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11年07月07日

发表日期:2011-07-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西行漫记》

——西部凤凰城

沙湖 019.jpg


 

我们这次“西北行”的主要目的地是宁夏。

宁夏号称“塞上江南”,自古以来就是我国西部地区重要的粮食基地。过去有句话,叫做“黄河百害,唯富一套”。什么意思?就是过去的黄河沿岸都是受到河水泛滥时的重灾区,只有河套地区,因为黄河到这里后流速平缓,可以引黄浇灌两岸庄稼,使得这方土地受益匪浅,成为西部的鱼米之乡。

宁夏的首府,就是有着上千年历史的银川市了。银川是国务院公布的62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这里有被誉为“中国金字塔”的西夏王陵,有1300年历史的海宝塔、建于1050年的承天寺塔,明清建筑的钟鼓楼、玉皇阁、南门楼,还有充满伊斯兰建筑风格的南关清真寺。

P6242763.JPG


 

没有去过银川,或者不了解银川的人,一定不会知道,银川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叫凤凰城吧?如果你上百度去搜一搜,一定会发现全世界叫凤凰城的地方真的很多,居然有15、6个!而银川就赫赫排名第九!关于银川这个凤凰城的来历,久居银川的老百姓会口口相传这样一个故事……

 

相传,好早好早以前,银川叫凤凰城。

说起凤凰城来,一些老年人至今还指指点点——东门外高台寺是凤凰的头,头挨在黄河边;高台寺旁边有两眼井,那是凤凰的眼睛;城中心的鼓楼是凤凰的心脏;西塔和北塔是凤凰的两只爪子;西马营里花花草草,树木成荫,那是凤凰的尾巴,那边,凤凰的尾巴长得一直拉到贺兰山。

为啥叫凤凰城呢?说来话长。你们可知道凤凰鸟吗?凤凰鸟是幸福鸟,哪里有凤凰,哪里就有幸福。凤凰姐妹一共七个,住在长江南边的一架高山上,凤凰常常为人们造福,所以江南很美丽,山是青山,水是绿水,鲜花遍地香,树木都成行,人长得清秀健壮,年年五谷丰登,大伙儿过着富裕的日子,什么也不愁,都欢欢乐乐、高高兴兴......   

那时,宁夏山川,地薄人穷。东有黄河,可河水浅得上不了岸;西有贺兰山,南有六盘山,可山高挡不住西伯利亚的寒流,挡不住腾格里的黄沙滚滚。住在这里的回族、蒙古族、汉族人民,并不灰心,老是一个劲儿地在土地上辛勤地劳动着。但是,尽管人们把筋都快要苦断了,把心血都快要熬干了,还是改变不了穷样子。人们都忧愁地唱着:


  这么大的河来,这么高的山,宁夏川呀,一眼望不尽荒草滩。

这么大的河来,这么高的山,宁夏川呀,百姓年年没吃穿!

 

幸福鸟的事,传到了宁夏川以后,不论是回民呀,汉民呀,蒙民呀,都急切地天天盼,月月盼,把眼都盼红啦,盼望凤凰飞到宁夏来。

这事被大雁知道了,她被大家盼望凤凰的诚心所感动,便自告奋勇,不怕辛苦,飞往江南,见了凤凰,咋长咋短,一五一十地把宁夏百姓的心意都告诉了凤凰。凤凰知道这些情况后,坐在高山的松林里商量,最小的七妹说啥也要到宁夏去看看,姐妹们都知道她是“板上钉钉”的脾气,就同意了,希望她早去早回。七妹说走就走,山林里的百鸟都来送行,吹箫的吹箫,弹琴的弹琴,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热闹得简直没法说。江南的百姓也都赶到长江边送行,送的礼物可多啦,有的是送给七妹的,有的是送给宁夏各兄弟民族老百姓的。

六个姐姐和百灵鸟把七妹送过长江以后,七妹就高兴地告别了众亲友,由大雁领路,朝宁夏飞来。七妹驾着一朵红云,飞行在蓝天里。一会会子,就飞到六盘山区。七妹在六盘山顶上盘旋了又盘旋,这里的回民看见了,赶忙道一声“色俩目”之类的话,都认为蓝天里飘红云是吉庆到来了。凤凰也高兴地在六盘山和贺山之间的黄河边上落了下来。


  黄河两岸早已搭满了帐篷、草棚、蒙古包,口念“胡达”的回民,惊喜呼喊“老天”的汉民,叨叨不休“不休”佛爷的蒙民,都穿上各色各样的民族服装,敲锣打鼓,早在黄河两岸等着迎接凤凰。六盘山、贺兰山的百鸟,平川、草原上的牛、羊、骆驼、马也都来了。大家都扯开嗓子唱呀唱呀,越唱越攒劲,连黄河的水也跳着奔着唱起来啦。

凤凰来到宁夏后,也不缓一缓,就飞到这,飞到那——“啊!这么大的一片平川,怎么都干得裂开了嘴?”她转脸看了看黄河,就这儿划一条线,那儿划一条线,划得可多了,划过后都变成了一条一条的渠道,渠里淌着水,渠口都搭在黄河里。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她又飞到这,飞到那,忙得汗都不得顾不上擦。她把带的礼物都洒在六盘山、贺兰山和银川平原上。马上,银川平原处处都是花草树木,五谷庄稼;牛、马、骆驼、羊,成群结队地欢奔在草原上;六盘山褪掉了愁云(容),换上了翠绿翠绿的衣衫;贺兰山一高兴,哗哗哗地连满头的白发都脱掉啦,变成了青山。

宁夏山山水水变了样,人人都感激凤凰,说是她给大家带来了幸福,带来了江南风光,人们后来干脆就把宁夏叫成“塞上江南”。

有了渠水,土地吃饱喝足了,庄稼长得格外壮实。从此以后,宁夏山川年年丰收,百姓都高兴地跳起来,唱起来:   宁夏川,两头子尖,东靠黄河西靠贺兰山,南边站着六盘山,年种年收水浇田,......


  宁夏山川变得和江南一样了。凤凰心里盘算:“这里的回汉蒙民都很勤劳善良,这里和江南一样美好,我就留在这里不回去了。”

她就把宁夏当成了自己的家乡,年年岁岁和大伙儿一块,勤耕耘着土地,精心喂着牛、马、骆驼、羊。

 

当时,宁夏西边遥远的地方,有个异族部落。有一年,异族部落的头头带领了兵马,如狼似虎地杀进宁夏山川。他们见庄稼就烧,见人就杀。凤凰气极啦,就变成一座城,把宁夏的老百姓都装在城里,四面城门一关,敌人咋也打不开,一连打了三个月,敌人没粮吃,就撤兵逃跑了。以后,只要敌人一来,大家就嘁哩喀喳进了城。敌人走了人们又出城,务农的务农,放牧的放牧。

凤凰变成一座城以后,就托大雁捎信给江南,一来向姐姐们请安,二来告诉姐姐们,她不再回江南了。这样,捎信走江南就成了大雁年年的差使。年年在天高云淡、稻谷飘香的季节,大雁就向南飞去,第二年春天,又把南方的乡情和六个姐姐的怀念带给凤凰。 

 不知道过了去了多少年月,后来出了头人,后来的后来又出了皇帝,出了军阀、官,出了地主......就改变了宁夏山川的面貌,少数人盘剥、压榨大多数人。从此,山川荒凉了,水草枯竭了,牛、羊、骆驼饿得瘦干啦。六盘山顶上烟雾腾腾,苦闷得没有晴朗过;贺兰山上黑云盖顶,愁肠得没有舒展过。有一年,皇帝派来了一个麻子官,麻子官坏透顶啦,一来到宁夏川,就在凤凰城的东南筑起宫殿,今天拉夫,明天抢财,害得回汉蒙民连口气也喘不过来。麻子官脸黑心毒,见财就眼红,他打探到黑泉湖里有一个金马驹,就想偷偷盗走了。  一天夜里,他坐在衙门里,左思谋,右盘算:我盗金马驹别人能瞒得过,可咋能瞒过凤凰呢?又想,自宁夏川有凤凰,人人都很聪明,能人越来越多,我干了那么多坏事,总有一天要倒霉,金马驹盗到手也保不住。麻子官司想着想着:“哼!”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无毒不丈夫”的话来,便趁天还没有亮,提上宝剑,偷偷地在凤凰的脖子上砍了一剑。凤凰虽然被麻子官砍断了脖颈,但是她的心没有死,还在怀念宁夏的各族老百姓。她用她的热血流了一条渠道,渠水流过村庄,流过田野.......  

 东方发亮的时候,许多人都惊异地看见有一道新开的渠道,从他们的家门前曲曲弯弯穿过。人们一传十、十传百地都跑到渠上观看、纳闷、发呆:“咋回事啊,难道是天上银河降落到人间?!”人们看着哗哗的渠水,忽然发现渠里有道血红血红的红线,年长的老人辨认出来了,他们喊道:“啊,渠水里还流淌着鲜血!”这时,一个老阿訇疯疯颠地跑过来,拨开人群,盯着渠水,捶胸顿足地哭喊着:“胡达呀,真是这样的!”马上,大家都惊奇地围住了他,七嘴八舌地追问:“咋回事?咋回事?”老阿訇半天才喃喃地说道:“夜间,凤凰给我托了一个梦,说她被坏人把脖子砍断了......她想念大家,并用鲜血流成了一条渠,让大家灌溉田地......  

 众人一听,泪滴心穿,有的抽泣,有的呜呜咽咽,有的手捧血水发,有的号啕大哭......就这样悲悲切切,痛哭了九天九夜,连天都哭阴了,树都哭黄了,山都哭白了......人们喃喃地唱道:

瓜儿哪能离开秧,孩子哪能离开娘,宁夏的回汉蒙百姓呀,咋能离开凤凰!........ 

 

 到第十年,凤凰又托梦给那个阿訇,说她的心并没有死,再过九十九年,还会复生,到那时候,要出好多好多能人,宁夏也好,江南也好,都会变成人间天堂,凤凰还说:“等吧,等吧,等到六盘山山顶飘来红云,便是凤凰飞来之时。”于是,人们不再悲伤了,万物恢复了原样。大家为了怀念凤凰,把银川城叫“凤凰城”,把那条渠叫“红花渠”。

沙湖 012.jpg


 

 

第一次听到前面这个故事,是在46年前。那一年我才16岁,而且是到了宁夏之后过的生日。我是九月生日,我们这群北京知青是7月23日离开北京的。我们这一千多北京青年是7月24号到的银川新城火车站,下火车就被大卡车拉到了平吉堡。

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银川还有老城与新城之分……以后,在老农工的嘴里,我们知道了许多关于宁夏、关于银川的掌故,当然也包括了这个关于凤凰城的故事。

我第一次走进银川老城,好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那时,我已经从一团六连调到了二营营部。位置就在今天的平吉堡奶牛场一分场三队,这次我们一行11人曾经到过那里。关于这次探访故地的事,我会另外开个主题,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我应该是和老战友吕彭、张岳炎一路去的吧?那时的银川,虽然号称宁夏首府,其实真的还很荒凉、落后。当初流传这样一个顺口溜,来形容银川老城:一条大街两座楼,一个警察看两头,中山公园两只猴。

沙湖 004.jpg

 

此行重返旧地,我的感触自然是与别人不同。

随行的兄弟姐妹们是第一次到西北,他们眼里看到的是今天的银川,今天的宁夏。他们也会去做比较,那是与上海比,或者与曾经去过的其他地方比,譬如南京,南京不也是地方首府吗?当然也可以与湘西的吉首、凤凰城比。我知道,那是完全比不得的,因为地理位置不同,因为文化底蕴不同,也因为其他历史的和现实的原因,造成了西北与内地的明显差异。

我的比较,是立足在宁夏、银川的自身,是一种纵向对比。宁夏变了,银川也变了。变得有了现代的气息,变得有了一种都市的气派。房子高了,马路宽了,也多了,多得我已经眼花缭乱,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痕迹。我为自己的另一个故乡庆幸,在党的西部政策倾斜下,西部凤凰城已经张开了两翼,开始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腾飞了!

 

注:关于凤凰城的传说故事非我原创。

沙湖 008.jpg

沙湖 010.jpg

沙湖 020.jpg

P6242761.JPG

P6242768.JPG

P6242771.JPG

作者:江南铁鹰

《2011年07月07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