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难忘的竹楼

发表日期:2011-05-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难忘的竹楼

为了调整体力,他们先是朝前方稍作移动,然后钻进一处密林里稍作休息。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左右了,从清晨4点就出发,已经在大山里奔走了12个小时,早已人困马乏,必须适当休息然后继续赶路。现在的位置是靠近中越边境的越南一方。根据预先了解的情况,这一带虽然没有越南的国防军,却布置有大批民兵。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打算等到天黑再朝前面摸。

 

热带雨林地区空气闷热难当,叫人喘不过气来。湿度也大的要命。更加可怕,还是密林中那些细小的蚊虫,无孔不入地不时向人发起攻击。林中荒草又密又高,这种阴暗潮湿之地又是蛇类经常出没的之处。越南就是这种气候特点,偏偏他们怕暴露目标,不得不趴在草丛里等天黑下来,真是又紧张又难熬。

这里是越南的谅山地区,位于广西凭祥东南的越南北部,北距中越边境只有18公里,南距越南首都河内130公里。谅山以北,是层峦起伏、丛林密布的越北山地。谅山以南,是稻田纵横、水网密布的北部平原。有公路、铁路纵贯谅山,北可达中越边境,南则直通河内。这样一来,谅山不仅是越北的交通枢纽,更成了北越首都河内的屏障。这里驻扎了大批军队,也是中国援助越南物质的囤积仓库和兵力转运站。无疑,这个地区必定成为美国飞机轰炸的主要目标。另外,中国援越部队的指挥机构很多设置在此。

 

他们的计划是先到河内,找到中国大使馆,要求把他们送到南越参加游击队。附带说一下,老杨主要打算到河内去做他的生意。

越南打了几十年仗,很穷,穷得吃不饱、穿不暖。吃的、穿的,都是中国无偿提供的。还有一些小东西奇缺,比如,手电筒、电池、打火机;还有像清凉油、仁丹一类的药品。谁把这些弄过去,就可以卖大价钱。这回老杨就随身带着许多这类的东西。

像苏联和其他一些国家,对越南也有物质援助,大多是像手表、照相机之类不大实际的工业品。这些东西越南人并不需要,他们会拿出来和交换需要的东西。偏偏这类东西如果弄回国内,百分之百可以卖好价钱了。

这就是像老杨之流,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在两地走私的原因。用国内廉价的小物件、小药品,在北越换取当地同样不值钱的工业品。一份钱可以做两回、甚至三回买卖本钱用!

要顺利到河内,必须保证在谅山地区不要落到越南治安部队手上。前面已经做过简单的介绍,在越南北部和南部都涌集着五花八门的外国军队。他们都不管治安,只有当地的民兵和公安在处理治安问题。由于大量红卫兵过境,使得越南政府很不满意,曾经不止一次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红卫兵一旦落到他们手里,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谁也没有料到,藏到傍晚出来还是遇到了民兵。

看看天色已晚,大家又被蚊虫咬得痛苦难当。严鹏和老杨商量了一下,决定从密林里出来,先找个水池,或者小河洗一下,然后进村子去看看情况。

刚刚离开林子,就听见前方传来密集的枪声。严鹏毕竟在兵团呆了这么久,又从小喜欢摸枪,一听就知道,这是中国自行研制的64式冲锋枪。严鹏玩过这种枪。

大家吓了一跳,连忙重新退回树林里趴下。

 

前面枪声不断。他们谁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密集的枪声就像在打仗。严鹏却很快就听出来了,这些枪里射出的子弹,朝着相同的方向,而且间隙很有规律。严鹏很快就猜到了:前方在打靶。

听严鹏说是前面有人在打靶,大家紧张的心情马上松弛下来,竟大摇大摆地从林子里走出来。严鹏却有些迟疑,要知道这样鬼鬼祟祟出现在人家靶场附近,实在有点说不清。看看大家都已经站起身走出去,也只好站起身跟着走出去。

大家刚踏上一条小路上,突然在周围出现了一群持枪的女民兵。

头戴一顶斗笠,身上披着伪装网,手中端着清一色64式冲锋枪,从丛林中突然跳出来,大声呵斥着。

“举起手来!你们是什么人?“

大家伙儿都吓了一大跳,可总算不丢人,没有一个举手,大家很镇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在心中想,看起来这次计划要破产。

老杨开始说客家话了。

严鹏估计他在原定计划向她们解释来历。

可看问话那个女民兵头头的面部表情,不知道是人家根本不信?还是听不懂客家话?她根本不听解释,却做了个手势,手下的人围上来要搜身。

严鹏忙对大家说:“不要反抗,让她们搜。“

 

他们在进入越南后,已经做了一次集体清理。像那些登山工具早就丢下了,大家身上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违禁品。唯有老杨,一搜身准露馅。

严鹏却没有想到老杨居然如此大胆!

老杨不等那些女民兵上来搜身,主动解开上衣取出了几包仁丹和几盒万金油,交给那个女头领。

那个姑娘楞了一下,其他几个女民兵的脸上明显是一种惊喜。

那姑娘迟疑了一下,挥挥手叫他们退下去,随后接过了老杨手里的东西。她的脸部表情告诉严鹏,已经没有了敌意。一直指着他们的枪口也低垂下来。

那个头领示意跟她们走。

 

走在路上,严鹏低声问问老杨。老杨告诉严鹏,他对那个女民兵头头说,这些人是一支侦察小分队,回到国内去补充物资的,这些带回来的药品就送给她们了。老杨还说,她并没有全信,所以还是要带我们回到指挥部去核对。老杨又说:“这个姑娘只能勉强听懂客家话,也说不了几句。现在她要去找一个会汉话的通译来。”严鹏说:“那怎么办?不是马上就露馅了?“老杨苦心说:”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只好随机应变了。“

他们一路商量着对策……

 

女民兵们把他们领进一个竹林掩映的寨子。

没有看见几间屋子,也没有看见几个人。只有一间竹楼下有几个孩子在戏耍,竹楼下面的矮凳上,坐着几位老婆婆。叫年轻人们吃惊的是,在那些老婆婆的身边赫然放着几支冲锋枪!

跟着那姑娘走进竹楼。

姑娘示意他们坐下,又叫人取来几只一间割开的椰子,请他们喝椰子汁。竹桌子上还有新鲜的水果,姑娘用很生硬的中国话说:“你们吃。“

然后又用客家话告诉老杨,先休息一下,她已经派人找通译去了。

这伙人早就饿了,便老实不客气地大吃起来。

 

天已经黑了,通译却还没有来。大家开始焦躁起来,不停有人站起来走动。那个姑娘一直陪在竹楼里,她没有多说话,一直在看一份越语版的报纸。严鹏心里烦躁,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中越对照版的《毛主席语录》,打算消磨时间。

这是严鹏专门在南宁买的,他想用来学越语。他已经可以勉强看懂一些,可是不会说,也听不懂。拿出语录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一本红卫兵证也带了出来,正好掉到那姑娘脚边,她弯腰去捡的那一瞬间,严鹏脸都绿了。心想:这回要完蛋!翻开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红卫兵。

姑娘果然打开了严鹏的红卫兵证,然后生硬的问:“你的证件?“

严鹏只好苦着脸点点头。

她对着照片看看,又看看严鹏的脸,笑起来,说:“你还很小。“

她居然也没有说其他话!又把红卫兵证还给了严鹏。

严鹏突然明白,她看不懂中文!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证件。

姑娘却对严鹏手上的那本中越对照版的语录却产生了浓厚地兴趣,用生硬的汉语对严鹏说:“请给我看看。“

严鹏把“语录“递给她。

姑娘很认真地看了几页,笑着对严鹏说:“送给我好吗?“

严鹏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答应:“当然可以。中越人民战友加兄弟!这本《毛主席语录》是中越文对照版本。“

严鹏比比划划的努力解释着。

姑娘非常开心地笑着,拿着那本语录爱不释手。她似乎很感动,很想找一样什么回赠给严鹏,一直在身上找来找去。严鹏笑着摇摇头表示不需要她的礼物。

姑娘想了一阵,走过来在严鹏额头上吻了一下。

她突如其来地举动,叫严鹏措手不及,脸都红了。那姑娘却一点不在意,随后走到门口用越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门口的两个站岗的女民兵便离开了。

她又回进来用勉强的客家话对老杨说了几句,自己也走上竹楼了。

 

等她离开以后,老杨告诉严鹏。这个姑娘说,我们随时可以离开了。她们没有找到通译,本来打算天亮通知上级的,现在已经相信我们了。因为特务的身上不可能带着毛主席语录!不过她劝我们就在这竹楼里休息一夜,夜里走山路不安全,最好等到天亮以后。

还说有事可以到楼上去找她,这就是她的家。

严鹏和老杨商量了一下,决定听那姑娘的,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夜了。大家累了一天,马上横七竖八地躺在竹楼的地板上很快就睡着了。

 

严鹏朦朦胧胧地似乎觉得烟霞来了,就坐着自己身边,在用手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

他突然惊醒了。睁开眼睛才发现,身边真的有个女孩子在摸自己的脸。严鹏睡意全赶跑了,赶紧坐起来,揉揉眼睛,看清楚了身旁竟然是那个越南姑娘!

她看见严鹏醒了,一点也不慌张,一把抓住严鹏的手,把他拉起来,用另外一只手,指指地上那些沉睡的小伙子们。

姑娘拉着严鹏到了竹楼外面。

外面的月亮很好,照进竹林却有一种幽冷的感觉。

严鹏突然想到昨天的月亮。那是在祖国看到的月亮,也是这样圆。在自己身边也有一个女孩子,那是个叫张烟霞的中国姑娘,她刚才还在严鹏的睡梦里。

那姑娘似乎想依靠进严鹏的怀抱,他却很坚决地推开了姑娘。

严鹏开始不停地解释,说了很多话,也不管她是不是可以听懂。不过,从姑娘脸上的表情,严鹏想她已经明白了。

再以后,他们一直坐在竹楼下面,静静地看着天上那轮明月。

严鹏说着自己的张烟霞,姑娘说着她自己的故事。一个用汉语,一个用越语,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可谁的心里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

 

第二天一早,中国小伙子们重新上路了。

没有看见那个越南姑娘来送行,可竹楼上的一间窗户却推开了……

他们走了。

严鹏只是回头朝着那扇开着的窗户望了一眼。

严鹏知道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越南女孩子,就站在窗户背后……

 

那时候,越南很苦。

连绵不断地战争,从日本人打到法国人,又从法国人打到美国人!打了几代人,打了上百年!整个民族几乎把所有成年的男人都打光了。战争给整个越南民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创伤。

那些男人们伤了、残了、死了。女人们找不到男人,不是守寡,就是找不到人嫁。于是,她们变得很开放,甚至有点急不可耐地放荡起来。她们需要爱,需要性,需要生育。为了自己情感的释放,更加为了自己民族不会灭亡。

北越政府鼓励女人用任何一种方式和手段去生育孩子。这就是战争!朝鲜是这样,越南也是这样。残酷的战争剥夺了太多人的生命,而那些被战争践踏的民族,却还是那样顽强地生存下去。

 

笔者不知道熟悉的朋友里,有多少人真正懂得战争?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参加过战争?恐怕大多数朋友只是从银幕和电视机里,才看到过那些人造的战争场面。

笔者谈不上参加过战争,却是实实在在地曾经走进了战争,看见过战争给人类留下的创伤。现在再回想起来,更加觉得和平与安宁生活的可贵。战争与动荡,给人类留下太多带血的回忆。今天一切都已成为往事,可以生活到今天的人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这一切?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难忘的竹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