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不同的同桌 一

发表日期:2011-06-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同的同桌

作文 摄影
江南铁鹰

辰山植物园 305.jpg


 


       谁的学生年代都会有不同的同桌,只是有的同桌对于你,就如同过眼烟云,或似夏日夜空偶然划过的流星,转眼即逝,什么也不会在你的记忆中保留下来。当然,也会有些同桌永远都在你深藏的记忆里,找到属于他的角落;甚至有些成为伴随你走过一生的伴侣。

       读书的时候换过不少学校,单单小学就读过3所,自然,同桌也会多几个。在我所有的同桌里,只有三个同桌,深刻地留在了记忆里。

花卉 151.jpg

 

(一)

      可以在我心里占据位置的第一个同桌,是我读第二所小学的时候,那时我9岁,读三年级。

      从上海迁至北京是1955年,家安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父亲在那里工作。我就读的第一所小学,是那里的西翠路子弟小学。

      57年,在北京电子管厂工作的母亲,从单位里分配到几间平房。我们举家从京西的复兴路政治学院,搬迁到了京东朝阳区,一个叫驼房营的小地方。电子管厂临时修建的职工宿舍就在那里。我也就转学到了驼房营小学读书。


      那是一所城乡结合部的小学,就读的学生,既有我这样的工厂干部和职工的子弟,也有附近农村的孩子。在驼房营小学读书的那两年,是我童年时代最顽皮、恶劣的时段。

       小时候,我的个子长得挺快,在班级同龄男生中,身高排位始终靠前,而且力气也挺大,很喜欢惹是生非欺负人。记得转学到那里的第一天,在教室外面排队的时候,一个男孩子不小心踩了我一脚。我居然毫不留情,就上去一顿老拳,把人家打得鼻青脸肿。

    ……

       结果当然是被老师扣在学校,然后派了一个同学去我家找来家长。那时,母亲在担任电子管厂厂办的主任,工作非常忙,完全没有时间顾到教育孩子,来学校接人的是好婆。以后很多年,都是我的好婆代表家长,到学校和老师打交道。


      那个被老师派到我家去的同学,就是我的同桌,一个家在农村的男孩子。他姓赵,叫衍生。他成为我的同桌,完全是因为我的名字给班主任老师造成的错觉。

      有些粗心大意,或者又有些想当然?这位老师很有理由地把一个名字叫“晓燕”的学生,认定为一个小姑娘。

      于是,按照学校里排座位的习惯定式,被当做小女生,在旁边安排了一个小男孩,他就是赵衍生。

      直到班主任走进教室上课,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那个名字很像女生的孩子,恰恰是个男学生。

      赵衍生很憨厚、老实,而且在读书方面很有些笨笨的。其实,他很聪明,只是并不是表现在读书上。毫无疑问,这样一个老实孩子,在一个“皮大王”边上做同桌,必定是个小跟班!赵衍生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言听计从。很快,我因为转到这里当天就打人而出名,成了班级里的“霸主”。


       我挖空心思,玩出五花八门、惊世骇俗的“壮举”。

      比如:将赵衍生帮我抓的小鸟,放在书包里。上课的时候,偷偷打开书包,给小鸟透透气的时候,小鸟却趁机逃出生天,然后在教室里到处乱飞。惹得全班同学又笑、又叫、又跑、又跳地一起抓小鸟。

       再比如,将一条活捉的小青蛇,拔去了两颗大牙,再将活蛇挂在黑板上。居然把上课来的女老师吓得夺门而逃,直接跑到校长那里哭诉。

      还有,用橡皮筋做的弹弓枪,差一点就打瞎了一个同学的眼睛!

      虽然做了孩子王,全班同学对我都有些怕怕的。和我最要好的,却只有同桌赵衍生。只要我一闯祸,必定会躲到他的家里去。


      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农民,家里条件不宽裕。可是,只要我跑去了,总会想方设法弄些我喜欢吃的东西。其实,我不在乎吃什么,就是他家的棒子面窝窝头就咸菜疙瘩,我吃着都比自己家的白面馒头、大米饭来得更香!

       喜欢他家那座温馨的农家小院;喜欢小院子里那棵常常坠满小白花的老槐树;喜欢院子外面一望无际的高粱、玉米地;喜欢离开小院不远处,那条清澈的小河;更加叫我迷恋的,当然是这里淳朴、安闲、和谐的氛围。

      ……可惜,好景不长。又因为搬家而转学了。我家搬进了电子管厂在酒仙桥盖好的新楼,我转学到了酒仙桥中心小学。


      我和衍生却继续保持着那份友情。还是常常跑到他家去找他玩,甚至在暑假住到他家小院里,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直到我们都小学毕业,读中学了,还是会经常相聚……

       我们的友谊保持了很久,最后,因为我1965年去了宁夏建设兵团,加上我们家又搬了。这次搬到了京西的公主坟,为此,我们逐渐失去了联系。

花卉 008.jpg

作者:江南铁鹰

《不同的同桌 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