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解读《商品》之二

发表日期:2011-10-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解读《商品》之二

——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马克思关于商品中的劳动的二重性这样一个观点的真实意义?(上)

马克思在这一节开宗明义这样说:起初我们看到,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后来表明,劳动就它表现为价值而论,也不再具有它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所具有的那些特征。商品中包含的劳动的这种二重性,是首先由我批判地证明了的。

马克思说得非常明白:商品具有二重性,劳动,在表现为有价值这一点上同样如此。或者换个解释角度,所有商品都具有二重性,劳动也是一种商品,自然并不例外。

为了说明,马克思举了一个例子麻布与上衣的价值关系。

他这样论述:上衣是满足一种特殊需要的使用价值。要生产上衣,就需要进行特定种类的生产活动。这种生产活动是由它的目的、操作方式、对象、手段和结果决定的。由自己产品的使用价值或者由自己产品是使用价值来表示自己的有用性的劳动,我们简称为有用劳动。从这个观点来看,劳动总是联系到它的有用效果来考察的。

马克思在这里其实就是为了告诉我们,劳动并等于都会有价值,是一种有着特定目的、操作方式、对象、手段,以及结果,这样的劳动才会成为有用劳动,而只有这样劳动才会有价值。其实,这种劳动就是一种社会劳动。或者说对社会有价值,所以只是有价值的劳动。

接下来马克思告诉我们:上衣和麻布是不同质的使用价值,同样,决定它们存在的劳动即缝和织,也是不同质的。如果这些物不是不同质的使用价值,从而不是不同质的有用劳动的产品,它们就根本不能作为商品来互相对立。上衣不会与上衣交换,一种使用价值不会与同种的使用价值交换。

这又是什么意思?前面说过了有用劳动必须是特定的,有目的性的,有操作方式等特定规则的,因为麻布与上衣这些目的性不同,操作方式也不同,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不同,所以针对上衣的那种劳动——缝,与针对麻布的那种劳动织,是属于不同质的有用劳动。只有不同质的商品才有交换与对立,相同的使用价值不存在交换的条件。通俗表述就是,你不会用自己手里的一件上衣,去交换一件与这样上衣完全相同的上衣!其他任何东西都是如此。

马克思这样谈社会分工:各种使用价值或商品体的总和,表现了同样多种的、按照属、种、科、亚种、变种分类的有用劳动的总和,即表现了社会分工。这种分工是商品生产存在的条件,虽然不能反过来说商品生产是社会分工存在的条件。在古代印度公社中就有社会分工,但产品并不成为商品。或者拿一个较近的例子来说,每个工厂内都有系统的分工,但是这种分工不是通过工人交换他们个人的产品来实现的。只有独立的互不依赖的私人劳动的产品,才作为商品互相对立。

马克思当然观点很好明确,社会分工是商品生产存在的必要条件,但是,商品市场却未必是社会分工的必须前提。只有只有独立的互不依赖的私人劳动的产品,才作为商品互相对立。

那些内部系统的分工,也会出现产品,但是这种产品与商品无关。马克思这样论述社会分工的来历在产品普遍采取商品形式的社会里,也就是在商品生产者的社会里,作为独立生产者的私事而各自独立进行的各种有用劳动的这种质的区别,发展成一个多支的体系,发展成社会分工。

马克思下面说的问题,从根本上描述了劳动价值问题。他说:在有穿衣需要的地方,在有人当裁缝以前,人已经缝了几千年的衣服。但是,上衣、麻布以及任何一种不是天然存在的物质财富要素,总是必须通过某种专门的、使特殊的自然物质适合于特殊的人类需要的、有目的的生产活动创造出来。因此,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

马克思做出了科学的定义:所有非天然的物质财富,必须通过某种专门的,使特殊的自然无适合特殊的人类需要的,有目的性的生产劳动创造出来。劳动的最大价值就是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在这里马克思已经明确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无论是在资本主义出现之前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还是将会在资本主义社会以后出现的共产主义社会,有用劳动作为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是人类得以生存发展的必然条件。

接下来马克思论述了自然物质的重要性。他说……简言之,种种商品体,是自然物质和劳动这两种要素的结合。如果把上衣、麻布等等包含的各种不同的有用劳动的总和除外,总还剩有一种不借人力而天然存在的物质基质。人在生产中只能象自然本身那样发挥作用,就是说,只能改变物质的形态。……因此,劳动并不是它所生产的使用价值即物质财富的唯一源泉。

换句话,劳动可以创造价值,但是离不开与自然物的结合,劳动可以改变自然的形态,并不能改变自然物的基质。而财富是包括自然物质的,所以说二者是创造财富缺一不可的条件。

 

最近看到一些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其中就有人认为马克思把社会财富统统归为劳动创造的价值,完全否定了资本家,或者叫资产阶级在创造社会财富中的重要性,是一种对大众的欺骗。其实,是这些人可能从来没有认真阅读过《资本论》。马克思在一开始就已经讲明,社会财富并不是全部由劳动创造的。那么,就资本主义而言,或者就如何一种存在阶级的社会而言,那些自然物质会掌控在什么人手里?没有这些自然物质,又如何靠劳动去创造人类生存之必须物品?这不就是马克思主义学说才明确告诉我们:财富是要靠生产者,生产工具,以及生产资料,才会形成社会生产力?资产阶级掌握着主要生产工具和全部生产资料,自然是重要的社会生产力的环节,所由此创造的社会财富,又岂会完全与资产阶级无关?问题在与资产阶级在一开始,是通过怎样的手段,去获取这些生产工具与生产资料。他们采取的恰恰是血腥的暴力,是强取豪夺,是强盗式的占有!

作者:江南铁鹰

《解读《商品》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