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

发表日期:2011-05-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

广西全称广西壮族自治区,简称“桂”。西南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边界线长约1020公里。广西有着发育完美的热带岩溶地貌。它们平地拔起,气势超群,造形奇特。形态最典型、风景最秀美的是桂林、阳朔一带的石灰岩峰林,曾被明代旅行家徐霞客誉为“碧莲玉笋世界”。

广西还有“无山不洞,无洞不奇”之称。据统计广西溶洞约有10万个。在瑰丽多姿的溶洞里,石乳、石笋、石幔、石柱、石花、石莲、石林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广西河流众多,清澈娟秀,在地域上多与奇峰相配,形成一派山环水绕,山水相依的秀丽景色。除举世闻名的漓江外,景色优美的还有融水的贝江、资源的资江、宜州的下枧河、大新的黑水河、崇左的左江、宁明的明江等。

说起来广西真的是个非常美丽的旅游胜地,可这样复杂的地形地貌,当年恰恰成为是一群年轻的冒险家一道难以逾越障碍,却又是掩护他们踪迹的屏障

广西的山山水水与越南的山山水水真是一衣带水,一脉相连。如果你站在高处去眺望广西与越南交界的地方,你一定会发现,那里的山,峰峰相连;那里的水,条条连贯。甚至连国境线两边的边民们,都在讲着相通的语言,穿着难以分辨的服装。当7个年轻人穿着军装混入群山峻岭后,是很难轻易被发现的。

 

他们从距离友谊关向西大约40公里的位置上走进了人迹罕至的原始大森林。为了不在森林里迷路,老杨曾经独自提前去摸过情况,而且找好了一个小牧童。小牧童答应将他们通过一条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小道送过去。

老杨开玩笑说:“不会是一条中越之间的‘胡志明小道’吧?“

严鹏取笑他说:“就是真有这样一条‘胡志明小道’,也准是像你这号的走私分子建立的。”

严鹏当时说的只是句笑话,以后却被事实验证了。

 

在这场援越抗美战争结束以后不久,1979年的2月开始,中越之间爆发了长达近十年的边界冲突与战争。这场战争使得两国上历史悠久的边贸交往受到十分严重地影响,让中越边界的走私变得十分猖獗,走私分子在中越边界的广西段与云南段分别建立起长时间的秘密通道。

 

另外关于“胡志明小道”可能现在很多人也不知道了,这里做个简单叙述。

“胡志明小道”是越、老边界和越南、柬埔寨边界崇山密林中的一条运输线。195955日,根据抗美斗争的需要,越南中央军委决定正式开辟一条向南方运输的道路,这就是被美国人称之为“胡志明小道”的一条秘密补给线。越南南方称之为“中央走廊”,是支援南方的“战略路”。干部南下、北上,北方及外界支援越南南方的军火、物资都通过这条小道,依靠人背、肩扛、牛车拉、自行车载等方式送到战火纷飞的南方。它可以说是越南南北方之间的一条“大动脉”,是一条炸不断的“生命线”。

到越战结束时,胡志明部队通过“特殊通道”向南方输送了多达100万的游击队员。不过,“胡志明小道”的损失也是很大的。其中,美国空军在“突击队猎杀战役”4次行动中,总共炸毁或炸坏4.6万辆卡车。为此,胡志明部队不得不每年从中国或苏联进口4500辆到8000辆卡车。

当年红卫兵一批批奔向越南战场,主要就是希望通过“胡志明小道”,到南方去参加游击队。也的确有极少数人达到了这个目的。

 

严鹏他们跟着老杨从凭祥城外的山里朝友谊关方向移动,很快在一个山洼里看见一群水牛,有个男孩子骑在一头大水牛背上。。看见他们牧童从水牛背上跳下来,然后将牛拴在大树上。嘴里对老杨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老杨说,这是流行在广西、广东、福建以及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地区的客家话,这种话早就成为当地主要的语言交流工具。

 

小牧童说完就朝前走,严鹏紧跟上去,然后是其他人,最后一个是老杨。

这样的排列顺序,是大家反复商量后约定好的。深山密林中非常容易走失,老杨是唯一走过这条线路,又会客家话的人,让他押尾既是可以担任收容工作,同时也因为严鹏有点不放心。他毕竟和严鹏他们不一样,他是为了结伴穿越国境线安全系数大一些,是去做走私生意的,并不是为了去那边参战。万一他和向导还没有到国境线就把其他人甩了,岂不是白费力气?严鹏紧跟小牧童打头阵,是因为严鹏已经有了曾经在兵团的阅历和生活经验,“盯人”也算是他的强项了。

小牧童带着大家一直朝深谷走去。脚下的小路,真是一条很形象的“羊肠小径”。路边高高低低的灌木丛纵横交错,横七竖八的覆盖着,又有许多浓密的杂草掩饰,路面几乎完全看不见。没有人带着你,你一定不敢冒冒失失踏上去。耳部巨大的轰鸣声,告诉他们这是一条山涧旁边的小路,水声如此巨大,说明这里水深浪急,要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不是玩的。

 

走着走着,头顶上逐渐暗下来,显然已经进了大山的深处。忽然,水声更加响亮了,路似乎到了尽头,迎面一座山崖竖立在那里,山崖上一道白练临空跌落,击在下面水潭里浪花飞溅。那潭水深不见底,潭边上怪石林立。

小牧童止住脚步,手指着潭边上的石块,又指指他们的挎包和水壶,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严鹏从他的手势里弄明白了,他是叫大家稍事休息,等着后面的人赶上来。

几个在潭边坐下休息,吃上几口准备好的干粮,喝几口水。等走在最后一个的老杨到了,小牧童又和他叽叽咕咕说开了客家话。

然后,老杨对大家说:“下面的路更加难走了,大家把带着的各种工具拿出来吧,我们要爬栈道了。”

 

这是一条开凿在山壁上的栈道,真的很险要。

一起去过天门山的朋友一定记得那条鬼谷栈道。假如那条鬼谷栈道没有旁边的栏杆扶手会怎么样?严鹏当年走的就是那样一条没有扶手的鬼谷栈道!

栈道在半山坡穿入一个溶洞,然后就是在狭窄的溶洞里攀爬。也不知爬了多远。终于看见上方有了亮光,那里是溶洞的出口。谁也没有想到,要攀上洞口必须通过一条藤编的索梯!索梯在半空悬挂着,不停晃荡着。

这些胆子大得出奇的红卫兵小将居然通过索梯爬上了山顶!

眼前豁然开朗,脚下层峦叠翠、群山起舞,好壮丽的一派景色!

 

小牧童擦擦汗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块石碑。那里就是中越两国国境线上的界碑。

界碑是花岗岩镌刻的,朝向北方的一面刻着“中国”,另一面是越南文字的“越南”。沿着东西走向看去,一块块相距不远的界碑,连接成一条弯弯曲曲的线。这就是中越国境线。那个时候的中越国境线,没有哨兵也没有铁丝网,只有这些花岗岩打造的界碑。

小牧童朝大家挥挥手,然后掉头向中国方向走了。

剩下七个人,在界碑前站成一排,面对祖国行着标准的军礼。

 

他们久久地笔挺地保持着行军礼的姿态站在那里……

接着一起转过身去,朝着对面跨出去。这一步跨如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