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石头的泪滴

发表日期:2011-10-15 摄影器材: 松下 DMC-LX2 点击数: 投票数:

 哈哈,是一只杂犬,土狗和不知名牧羊犬杂交的狗。同学的妈妈把它带来的时候,只有四个月。她是一个女孩子,小时候很闹,特别给她洗完澡后,总会耷拉着毛发静悄悄走到你附近然后猛地甩动身子,弄得你满身是水,骂声连连。



她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可以等到我下班,还没到巷子的拐弯。她就在铁门里又跳又叫,欢乐非凡,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哈哈”所以,只要有人在门口外面叫她的名字,她就会放你进来,然后绕着你摇着尾巴,很乖。她有很多很多叔叔阿姨,后来还有了一个妈妈,因为他们不断痴爱的叫唤她的名字,大家都得到了快乐。


它不忌口,这点和我很像。我们哥们聚会,喝酒吃肉,她也吃,不知道酒以为是水,我们骗她她也喝,喝完酒在地上绕圈圈,晕菜了,最醉得一次,就是我喝到躺在院子的地上不省人事了,她还在绕。第二天清晨醒来,躺在地上的我满身是露水,唯有脸是干的,哈哈就蹲在脑袋边上,时不时舔我一下那胡子拉喳的脸。



她很怕打雷,每次打雷就会在我房间门外叫唤,然后跳上床躲到我的枕头边才敢睡。我老是骂她胆小鬼,她装着听不明白净往我怀里钻,很烦她。可是现在回想却只有温情,在那段漫长等待的年月,她陪着我,让我还有相信还有牵挂。

有一次下大雨去抢院子的衣服,回头让门把她的脚夹伤了,心疼的抱着她拼命从山上跑下来,在五山到处找药店,没有,又跑到华工宿舍,连夜把整栋楼都吵醒,找来云南白药胡乱的堆满她的脚趾,抱着她一晚。一晚她都不在叫疼,只是安静的睡,时不时钻进怀里调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我三顿不清不楚,她也跟着有一顿没一顿,直至来院子的朋友越来越多,每次深夜回来总会在铁门里放着一些饭盒,有他们吃完饭打包的,有专门买的,还有美女亲自做的。一个个都比我自己吃的伙食更好,每次我蹲在地上吃着干生生的炒河粉而她吃东坡肘子的时候,就会很不平衡,但是没有法子,谁叫美女只是喜欢她,只带她的伙食过来。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有一个每次都是专门买来饭盒的女孩,放下饭盒等哈哈吃完的时候,会时不时看看房子里的灯有没有亮起,而我,却一直不知道。



哈哈的初恋,是嫂子家的狗,在暨南大学的大院里遇到打狗上身份证,躲到茶山上来一个多月。一只据说来自西藏的狗,很帅的小伙子,身份尊贵据说是给喇嘛点油灯的小狗。哈哈很迷恋他,每天跟着他屁股后面,让我很不爽。不是不爽哈哈爱上他,是不爽他根本不搭理我哈哈,好几次我想扔他出去,可是哈哈不让,她会挡着我不断地叫,我唯有由着她。直到有一天哈哈老是窝在厨房角落里懒懒的不愿意走动,我知道她失恋了,于是我报复的只给她吃好的不给那混蛋吃,她却总是很少吃也很少叫,直到他被接走许久,还是这样。



山上的日子是自由的风,很大的院子,很高的橄榄树,很茂盛的果园。我直到现在都不喜欢所谓豪宅别墅,因为在那里没有味道,没有风的味道。



哈哈是属于院子的,但是院子却容不下她。我不知道要给狗做狗身份证是哪个孙子想出来的,在每个月工资只有600块的年代,竟然身份费用要6600多!隔壁的狗给街道和派出所一群混蛋当着它的主人面活活打死了。我天天一下班就拿着棍子守在铁门里,谁进来就和谁拼命,所幸,哈哈很乖很懂事,一直不叫唤,他们也没有进来。



但是房子要修整了,我也要搬走,而我这个穷人没有钱找新的房子,这个院子是同学家借给我住的,一直不收钱。直到今天我都非常感恩这件事情,让我拥有一段无与伦比的美好一段再不可以重来的快乐和幸福。

同学家的妈妈说,大塘乡下可以养,我搬走后,就带她去大塘。我默认了,这是我一辈子都不可以原谅自己的事情,我是一个无用的懦夫!!

那年中秋节,我已经没有了院子的钥匙,隔着门看着哈哈,哈哈以为我回家了,不断过来摇着尾巴,欢乐地跳来跳去。我咬咬牙,从围墙跳了进去,狠狠的抱着她哭,然后用绳子拉着她,想带她走。哈哈似乎知道了什么,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哈哈为什么当时会拼命挣扎,一直挣扎到把绳子弄断,也不愿意离开院子,我很难过,我知道她是真的不愿意跟我走了,可是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走呢?往后的岁月,我每一次故意经过大塘都会很难过,我想去看她,可是我怕她认不出我来了,我会更难过。为了自己卑微的害怕,再没有见过她一面。几年后同学告诉我,哈哈生了六只小狗做妈妈了,我那晚很高兴,喝的酩酊大醉,同桌的兄弟说,我老是唠叨,抱一个回来抱一个回来,但是最终,我没有这样做。

终于有钱买房了,那年我很兴奋,唯一怕同学家太喜欢哈哈,不会把哈哈还给我,患得患失。可是我没有想到她,会斩钉截铁的和我说:“你要么要她要么要我,我怕狗!”“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除了养她!”又一次我沉默让步,更不敢去看哈哈,我内疚,不管没钱的时候还是有钱的时候,我都没有抱回你,不是其他,唯有我的懦弱。

2007年,同学有一天叫我去大塘,帮她们家新建房子出图纸,顺便见见面。我因为害怕见到哈哈,只是很敷衍的应付了两张布局发邮件过去就草草收场了。我知道我伤了同学和家人的心,估计她们觉得我已经忘了她们,忘了哈哈。

两天前,我途经夏窖,路中心有一黄一黑狗,黄狗似乎受伤,黑狗蹲在旁边看着它。眼神就如当年的哈哈,我神不守舍的急刹车,把它们惊醒,急匆匆地离开了。停下车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十二年了,有些事情必须要做,要说,要说出来!她答应了,终于答应只要不在家里养,都由我。匆匆忙忙找房子匆匆忙忙跑到五山,不断打同学的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茶山被许多新建的楼盘遮挡,找不到回去的路。一路心跳压抑不住,不断想象见面的情景,想着如何说出理由有惶恐有害怕有患得患失,始终找不到进山的路,唯有再次黯然回头。

第二天,电话通了。在2007年,大塘房子要新建的那一年,同学一家都很担心,怎么安置哈哈,它很乖一直都很乖,自己会找地方窝一窝也不说话,房子拆的前一天晚上,在天台上,自己走了,是老死的,没有给任何人带去麻烦。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年她不肯跟我走,因为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会拖累我,所以不走。而她不知道,我完全可以卖了摩托车给她身份,我会做的,但我以为她是再不愿意跟我走。是的,哈哈走了,虽然无数次想象有这个可能,可是她真的走了,安静的永远地走了。坐在麦当劳里,拿着电话,嚎啕大哭泪流如注心如刀割。

她一生都很乖,很懂事,不断给我们快乐,从来不为我们带来麻烦。辗转终于找到了它埋的地方,陪着她一夜,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捂着胸口喘不过气。是的,我不可以原谅自己,可能是,永远。


 

 

作者:阿黄哈哈

《石头的泪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黄哈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