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离别

发表日期:2011-05-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离别  
 第二天就要实施行动了。 
 那天严鹏很晚都没有休息。 
 先是严鹏他们四个在一起,吴霞林、刘兆烩,还有张烟霞。直到今天严鹏才把要他们一起来广西的真实目的,告诉吴霞林和刘兆烩。吴霞林很生气,一直骂严鹏不够兄弟。刘兆烩却表现的很伤感,似乎叫人真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反而是烟霞表现得那样平静,平静得好像严鹏即将要开始的行动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吴霞林骂过严鹏,又开始责怪烟霞。怪她既然不能阻止严鹏,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反而帮严鹏隐瞒了这么久。 
 张烟霞却一言不发,只是淡淡地苦笑。 
 刘兆烩搂住她脖子很忧伤地问:“他要走了,你真舍得?” 
 烟霞说:“他有自己的理想,我又有什么权力去阻止?你问的好奇怪。他是我什么人?我有什么舍得与舍不得?” 
 刘兆烩反过来质问严鹏:“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你真这样冷酷吗?” 
 吴霞林大声地质问严鹏:“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严鹏觉得自己很狼狈。 
 真的。严鹏虽然一直都在暗恋这个美丽的湖南姑娘,可这么多日子相处了,严鹏其实并没有对她很明确地表白。或许因为那时候还小,也或者因为是那个年代。谁也没有捅开这层窗户纸。到现在这种时候,严鹏反而不知所措了。 
 刘兆烩像是看出了端倪。她走过来推了严鹏一把,说:“你不是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吗?去吧,现在你们两个到外面去,自己把该说的说说明白,也好让大家少一份牵挂。” 
 严鹏松了一口,心里感谢刘兆烩这个做“大姐”的给自己创造了一个表白的机会。他老老实实站起来,走过去对张烟霞说:“走吧,出去走走。” 
 张烟霞看了严鹏一眼,站起身,默默跟严鹏走出去。 
 他们住的是凭祥一所中学。夜已经很深,校园里很安静。只有轻轻的风,吹着树叶儿在发出“沙沙”声。月亮很圆,应该不是十五就是十六吧? 
 在广西、广东、福建一带,都有很多榕树。暴露在地面上盘根错节的榕树根,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走到一棵大榕树下,烟霞止住脚步,把半个身子靠在榕树那些如林的地上根的空隙里低着头,等严鹏说话。 
   
 “烟霞,我……”严鹏还是不知道应该去怎样表白。 
 烟霞慢慢地抬头看着严鹏,说:“还是我来说吧。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不想瞒着你,我也喜欢你。你要出境去打仗,想当英雄。我不会拦着你,会等着你凯旋归来。可有一点今天必须和你说清楚。” 
 这会严鹏突然机灵起来,上去拉住她手,说:“什么事?你说。我都答应。” 
 烟霞甩开严鹏,白了一眼,说:“还没有说,你答应什么?” 
 “好,那你说吧。” 
 烟霞直视着严鹏说:“我知道,你老爸是个将军,你是个‘高干子弟’。我现在告诉你,以前告诉你我是是小市民出身是骗你的。我妈妈是小市民,可我的爸爸也是个将军,不过是当年国民党的将军!” 
   
 张烟霞这几句话简直如同晴天霹雳!严鹏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居然有个国民党将军的父亲? 
 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唯成分论”的时代,“血统论”的时代!严鹏一个共产党将军的儿子,要和一个国民党将军的女儿,谈情说爱!这个弯子实在太难了。 
 严鹏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更加不知道应该做个怎样的决定? 
 张烟霞这样的出身,使得她很早就成熟起来,她很明白对方听到这些会想什么。她从榕树的缝隙里走出来,走到严鹏的对面,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盯在严鹏的脸上,很平静地说了一番话: 
 “我不要你现在做决定,我会等待你的决定,等你从战场回来以后再回答我。现在,我只把你当作一个朋友。明天我会送你出征。可你要记住,在国内有个湖南姑娘在等你!她愿意永远做你的姐姐,更加愿意做你一生一世的爱人!究竟做什么,由你定!” 
 说完,烟霞从身上拿出一个绣花荷包,很好看。上面绣着是一对戏水鸳鸯,粉红色的底子,翠绿色的荷叶,粉嫩的荷花,还有一对并头交颈的彩色鸳鸯。 
 她把荷包递到严鹏手上说:“这是在夏石河畔买的,送给你带着上路吧。等我回到长沙,重新绣一个;不过,我亲手绣的绝不会不会送给弟弟的。” 
 说完,她笑了。严鹏却从她看似灿烂的笑容里,找到一丝忧伤。 
   
 第二天的清晨,很早,启明星还挂在天空,还是晨曦初露的时分,他们一行七人穿着征衣,悄悄地离开了这座学校。 
 严鹏看见一对男女站在教室的门前。那是默默给他送行的吴霞林和刘兆烩。 
 那棵大榕树下,站在一位姑娘。她久久地舞动着手中那顶无沿军帽……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离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