

 

DSC_0369.JPG



DSC_0155.JPG

        提到“火井”这个词,的确很新鲜。而以这个名字命名的古镇更激发了我前往探秘的兴趣。国庆假期正是出行的好时机,避开那些知名景点,经历一次清幽之旅也是此行的愿望。于是,清晨驱车出发,错开了出城的堵车高峰,高速路车行畅顺,一个小时便至邛崃了。

市区距火井小镇有六十余里,公路沿河而建,两岸青山绿树,车子穿梭在茂密的林荫道间,令人心旷神怡。沿路尚有村庄禾田,小桥流水,丝毫感觉不到城市的喧嚣,偶有迎亲的车队驶过,还能见到在路边大摆酒宴的乡亲父老,酒席不选在餐厅却设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是出于成本考虑,还是让路人也能感受这种喜庆的气氛,虽不得而知,但这种婚嫁的风俗也实在有趣。

  路牌指示火井已到,借问路人古镇的去处,才知道此时老街正在修葺,车辆无法通过,于是弃车步行,感受历史的沉香确也应该细细品味。

 

火井的前世今生

    据说,火井最初仅有二十余户人家,后因天然气与井盐业的发展为当地经济带来了空前的繁荣,南北朝时已成为临邛西路第一重镇。这里人杰地灵,有一口世界上最老的“井”,是中华第一女“状元” 黄崇嘏的故乡,三国时诸葛亮曾造访于此,红军亦曾在此短暂停留,厚重的历史和美丽的传说也造就了今天的火井古镇。虽然历经沧桑,却古色犹存。

  穿过一条林荫道,镇前有座数十米长的石桥,名叫新征桥。桥下有淙淙流水,巨石浅滩。河水清洌见底,可供灌溉洗濯。桥后是幽深的老街,一眼望不到尽头。街道宽约五米,两侧都是木结构的房屋,虽然外观已经斑驳破旧,却是原汁原味的老房子。门窗梁柱简陋实用,没有气派奢华的门面和雕梁画栋的装饰,显然都是寻常百姓家。

适逢国庆,小街却丝毫没有节日的气氛。沿途人家大多关门闭户,留守的也多是老人和孩子。偶有些杂货铺仍在营业,出售些香烟酒水和日常用品,陈旧而廉价。若不是自家的祖屋,一月的收入只怕尚不够缴纳房租的费用。沿路可见老式的理发铺,小吃店和服装店,还有匆匆而过背着竹背篼的老妇和穿着土布衣服在路边闲坐的大爷,对光怪陆离的物事司空见惯的城市人而言,这里又何尝不是新鲜而好奇所在呢。

  街道泥泞不平,夹杂着许多碎石和坑道。镇子正在进行道路改造,明年春节前将会用厚重的石板路替代眼前的泥土石块,既为居民提供出行的方便,又能让老街环境更美,也算一举两得。

一条盐井溪蜿蜒流过小镇,随地势变化时而平缓时而湍急,冲刷出许多圆圆的卵石。每步行百米便有一座石桥跨河而建,方便两岸居民交通。一边是吊楼临江的河北街,弥散着一种古香古色的川西传统气息。另一侧的河南街穿插有新建的楼房和老屋。老屋多有住家,新楼的底层做些小买卖,楼上可以住人。宽阔的柏油公路在新楼之后,由此驾车可以直去天台山。沿河两岸仅两米宽的土地也被开垦出来,种着青菜豆角。途中有石级可以近河,除了挑水灌溉,丰水的时候孩子还可以在河中戏水。时而可见百年的黄桷树植于两岸,树干粗壮,可蔽日歇凉。如今供奉了香火,已然被人们奉若神灵了。

即便在国庆这样的日子,镇里也鲜有游客。老街和往日一样静谧,像一位垂暮的老人默然不语。谁又曾想到,它曾经显达的过往呢?

 

世界第一井——火井

   这样的弹丸之地有这么一项世界第一,即所谓“火井”,始于西汉便有其文字可考。文学家杨雄在《蜀王本纪》中记载“临邛有火井一所,纵广五尺,深六十余丈……井上煮盐”。井中何以有火,原因是有天然气。古书里记载临邛多处有火井,也证实了世界第一口“火井”便在火井古镇。而西人使用天然气的历史,已经要推迟到千年之后的英美了。

千年之后,火井早已不复存在。在镇里的郑家坝还可以找到唯一的火井遗址,两旁是广茅的田野,中间辟有古火井广场,一根石柱,两块石碑,皆刻有铭文传记。角落那片弃置的火井遗址,井口上方封以砖石井盖,已无法窥探其中奥秘。两旁杂草丛生,行人罕至。围绕着这眼古井,遥想当年由此带来盐业的兴旺,各处因地气而引致的“无名火”,还有围绕火井而命名的古镇、修建的火神庙,这独一无二的景致书写了一段火井文化。据说三国时诸葛亮也专程赴此考察过火井镇,镇上的卧龙桥正是人们对此事的纪念。

光阴荏冉,当年的许多物事已不复存在,只有在人们提起古镇名字的时候,才记起火井这一段古老的历史和传说。

 

豪宅海屋

火井并没有多少大户人家,虽则曾出过一位女状元黄崇嘏,也要追朔到唐代以前了。关于黄崇嘏留传的故事很多,她女扮男装赴京赶考并高中状元,后又隐居火井的传说感动了百姓。镇里于是有了以之命名的崇嘏山,修建了状元桥和状元碑,山中尚有古塔和古冢。史料证实状元的名号只是个传说,但是关于她的史实和杜撰也足以编成一部不逊于花木兰的传奇电影了。 

而一座海屋,却实实在在是一座雄伟的豪宅。虽然饱经岁月风霜,屋前有残亘断壁,窗户玻璃尽失,但那些精美的雕花石刻,却难掩当年的豪华气派。这座建筑中西合璧,楼高两层,门楼是民国初年典型的牌坊式建筑,面阔达15米,间有巨大的砖柱和拱形花窗。柱顶和窗楣都是仿西式泥作花卉装饰。正中横刻着斗大的“海屋”二字,门楼上还雕有福寿图案,整座建筑造型独特、装饰精美,主人邱子文曾在重庆海关任职,显然财大气粗见多识广,一座海屋既和其职位有关,又显示了胸中的气派。

进了门厅环望四周,老宅整体是悬山式砖木结构,平面呈二进“日”字行四合院,中堂与前厅对称,一进均为一楼一底,后院单层小青瓦木结构,前后院皆有天井,天井中种有花草盆景。厢房有精美的雕花木窗,最独特的是二楼护栏采用了舵状的雕花结构,匠心独到的设计也贴合了主人对海洋的深深怀念和向往。

二楼的门户俱已破损,空置的房间满布了尘埃和旧照片,一楼右侧的小屋尚住有人家。屋主为一老汉,带着儿孙看护着这间老宅。偶尔有些参观的游客,只要愿意静静地坐下,老汉便乐意为他们将老宅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你这才知道,此外除了留下红军和国民党军队的足印,还用来做过税务所和医院……

今日的海屋显得幽暗破败,可你只要置身此处,总感觉时光倒流,故事重演。而河对岸的陈氏旧居,现为政府办公之所,虽然建筑格局基本完好,却因为门槛窗子尽皆更换,墙壁粉刷一新,室内的器物也已不知所踪,只徒有一副皮囊,失掉了原本的味道。如此看来,火井尚存老屋的开发与保护实在是个令人忧心的问题。

    邂逅一位中年画家,正给一座宏伟的宅院勾勒丹青,水墨淡彩甚是好看。我也拍了些照片,镜头里的老屋房顶和墙角长满了青苔,许多处瓦片已经缺失。我们在用各自的方式给这座老宅留下影像。想起那些已经消失或者正在被毁坏的建筑和遗迹,真不希望这些影像将来成为他们的绝唱。而我的古镇之旅,则会一直进行下去,希望这些影像变得有意义,直到成为我的绝唱。

 

关键词:火井

作者:songzier

《火井古镇的国庆之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ongzier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