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地对空作战

发表日期:2011-06-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地对空作战

战斗在黎明时结束了。

当山洞外面一切都平静下来,天空已经发白,弥漫的硝烟逐渐散去,洞子里开始热闹起来。

战斗刚刚结束,小通讯员连忙领着严鹏他们回到连部。功夫不大连长和指导员掀开门帘子走进来,两个人头上戴着钢盔,一身的灰土,带进来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连长进门就喊:“通讯员,先搞点水喝!”

严鹏忙把已经凉好的白开水递上前去。

连长接过来看了严鹏一眼,说:“小鬼,说实话,你刚才是不是跑到洞口去过?”

严鹏楞住了,他怎么知道了?

指导员过来拍拍严鹏的肩膀笑着说:“傻了吧?你看看自己的衣服领口,已经飘上烟尘了。外面打得再激烈,烟尘也不会飘到这么深的洞子里来吧?”

严鹏不好意思的笑了,严鹏担心连队领导会批评小通讯员,连忙解释:“连长、指导员,是我们吵着要去,他没有拦住。”

连长说:“你们三个小鬼啊,就知道你们耐不住!也知道他拦不住,因为他自己也想跑出去!告诉你们,跑出洞是不可能的,我在洞口另外设了岗。哈哈,他们是不会放你们出去的。”

“连长,刚才打得好激烈!快和严鹏们说说战绩吧。”

严鹏缠上了连长。

他拗不过严鹏,开始讲述这场地对空战斗的经过……

 

美机今天是有备而来,不仅打算偷袭那座铁路桥,而且打定主意要吃掉这个高炮阵地。一共来了11架美机,其中4架是F-4C4,另外是7F-105

这座铁路桥的位置很隐蔽,是在三面山峰的包围里。周围的山峰都有一定高度,敌机翻过山峰以后,因为高度问题很难实施俯冲投弹;所以一般都是从西南角,一个山峰的豁口方向入侵,对铁路桥和铁路、公路实施俯冲轰炸。

这里一共有一个团的防空力量,主要任务就是守卫大桥。一共有9门高射炮,其中有4门双筒37炮,另外5门是100高射炮,还配有4挺高射机枪。

其中5100高射炮,在大桥的四周布成梅花桩式的防御阵地,担负对大桥的主要防守。另外有两门双筒37炮摆在在那个豁口下面,为的就是封锁豁口。还有两门摆在北面半山坡上,这两门双筒37炮的任务就是掩护,保护整个高炮阵地。严鹏他们所在的5连,就是这个负责保护全团阵地安全的高炮连。

敌人非常狡猾,没有从以往的攻击方向出现。这次偷袭竟是以4F-4C4,从西南方向佯攻,其余7F105雷公式强击机,居然都是从北面的山峰上方直插进来,攻击我的防空阵地。

在这样一来,我方的形势变得十分被动。虽然4F——4C4鬼怪式,一闯进来就在大桥上方被5门高炮锁定,退路又被摆在豁口的两门双筒37炮封死;但是,另外的5门主力高炮却完全处于敌人7F105雷公式强击机攻击下。

战局变得非常复杂,大桥上方我方绝对主动,探照灯的交叉光柱,把4F——4C4鬼怪式照得清清楚楚,5门高炮的火舌交织起一张严密的网,牢牢地将敌机锁定。但是,我阵地上方的7F105雷公式强击机,已经从背后发起强攻,炮弹和炸弹暴风雨般落到阵地上。

阵地上5100高射炮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一则高炮的位置不利于对背后的攻击实施反击;二是正面战斗刚刚开始,如果为了摆脱北方上空的来袭,必须放弃对4F——4C4鬼怪式的打击;那么,那座铁路桥必定成为敌机轰炸目标;要继续完成歼灭这4F——4C4鬼怪式的任务,只好完全处于挨打的地位……

就在这个万分紧急的关头,半山腰上的两门双筒37型高炮开火了。这两门炮发挥了惊人的作用。炮弹几乎是在平行的横扫过去,就像一枚利剑,把一架F105雷公式强击机拦腰斩断,接着又一架也被打碎了一只机翼。两架F105雷公式强击机几乎同时一头栽下山涧。

战局顷刻扭转过来。

丢掉两个伙伴的F105雷公式机群,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在这种险要的地形下,高速飞行中很难摆脱困境,果然其中一架因为来不及拉起机头撞上了大山。“轰”的一声,山上冒出一团浓烟,这架雷公式自毁在半山腰。

此刻,在大桥上方担任佯攻的4F——4C4鬼怪式,开始遭到猛烈攻击。一连有两架屁股上冒烟,被打得粉碎跌下去。另外两架夺路而逃,在穿越豁口的时候,又遭到两门37高炮拦截。其中一架被一串穿甲弹打在肚子上,开了一个大窟窿,顿时炸的粉身碎骨。只有一架F——4C4鬼怪式逃出去。

这一仗一共有6架敌机被击落,获得了地对空作战的优秀战绩。

 

听完这样精彩的战斗故事,严鹏留下参战的决心更加强烈了。他很想到阵地去看看,对连长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终于如愿以偿了。连长亲自领着他们在太阳升起的早晨,来到半山腰的那两座高炮旁边。

在蓝天的映衬下,两门6537毫米双筒高射炮是那样威武,就像两座蹲踞在那里的雄狮。它们浑身挂满了征尘,防护钢板上布满弹孔,瞄准手和射击手的站位上都沾满血迹。

连长告诉他们,就在刚才的战斗中两名瞄准手牺牲了,三名射击手负了重伤。

严鹏走上战位,要求连长答应自己立刻入伍的要求。

连长把严鹏拉下来,说:“小鬼,我喜欢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你们也一定会成为好兵!可我没有这样的权力。指导员已经将你们的情况向做了团部汇报,听说团长也很重视,眼下我们在等待师团部的答复。”

 

回到山洞里,指导员马上告诉他们:“你们收拾一下,等一会团里有车送你们去师部。”

严鹏盯住指导员追问:“师部答应了吗?”

指导员笑笑说:“你们去了不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去师部?同意了,我们就留在这里。这里才是前方,我们不到师部去!”严鹏开始发起牛脾气。

指导员早就知道严鹏是小头头,便将严鹏拉开和颜悦色的规劝着:“听着,我和连长都很喜欢你们,也欢迎你们留下。特别是你,咱们连长特喜欢。可这是军队,要讲纪律性。我们已经向团部申请:留下你们。团部也表示了只要师部批准,团部同意将你留在我们连队了。现在送你们去师部,是师首长的要求。一是师首长想见见你们,另外,你们也必须在师部才能办理合法应征入伍的手续。还有第三条,必须与国内取得联系,对你们的家庭背景做一次审核。现在你明白了?”

严鹏不再强辩,心中只是担心:这样一来,还有机会留下吗?

 

中午,老班长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真的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还有一锅红烧肉。

这顿午饭,不是在山洞里吃的,他们把饭端到了阵地上,连长还拿出一瓶珍藏的二锅头。

在他们身边是越南的青山绿水和碧绿生青的水稻田,还有两门高射炮,威风凛凛地仰望着飘浮着白云的蓝天。这是一幅多么奇怪的场面?和平与战争交融组成的一幅奇特画卷。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地对空作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