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一盆热汤面

发表日期:2011-06-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盆热汤面

一盆面,很大的一盆。那是一个和普通洗脸盆大小差不多的饭盆,里面是满满的,还在冒着热气。炊事班长刚刚端进来,洞子里便四散飘逸着香味。好诱人的香味,闻到这样的香味,肚子里更加倒海翻江起来。三个小伙也顾不上假客气了,像饿狼一样对着那一盆热汤面扑上去。三下五除二,动作快极了,真是可谓风卷残云。不大功夫,盆子已经底朝天了。

连长和指导员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吃相,乐坏了。

连长一面乐,一面对站在旁边的炊事班长,说:“快去,再煮一盆!三个小鬼饿坏了。”

指导员把三个水杯放到他们面前,笑着说:“喝点水,喘口气,休息一下再吃。”

严鹏到这时候才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擦擦嘴说:“报告连长、指导员:我们是北京红卫兵,请接受我们的参战请求!”

连长拍了严鹏的肩膀一下,说:“好小子!有点军人的味!说说看,为什么要来参战?”

严鹏脑袋一发热,冲口就回答:“当英雄!”

指导员微微笑着说:“志向挺好,可你们还小吧?再说,你们这样擅自穿越国境线来参战,是不是太无政府主义了?”

“现在时代不同啊。这些条条框框应该砸烂!我们发扬国际主义精神,你们应该支持。……”

严鹏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理由来。

 

炊事班长把第二盆面条端上来,连长打断严鹏的长篇大论,说:“小鬼,现在继续吃面条!咱们先吃饱再说,好不好?”

还是几下,小伙子们就把第二盆面条吃光了。

连长打趣的问:“怎么样?吃饱没有?没有饱,叫炊事班再煮一锅!”

严鹏连忙摇头,说“饱了、连长,这回真饱了。”

老炊事班长一面收拾东西,一面说:“孩子们,饿极了不能吃米饭、馒头。所以给你们下热汤面。人饿过了头,不能吃得太硬。等明天啊,明天大叔给你们煮米饭吃。还有昨天刚从祖国送来的半片猪肉没有吃,大叔烧红烧肉管饱!”

严鹏一面抹嘴,一面说:“谢谢大叔!”

 

指导员说:“现在你们吃饱了,说说吧,你们怎么过来的?”

严鹏开始叙述这几天的经过,进来了许多战士,人越来越多,山洞里挤满人,连那条拐过来的岔道上也是人。静静地听严鹏讲述,当严鹏叙述到踩响了地雷,炸死了两个,还有两个不知下落的时候,连长把严鹏的话头打断了。

他“砰”的一拳砸在木箱子上,伸过双臂按在严鹏的肩头,眼睛瞪的像铜铃,说:“告诉我,你还能不能记住那个地方?”

严鹏仰起头望着他的眼睛,迟疑地回答:“记不清了。”

连长把严鹏领到地图前面问:“会不会看地图?告诉我大概方位。”

严鹏对着地图看了一阵,用手画了个范围,说:“就是这一带。我带你们去!”

其他两个青年也站起来,说:“对,我们带路。”

严鹏转头说:“你们别去了,在这里休息吧。连长,我带路。”

连长和指导员用眼神商量了一下,最后,连长说:“好,你跟我去,你们两个留下!”

连长的口气是一种命令,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他带着一个班,叫严鹏带路找回去。也许因为天色已经暗了,加上昨天挨炸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严鹏实在无法记得埋葬他们的准确位置,倒是寻找老杨等人有了眉目。

连长从附近村的民兵那里得知,昨天地雷炸响以后,几个女民兵,在后面的山沟里救了两个和严鹏相似的年轻人。都被炸昏了没有受伤,醒了以后已经被送到后方去了。

连长脸红脖子粗地和她们的头头理论了很久,主要是批评这些越南民兵到处乱埋地雷。回来的路上,连长告诉严鹏:最近被自己人地雷误伤的情况常有发生,伤亡的不仅仅是像严鹏他们这样擅自闯来的红卫兵,还有部队执行任务的战士,他已经正式向上级提出这个问题。

以后严鹏才知道,老杨和另外一个红卫兵当夜就被送过了友谊关。他们已经安全回到国内了。

 

回到山洞里严鹏才知道,他们两个早就在指导员的安排下睡得像猪一样了。就在那个做连部的洞子深处,他们两个睡了连长和指导员的床,那是铺在木箱子上的。那些木箱子都是空的高射炮炮弹箱。指导员在旁边添置了一张行军床,严鹏刚挨着那张行军床就睡着了。

……

 

突然,巨大的爆炸声将他们惊醒了,严鹏第一个从行军床上弹起来。通讯员跑进来,对他们大声喊:“你们不要乱跑,更加不要往山洞外面跑!外面有敌机空袭。”

听见是敌机来轰炸,三个小青年顿时精神百倍,想冲到外面去,被通讯员死死拦在洞里。

他大声吼着:“不许胡闹!刚才连长指导员下过死命令,不准你们离开连部半步!要是放跑了你们,会拿我军法从事!”

严鹏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央求着:“好大哥了,求求你了,我们不出洞,你就叫我们朝外看一眼。就看一眼,成不成?大哥——”

那个小战士很小,说不定还没有严鹏大?估计在连队是所有人的小兄弟,从来也没有人会称呼他“大哥”。

他被严鹏这一声声的“大哥”叫得有点晕晕乎乎了,想了想说:“好,我领你们去洞口的观察点。那里可以看到外面的阵地。不过,你们无论如何不能闯出山洞去!知道你们是红卫兵,闯劲大得不得了!”

 

爆炸声没有停的意思,而且越发地激烈起来。在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中,他们沿着山洞里弯弯曲曲的通道朝外奔跑,却在身边看不见有战士走动奔跑。

严鹏很奇怪问:“怎么洞里的没人呢?”

通讯员在前面回头说:“还问?当然已经上阵地了。本来我也要跟连长上去的,就是你们三个!指导员命令负责看住你们。”

“怎么听不见高射炮声?”

“那是还没到时候。”

 

跟着通讯员朝上走,很快到了另外一个耳洞。里面修的挺宽大,可朝外开的口子却是齐胸的一眼窗孔。

这里是观察哨,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平时就站在这里观察外面的情况。

望出去外面火光冲天,炸弹的硝烟笼罩着整个山谷,什么看不清楚,满耳充塞着各种声响:重磅炸弹爆炸的声音,歼击机上机关炮俯冲射击声,敌机俯冲的呼啸声。再远处似乎还有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声音,可就是听不到近处有高射炮射击声,倒是很明显,大批炸弹就是投向下面的山洼,那里应该是敌机的主攻方向。

 

小通讯员神态变得异常紧张与严峻,嘴里在不停地自言自语:“好奇怪,好奇怪!”

严鹏扒在他耳朵上大声问:“怎么啦?”

他回过头,对着严鹏耳朵大声说:“说了你也不懂!今天美国佬的飞机空袭有点奇怪!咱们连长的指挥也有点奇怪。”

严鹏是不懂,一点都明白:小通讯员说的两个都“奇怪”是怎么一回事?直到空战在黎明时结束以后,严鹏才从连长和指导员那里了解了整个空战的情况。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一盆热汤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