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同的同桌 二

发表日期:2011-06-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二)

 


 

第二个在记忆里留下深刻痕迹的,是我中学时代的同桌。她叫韩留香,是个女生。

其实,她在小学时已经是我的同班同学,当然不是同桌。我们之间也并不很亲密,属于那种淡淡的关系。

在我读四年级时,转到了第三所小学,那是酒仙桥中心小学,韩留香就是那个小学的同学。我在这所小学一直读到毕业,那是我少年时代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我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儿童”,转变成为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在这个转型中,我的老师邢思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自己有过这样一个好老师。以后,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邢老师的帖子,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小学毕业以后,我升入北京市94中学。

韩留香进了同一所学校,还很巧被分配和我同桌。在以后整整三年时间,我都是和她同桌。

小学四年级起,我在邢老师的教育帮助下,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学习成绩已经在班级排名到了“前三甲”的行列。在小学后来的三年里,我每一学期都是“三好学生”,而且成了班级干部,中队长。小学毕业时,我是同年级成绩最优秀的。

韩留香的学习一直很好,也一直都是三好学生和班队干部。进中学后,韩留香担任了我们班级的班长和中队主席,我是学习委员,并且被选入大队委员会。先是担任大队学习委员,初中二年级开始担任大队旗手。

我和韩留香因为班级社会活动的交往,加上又成了同桌,相互了解多起来。我才知道,原来她的父亲就在我母亲工作的电子管厂,担任一个车间的主任,以后又调到了生产科任科长。母亲当时不仅是厂办主任,也是厂部机关的党支部书记,他们就在同一个支部。

有一次,我去韩留香家玩的时候,正好遇见她的父亲。韩叔叔开玩笑说:“我和你母亲在一个党支部过组织生活,你和小香在同一个少先队委员会过组织生活,看起来很有缘啊。”

我们在中学时代来往确实很亲密。我家住在酒仙桥的一街坊,韩留香家在三街坊,距离很近。上学走的同一条路线,每天早上,我都会绕到她家楼下,叫上她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我们一路回来,也必是送她到楼下后,我再回家去。星期天休息,我常会去她家里玩,或者约上她进城去诸如北海公园、少年宫之类的地方。

 

韩留香是个在学习方面非常要强的女孩子,每次考试总是想争第一。

当初在小学,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在班级里独领风骚,占据着第一名的位置。以后,我的成绩跃居上来,曾经有几次抢走了她的第一名。

为此,她偷偷哭过好几次。这也是我们在小学的三年同学,关系淡淡的原因之一。

我们成为同桌以后,我渐渐发现了她这种性格。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原因?我连续在几次重要考试中,总会有一门、或者两门,考不出自己的最好水平。不是数学考试中,出现诸如把小数点看错了位之类,不应该出现的差错;就是在语文考试中莫名其妙被扣分。总之,扣分不多,就是不能得满分。这样一来,成绩往往最多排到第二名,甚至会滑到前三名外面去。

当然,那个得第一的肯定是韩留香了。

开始,谁也没用看出端倪。韩留香有时还会很认真地安慰我几句。我很得意自己的这种“小阴谋”可以得逞,一点不会因为没有得到第一而不开心。

 

这个秘密后来居然是被我们的小学老师邢思中戳穿的。我上中学后,邢老师还是非常关心我。还有巧的是,他的女朋友,就是我们的大队辅导员。邢老师经常会通过她了解我的情况,对我各方面情况邢老师了如指掌。他从女朋友小于老师那里得知,我的学习有些退步,连续多次的主要考试都没有得满分。邢老师感觉诧异,到我们学校找科任老师查阅了那几份考卷。他很快就明白了是我故意出现的差错。邢老师对我太了解了,那些小差错是不可能出现在我卷子上的。

邢老师把我严厉地斥责了一顿,我自然只好老老实实讲出了玩这个小把戏的原委。老师又好气又好笑,很严肃的批评了我。不过,还是答应,只要我以后不再搞这样的把戏,他会替我保守住这个秘密。

在下一次考试中,我得了满堂红。

不过韩留香一点不示弱,获得了和我一模一样的成绩。结果,是我们两个人并列年纪第一名。她和我都很开心,还有一个人也很高兴,就是我们的邢思中老师。

 

其实,我和韩留香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之间只是少年男女纯真的友谊。那种纯净,就像大山里清澈的甘泉,没有丝毫的杂质。

三年的中学生活,我们就这样两小无猜地度过了。直到我突然报名去了大西北……

初中就要毕业,我们已经商量过一起报考清华附中。那时,我们两个都是数理化尖子,我们曾经畅想着一起在清华园里读书,将来一起在科技领域报效祖国。我却突如其来的放弃了读高中,报名去了遥远的大西北。

为了这件事,她很生气。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恰好那段时间去了老家天津,等她回到北京,我已经踏上西去的列车……

 

刚刚到宁夏的时候,我们还一直有些书信往来,在信里她也曾流露出恋恋不舍的小儿女情怀。以后,她如愿考上了清华附中,再以后爆发了“文化大革命”

……后来听说过一些她的故事,却再也没有联系了。

 

少年时候的美好往事,已经被深深埋藏在记忆的底层。我不知道韩留香的记忆里,会不会也留有一些残存的片段?也许,早已经把我这个同桌忘记?

我却很想这样问候一句:

一切都好吗,我的中学同桌?

 

40 秒前 上传
下载附件 (114.17 KB)

作者:江南铁鹰

《不同的同桌 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