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记忆之城-耶路撒冷

发表日期:2011-10-1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0D 景区:耶路撒冷 点击数: 投票数:

耶路撒冷,the Holy City,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激发出如此的爱恨情仇。数千年来,人们来此与神交会,相信圣城是通往天堂的门径。这座在希伯来语中取意和平的城市,三千年里曾遭受过二十多次的征服,摧毁和重建。作为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的圣城,这里的干戈从未平息,一颗石头,一声枪响都会引起举世的喧腾。而今,这座遥远的中东小镇依然深深攫取着世人的想象力。



驱车沿着橄榄山迂回而上,便可以找到俯瞰全城的最佳视角。橄榄山是耶稣曾经布道的地方,遍布基督教的圣迹,据【圣经】记载,耶稣就是从这里出发前往耶路撒冷,被钉上十字架。而犹太经典中则预言,世界末日弥赛亚将在这里出现,因此数世纪以来,橄榄山成为犹太人最神圣的墓地。

站在橄榄山高处远眺,耶路撒冷的城市风貌尽收眼底。伊斯兰教的金顶清真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寺周围被砖墙围起的区域便是耶路撒冷的老城,分为四块:穆斯林区、基督徒区、犹太区和亚美尼亚区。老城可由八个城门进入,里面如迷宫般街巷纵横,各民族毗邻而居。老城向西是19世纪后逐渐建立起来的新城,比老城区大两倍,聚集着现代化的商业区和工业园区,高楼鳞次栉比,是现代耶路撒冷的核心。



耶路撒冷是个敏感的城市,这里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石皆有渊源和归属。这是老城的南墙,它曾面临过倒塌的危机,而抢救方案的确立却牵涉到复杂的宗教问题,因为南墙的上面是世界闻名的有1300年历史的阿克萨清真寺,下面是有2000年历史的罗马帝国时期的废墟遗址,西侧则与犹太教圣地“哭墙”连为一体。



相传公元前10世纪,大卫王的儿子智者所罗门王继位,耗时7载,动用20万人在耶路撒冷的神庙山上兴建了一座华丽的圣殿,作为朝拜犹太教神主耶和华的地方,是古犹太人进行宗教和政治活动的中心。公元前586年,巴比伦军队攻占耶路撒冷,第一圣殿被毁,犹太人两度重修圣殿,但又在罗马占领时期两次被毁坏殆尽。此后,犹太人在原来犹太圣殿废墟上用圣殿残余的石头垒起了一堵52米长、19米高的大墙,称为“西墙”。每每追忆历史,人们禁不住伤心痛哭,“西墙”故又唤作哭墙,是当今犹太教最重要的崇拜物。



走近些,发现男女自动分开,在哭墙的南北两段祈祷。他们相信,神灵就住在墙的另一边,亲吻或触摸这斑驳的石壁,便是与神最亲密的接触了。在这里,你可以向神要求任何事物,一辆新车,一栋房子,一桩良缘或者子女和自己的健康。无论要求什么,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祷告比较真实有效的地方。

凝神细看,石缝中夹着难以计数的纸条和信笺。圣城指派了一位特别的信差处理每周寄至圣城署名给神的信件。人们自世界各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请求神的协助,信差将信拿到哭墙,塞进石缝中,帮有求者达成心愿。





对于宗教人士而言,这些石壁就是他们信仰的核心。他们贴着墙喃喃私语,如此热切而恭谦。我甚至开始揣测,与神的交流是一种怎样愉悦的体验呢?在永无穷尽的守望中,我倾听到“你”越来越近的足音。如同阳光携着绿叶和鲜花走入了我的生命。一股甘蜜的泉水从我内心深处奔腾而出。我的双眼被喜悦洗得纯净澄澈,犹如经过朝露的沐浴,我的四肢躁动,犹如发出声响的琴弦。



有人说,有信仰的人是快乐的,因为他们的内心不再空虚。或者,每个人都该拥有那样一面墙,让你在静夜里可以悄悄的,坦露心灵的,极富情感的与它对话。



也正是在耶路撒冷,上帝之子耶稣基督托胎人形来拯救世界,经历了他人间生活最痛苦也最壮丽的时刻,尤其是被钉死于十字架和死后的复活。基督教的朝圣者们喜欢沿着苦路,就是传说中耶稣被宣判死刑后,背负十字架押往山坡上赴刑的路线,身体力行,体验圣灵所经受的苦难。苦路共有十四站,记录了耶稣行进中的种种事迹,这是第三站,是耶稣不堪重负,第一次跌倒的地方。

“当时,我们看到他,没有赞美,没有尊严,也没有什么仪容可供我们欣赏。他只是一个被人鄙视、被人弃绝的人物,只是一个忧苦的人,饱尝了苦难。人家对他只是掩面不顾,他是被人舍弃的人,因而我们也把他视同无物。哪晓得,他竟替我们负担着苦痛,替我们承受着忧愁。”读着这段话,你也许会理解基督徒们为何不远万里,从世界各地汇集于此,纪念耶稣的受难与复活。只有最无私无畏的爱,才能唤起最忠实的追随。



苦路的终点便是这座看似貌不惊人的教堂-圣墓大教堂。就是在这里,耶稣被剥去衣服钉上十字架,安葬,并与三日后复活,故又称“复活大堂”。



这座大教堂“由几座建在高低不等的地基上的教堂组成,用许多灯照明,显得特别神秘。阴暗是那儿的主调,能保持心灵的虔诚并进行反省。”对于非教徒的我,这里的气氛却过于沉重晦暗。



教堂的壁画生动的描绘了耶稣被钉死后,被人从十字架上解下的情景。这孱弱伶仃的身躯曾经历了怎样深沉的苦痛?至此,耶稣可朽的生命结束,新的生命即将开始。



教堂里的这块膏油石名叫“涂油礼之石”,是一块蔷薇色的石灰岩板,当耶稣的尸体被人从十字架上取下,就安放在这块石板上。耶稣的鲜血渗入了石缝,在石板上永久的留下了殷红的石纹。耶稣在下葬之前,也是在这块石板上被沉香、殁药以及圣母玛利亚的泪水包围。基督徒们虔诚的跪在石板前,不住的用手抚摸,用唇亲吻,神色庄严而悲戚。被周遭的人们感染,我也带着敬畏摸了摸石板,触手冰凉,异常光润。

我想,耶路撒冷的魅力在于人们的信仰在这里找到了实体的支持,因为看到和触到这些圣迹而得到了印证和强化,在这些伟大事件的发生地点上坐着祷告与静心,一切以一种充满感性和灵性的方式重现,便成就了与众不同的,颤栗的体验。



几世纪以来,基督教分裂为各种不同的支派:希腊东正教派、亚美尼亚教派和罗马天主教派,每一支教派都想独占教堂,纷乱时起。争斗愈演愈烈,于是,1757年国际仲裁组织判定,以争端发生时所拥有的范围为永久范围,接近于强制性的停火协议。从教堂正门望去,前面的院子是属于希腊东正教的,而通往前院的楼梯则属于亚美尼亚教派。关键是楼梯最后一级台阶是属于院子的延伸部分还是楼梯,两派争执从未停止,甚至在1920年有2位教士因此被杀。教堂外部已是这样,教堂内更是变本加厉,每一个钉子、蜡烛、石头都如数清点,分归各个教派所有,还有些是共辖区。

教派尚且如此,教徒犹有过之。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的神是正统,具有绝对的排它性。信仰在他们心中如同激越的火苗,微小的摩擦就会掀起燎原之势,甚至不惜以鲜血和生命来捍卫。

而圣城,便是在激情与暴力两种情绪中散发着它奇异的魔力。

也许,越接近神,就越难与人分享他…



古城内是全世界最多元化的社区,三大教在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内比邻而居。城内街道细密狭窄,店铺林立,贩售本地特产和宗教纪念品。各教据地而居,几世纪以来各有自己的商店和市场。



出了老城,心上轻松了许多。历史的记忆被如此深刻的镌刻,以供人们一再的翻阅。但我相信,这朝圣之旅的本质,是为了启示和光耀前行的路径。正如这首名为【耶路撒冷】的诗中所言,人们不是走向耶路撒冷,而是从那里来:

“人们不是走向耶路撒冷

而是从那里回来

沿着一条代代相传的路

满怀希翼

渴望被救赎

 

人们把记忆

装进帆布背包

在崇山峻岭中艰难地跋涉

 

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

人们虔诚地为往日的记忆感恩

 

人们不是走向耶路撒冷

而是从那里回来



既然应该着眼于当下,不妨试着了解普通犹太家庭的生活。和中国人一样,犹太人也是非常好客的。为了和老城的色调质感保持一致,耶路撒冷的住宅建筑也采用了当地特有的石材耶路撒冷石。这种纯净的白色大理石耐腐蚀,是上好的建筑材料,随着岁月的流逝,会呈现出淡淡的金色。这是好朋友David的家,小小的前庭雅洁可喜。



David是个明显的理工科出身从事技术工作的人。他有一个来自美国的太太和三个可爱的孩子。和中国的父母一样,犹太家庭也极重教育。犹太人的智慧宝典【塔木德】中说:“对于犹太人,学习是一生的课题。”在犹太教中,勤奋好学不但仅次于敬神,而且也是敬神的一部分。由于知识不可以被抢夺而且可以随身带走,所以教育是最重要的。三个孩子接人待物大方得体,对音乐美术各有涉猎,谈及他们,David的脸上不时展露出兴奋和骄傲。

餐后,男孩子主动弹起了钢琴。明快的旋律如春日雀鸟的歌鸣,鸣声里飞扬的欢悦。



有什么比灿烂的微笑更打动人心呢?这原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暖的语言。如果神真的存在,这语言中,或许是他所要传达的真意。




欢迎访问蜜果的浪漫之旅



 







 



 



 



 



 



 



 





 



 



 



 



 

作者:蜜果

《记忆之城-耶路撒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蜜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