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解读《商品》之一

发表日期:2011-10-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解读《商品》之一

《资本论》的第一章是“商品”。马克思为什么一定要从商品谈起?马克思在这一章第一节1、商品的两个因素:使用价值和价值(价值实体,价值量)中,就非常明确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单个的商品表现为这种财富的元素形式。因此,我们的研究就从分析商品开始。

这段文字很明白指出了,资本主义的社会财富是什么?就是商品堆积,而且是庞大的。就是堆积如山的商品,构成了资本主义的社会财富。马克思就是从商品——这一财富的最基本元素入手,来探索整个资本主义的秘密。

接下来马克思这样论述: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任何物的自然worth[价值]都在于它能满足必要的需要,或者给人类生活带来方便。”(约翰·洛克《论降低利息的后果》(1691),载于《约翰·洛克著作集》1777年伦敦版第2卷第28)在十七世纪,我们还常常看到英国著作家用《worth》表示使用价值,用《value》表示交换价值;这完全符合英语的精神,英语喜欢用日耳曼语源的词表示直接的东西,用罗马语源的词表示被反射的东西。】但这种有用性不是悬在空中的。它决定于商品体的属性,离开了商品体就不存在。因此,商品体本身,例如铁、小麦、金钢石等等,就是使用价值,或财物。商品体的这种性质,同人取得它的使用属性所耗费的劳动的多少没有关系。在考察使用价值时,总是以它们有一定的量为前提,如几打表,几码布,几吨铁等等。商品的使用价值为商品学这门学科提供材料。【在资产阶级社会中,流行着一种法律上的假定,认为每个人作为商品的买者都具有百科全书般的商品知识。】使用价值只是在使用或消费中得到实现。不论财富的社会形式如何,使用价值总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

在这段看似拗口的表述里,马克思主要向我们传达了三个观点,第一个,物品的有用性,构成了它的使用价值。第二个观点:使用价值不是悬空存在,它密切体现在商品体本身的存在,离开商品体后,这样的属性并不存在。第三个是,使用价值只能在使用,或者是在消费中得到价值实现。

另外,这段话还告诉我们两点:一是考察使用价值的重要依据是量,没有一定的量,使用价值就不复存在。第二点,财富与社会形式无关,不论什么社会形式,使用价值都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

接下来,马克思为我们引入一个交换价值。他说: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价值就是一物和另一物、一定量的这种产品和一定量的别种产品之间的交换关系。”(列特隆《论社会利益》,[载于]德尔编《重农学派》1846年巴黎版第889)】,这个比例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不断改变。因此,交换价值好象是一种偶然的、纯粹相对的东西,也就是说,商品固有的、内在的交换价值似乎是一个形容语的矛盾。【“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有内在的交换价值。”(尼·巴尔本《新币轻铸论。答洛克先生关于提高货币价值的意见》1969年伦敦版第6)或者象巴特勒所说:“物的价值正好和它会换来的东西相等。”】现在我们进一步考察这个问题。

  某种一定量的商品,例如一夸特小麦,同x量鞋油或y量绸缎或z量金等等交换,总之,按各种极不相同的比例同别的商品交换。因此,小麦有许多种交换价值,而不是只有一种。既然x量鞋油、y量绸缎、z量金等等都是一夸特小麦的交换价值,那末,x量鞋油、y量绸缎、z量金等等就必定是能够互相代替的或同样大的交换价值。由此可见,第一,同一种商品的各种有效的交换价值表示一个等同的东西。第二,交换价值只能是可以与它相区别的某种内容的表现方式,“表现形式”。

  我们再拿两种商品例如小麦和铁来说。不管二者的交换比例怎样,总是可以用一个等式来表示:一定量的小麦等于若干量的铁,如1夸特小麦=a吨铁。这个等式说明什么呢?它说明在两种不同的物里面,即在1夸特小麦和a吨铁里面,有一种等量的共同的东西。因而这二者都等于第三种东西,后者本身既不是第一种物,也不是第二种物。这样,二者中的每一个只要是交换价值,就必定能化为这第三种东西。

究竟什么是交换价值?当人类走入商品社会,所有的物质需要都会转换为一种商品形式,然后,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做相互的交换,来满足自己对多余商品,以及所需商品之间的转换。这种商品与商品之间的使用价值转换,存在特定环境与时间上的相对矛盾,或者是不一致性。为了相对公平,人们采用了第三种东西作为中间媒介,而将甲物与丙物,乙物与丙午分别求得等量价值交换,最终满足甲同乙之间的交换。

我们对这种担任第三种物品的东西,一定要现在就弄明白它的作用,因为它就是未来货币的萌芽。马克思说各种商品的交换价值也同样要化成一种共同东西,各自代表这种共同东西的多量或少量。

其实这种所谓各种商品可以化成的共同的东西是什么,已经很明白了,它就是货币!在交换过程中,商品的使用价值被剥离了,作为使用价值,商品首先有质的差别;作为交换价值,商品只能有量的差别,因而不包含任何一个使用价值的原子。马克思一语道破天机:商品根本不存在使用价值!

接下来马克思有一段话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可是劳动产品在我们手里也已经起了变化。如果我们把劳动产品的使用价值抽去,那末也就是把那些使劳动产品成为使用价值的物质组成部分和形式抽去。它们不再是桌子、房屋、纱或别的什么有用物。它们的一切可以感觉到的属性都消失了。它们也不再是木匠劳动、瓦匠劳动、纺纱劳动,或其他某种一定的生产劳动的产品了。随着劳动产品的有用性质的消失,体现在劳动产品中的各种劳动的有用性质也消失了,因而这些劳动的各种具体形式也消失了。各种劳动不再有什么差别,全都化为相同的人类劳动,抽象人类劳动。

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即不管以哪种形式进行的人类劳动力耗费的单纯凝结。这些物现在只是表示,在它们的生产上耗费了人类劳动力,积累了人类劳动。这些物,作为它们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值。

在这段文字最后,马克思为我们引入了一个极重要的价值概念——商品价值概念。

马克思采用抽丝剥茧的方式,渐渐引入了下面的……在商品的交换关系或交换价值中表现出来的共同东西,也就是商品的价值。……

  可见,使用价值或财物具有价值,只是因为有抽象人类劳动体现或物化在里面。……是用它所包含的“形成价值的实体”即劳动的量来计量。劳动本身的量是用劳动的持续时间来计量,而劳动时间又是用一定的时间单位如小时、日等作尺度。

这些论点看起来是学术的,是不经意的,而实质却是揭开了财富源于劳动的奥秘,是资产阶级最不能容忍的致命观点!

形成价值实体的劳动是相同的人类劳动,是同一的人类劳动力的耗费。体现在商品世界全部价值中的社会的全部劳动力,在这里是当作一个同一的人类劳动力,虽然它是由无数单个劳动力构成的。每一个这种单个劳动力,同别一个劳动力一样,都是同一的人类劳动力,只要它具有社会平均劳动力的性质,起着这种社会平均劳动力的作用,从而在商品的生产上只使用平均必要劳动时间或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例如,在英国采用蒸汽织布机以后,把一定量的纱织成布所需要的劳动可能比过去少一半。实际上,英国的手工织布工人把纱织成布仍旧要用以前那样多的劳动时间,但这时他一小时的个人劳动的产品只代表半小时的社会劳动,因此价值也降到了它以前的一半。

  可见,只是社会必要劳动量,或生产使用价值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该使用价值的价值量。

这段文字,是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劳动,社会劳动力,社会劳动时间,以及社会劳动条件的重要论述。我们必须明白马克思主义重要的理论依据,可以产生社会价值的劳动并不是一种人类个体的劳动,而只有社会劳动才能产生财富!这种社会劳动必定是全人类参与的,或者说是全社会参与的。毫无疑问,所产生的财富也应该是全社会的。然而,资本主义恰恰是极少数人占有了本属于全社会的财富!马克思就是通过这样的剖析,唤醒了全世界的劳动者:社会财富是全社会劳动者创造的,就应该归全社会所有!这就是在未来一定会产生一个这样社会的理由!这个社会就是共产主义!

作者:江南铁鹰

《解读《商品》之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