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记忆里的桥

发表日期:2011-05-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南京路 126.jpg


 

 

记忆里的桥


儿时的外白渡桥在记忆里是模糊的。


我虽诞生地在常州,大约在50年初,半岁左右时,已经随着母亲调任上海手工业管理局军代表,举家迁居上海。父亲则在更早些时候,已经先期调任华东军区松江军分区政委。

那时候,我们家的位置是应该就在外白渡桥不远处。在我朦胧的记忆里,有几桩往事与外白渡桥密切联系在一起。

第一桩事:记得我小时候牙齿就很不好,好婆隔三差五要带我去看牙。去的时候好婆带我坐有轨电车,我常常趴在车厢的窗户上,看着路边的街景。当有轨电车慢吞吞驶过外白渡桥的时候,电车的“叮叮当当”声,会通过外白渡桥上那些钢梁,发出很悦耳的回音。

看好牙病回来,好婆喜欢牵着我的小手,从外白渡桥上步行走回去。当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她会止住脚步,把我抱起来,眺望苏州河外面黄浦江远处的尽头。好婆指着水天一色处告诉我:出了黄浦江就是大海,在海峡的那一边,有你的亲叔叔……

好婆早已在很多年前作古了。

老人很长寿,过世那年,她刚刚度过了自己99岁的生日。

好婆也很幸运,等到了自己的小儿子,从海峡对岸归来。

老人家80大寿的时候,两个儿子,儿媳妇,三个孙子、孙媳妇,三个孙女儿、孙女婿,还有6个重孙子、重孙女儿(叔叔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那年没有一起回来,若要算进去,老人家有四个孙子和5个孙女。),簇拥着老太太,走上了这座象征上海文化的外白渡桥。

南京路 136.jpg


 

 

我6岁那年,随着母亲离开了上海,那是1955年。

一直到1967年,我在离开上海12年以后,第一次回到这里。

于是,有了记忆里第二桩与外白渡桥相联系的往事。

那时,我住在表弟翔翔的家里。

那一年夏天的天气也很热,姑妈家里房子本来很小,添上我,就更加拥挤不堪了。

姑妈家在巨鹿路,是老式石库门弄堂里面的一座老式洋房。姑妈家在一层,只有一间屋子。那间屋子,似乎应该是原来人家的一个大客厅。家里除去姑妈、姑父,还有翔翔、荣荣双胞胎兄弟,萍表妹与箐表姐,另外加上菊菊、敏敏表妹和最小的庄表弟,这么一大家子就住在这间屋子里。

那一年,我18岁。萍表妹与我同龄,箐表姐大我一岁,翔翔与荣荣兄弟15岁。我们5个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常常在黄昏,或者晚饭之后,离开那个拥挤不堪的家,去外面透透气。我们常去的只有两处:一处是人民广场,还有一处是外滩。

每次到外滩纳凉的时候,我们五个年轻人都会沿着江堤,一直走到黄浦公园,走上外白渡桥。然后并肩站在桥上,望着烟雨莽苍苍的远处,畅想着我们的未来,也畅想着城市的未来。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们,实在是幼稚得可爱,凭着我们当初的境界,又怎么会想到几十年以后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即无法预知自己的将来,更加无法预见上海这个城市,到我们慢慢变老的时候,会是一幅怎样的光景?

然而,五个年轻人拉着手,并着肩,伫立在外白渡桥头上的一幕,却永远、永远地定格在我们每个人心底……

曾经对翔翔表弟建议,什么时候等荣表弟从杭州回来的时候,约上萍表妹与箐表姐,还是我们五兄弟姐妹,再上外白渡桥去站一会,看一看。这次一定要留个影。

南京路 134.jpg


 

 

第三桩是又过了十多年后。

1980年,我大学毕业。两年以后,我从四川泸州调回江南,到了苏州,父亲的身边。1987年,我下海经商,在苏州办起了公司,还开了一盘工艺服装厂。

生意的需要,我开始频繁穿梭在苏锡常沪杭长三角地区。出差来上海,差不多已经是每个月都会有一两次的例行公事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外白渡桥堍下面的上海大厦,几乎是我必到的一个场所。因为,就在上海大厦里,有几个外贸公司开的办事处,还有几家香港的贸易公司也在那里办公。

于是,这外白渡桥自然也就成为我的必经之处。

当然,有如此深刻印象,是因为我从商以来的第一桩大生意,就是在这座外白渡桥上谈成的。

那是一单出口香港,然后转向日本的真丝内衣。

那位姓朱的香港商人,其实是文革期间的上海偷渡客。

那时,找他的人很多,什么地方人都有。当时的市场,是纯粹的买方市场。希望做成这笔生意的八方商客,几乎要挤垮朱老板在上海大厦8层,那间办公室的房门。

朱老板为了逃避围追堵截,偷偷溜出来在外白渡桥上看风景。

正巧,我因为一连几天守在上海大厦都没有接到一笔生意,心里很是气闷,吃过晚饭独自在外白渡桥上散步。

那时,我和朱老板并不认识,很巧的,我们同时停留在桥上。好像是他因为忘记带打火机,想抽香烟了,便试探着向我借火。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我们居然成了朋友。

这笔真丝内衣单子,很自然落到我的手里。这是我的第一个出口订单,也是一笔利润很丰厚的生意。

以后,朱老板又和我做过好几笔生意,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

每次他总喜欢住上海大厦。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

他告诉我:“因为外白渡桥。有外白渡桥的上海,才是上海,对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外白渡桥就是一份浓浓的乡情。”

我早就不是生意人了,与朱老板也断了联系。不知道他这些年是不是经常回到上海来?来了,是不是还住上海大厦?想必每次回乡,这外白渡桥,是一定必到吧?

南京路 125.jpg

 

自从六年前,回到上海定居,一直到前不久,才专程带着新相机去了外白渡桥。

如今的外白渡桥焕然一新,却又叫人忘不了旧时的记忆。据说这一次“修旧如旧”的大手术,可以让外白渡桥再屹立100年!

虽然外白渡桥城市标志的作用,已经被浦东的明珠塔取而代之。只是,它的那份标志上海文化的底蕴,牵挂着老上海的情怀,恐怕没有任何一个新建筑物可以代替。

作者:江南铁鹰

《记忆里的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