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邂遘

发表日期:2011-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邂遘  
 严鹏独自搭上了去广西的列车,怀揣着一个年轻的英雄梦。 

46年前,文革开始的前一年,国际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中美之间展开了一场和抗日战争一样长的战争!一场发生在第三国的土地上与朝鲜战争很类似的中美战争,即1965年开始,至1973年,全面停战的抗美援越战争。

这是一场发生在中国文革期间的战争,又是一场中国历史上最漫长地援助他国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曾经有相当人数的红卫兵穿越了火线,亲临抗美援越的战场。他们不仅仅目睹、并且有人亲自参加了这场国际主义援助的战争,甚至有些红卫兵,把鲜血洒血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永远,永远地长眠在那片异乡的土地……

转倏46年过去了,似乎,这段历史早已被人们遗忘。然而,在这场战争中,仅中国政府向越南提供的军事装备和经济援助,其总值便超过了200亿美元。在这场战争里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有4200多人身负重伤,1400人阵亡并被安葬在越南的国土。

 

19615月,美国于在越南南方发动了由美国出枪、出钱、出顾问,南越出人的“特种战争”。到1963年底,这场越南人打越南人的战争以失败告终。

196485,美国借口它的军舰在北部湾越南沿海遭到北越海军的攻击,派出大批飞机开始轰炸越南北方,所谓“北部湾事件”,就此爆发。这是美国武装干涉的又一升级,19653月上旬,美国派遣海军陆战队3500名在岘港登陆,同时派出其地面部队进入南越参战,并加紧对越南北方的轰炸。从此,美国侵越战争演变为美军为主体、“南打北炸”为特点的全面战争。

美国军用飞机也不断侵入中国海南岛地区和云南、广西上空,投掷炸弹和发射导弹,打死打伤中国船员和解放军战士。中国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19654月,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等,受胡志明主席委托,率党政军代表团访问中国,要求中国扩大援助规模并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黎笋说,“严鹏们想请一些志愿军飞行人员、志愿军的战士……其他方面的必需人员,包括公路、桥梁方面的人员都在内。”中国党和政府满足了越方的要求。

48日举行的中越两党会谈中,中央副主席刘少奇代表中国方面明确表示:援助越南进行抗美斗争,“这是我们中国应尽的义务,中国党应尽的义务”;“我们的方针就是,凡是你们需要的,我们这里有的,我们要尽力援助你们”;“你们不请,我们不去。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哪一部分去。”这次会谈,中越双方签订了向越南派出中国支援部队的有关协议。

412,中央发出关于加强备战工作的指示,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在思想上和工作上准备应付最严重的局势,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尽一切可能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 

19656月至19738月,中国先后派出了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等部队,总计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余人,在越南北方执行防空、作战、筑路、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

 

当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在大串联中,有许许多多怀抱报效祖国、洒血沙场志向的红卫兵,穿越中越国境线,奔赴了烽火硝烟的战场。关于红卫兵赴越参战的小道消息,在红卫兵中不胫而走,激发了更多红卫兵前赴后继地前往中越国境线……

严鹏也怀着这样一个目的,登上了开往南宁的列车。他却不会想到,此行将给他留下终生难忘的回忆。

 

车厢里很空,没有什么人。严鹏穿着一身军装,胳膊上还戴着一个红卫兵的袖章,腰里系着一根军用皮带,身前斜挎着一个军用挎包,胸前还佩戴了一枚很大的毛主席纪念章。这是当初最流行、最时尚,恐怕也是最显赫的装束了。穿戴的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标志,是没有人敢来找麻烦的。当然,普通老百姓也不会愿意去搭理这种打扮的人。

严鹏坐在窗口,两眼望着窗外,想自己的心事,竟然直到车开了,才发现自己的身边,还有对面的位子居然还是空的。

车厢里其他地方早已经坐满了人,已经有人站在走道上。严鹏当然知道没有人敢坐过来的原因。那时候一个红卫兵站在公共汽车上,只要喊一声“不是红五类的站起来!”,保证所有人都很听话,不是红五类成分的一定会站起来,包括老人和抱孩子的妇女。那就是个畸形的社会形态。

严鹏只是下意识看了一眼周围,毫不在意地坐着那里等着列车开动。

直到听见身边有人问话……

 

“请问,这里有人吗?”

声音很清脆,蛮标准的普通话,隐约中略有一点湘音。

严鹏转过身来,看见站在三个年轻人:一个男孩,两个女孩。

问话的是站在前面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细高挑的身材,也穿着一身军装。另外一个女孩子短发,头顶上扣着一顶军帽,男孩子文质彬彬的戴着副近视眼镜。

严鹏打量着他们,不置可否地朝着身边努努嘴,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女孩子挺聪明,马上对伙伴使个眼色。

她身后的一对男女坐到了严鹏对面。那女孩子也在严鹏身旁坐下来,很得体地说了句“谢谢!”

严鹏忽然觉得有些尴尬起来,不知道自己应该继续保持高傲,冷若冰霜地面对她们?还是应该热情一点?严鹏侧转身,敷衍着嘀咕了一句。

“这座位本来就是空的。不用谢。”

看见严鹏终于开口了,那个长发女孩似乎很高兴,马上主动与他攀谈起来。

 

他们就这样的认识了。

女孩子叫张烟霞,就是这个女孩子,这个与严鹏无意邂遘在列车上的湖南妹子,成为严鹏生命中的初恋情人。

在后来的岁月中,严鹏为她写过各种各样的文字。她是不是长得真是很美,已经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青年时代的严鹏心里,她必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从此以后,张烟霞美丽的形象,深深地刻在严鹏的心里。

在严鹏永不磨灭的记忆里:她长着一张鹅蛋型的脸,很大的眼睛,挺高的鼻梁,笑起来很甜。大约身高163公分吧?是个体态婀娜的女孩子。

 

当她那对同伴依偎在一起鬓角厮磨的时候,严鹏和张烟霞渐渐熟悉起来……

严鹏从谈话里知道,他们都是长沙的中学生,趁着“大串联”最后的机会,决定了这次漫无目的的出行。

这个漂亮的湖南女孩子一下子就迷住了严鹏。连名字都那样的美,充满画意——烟霞。她比严鹏大了几个月,可在严鹏心里,她永远只是个妹妹

严鹏动了心机,极力说服他们同行。

 

一路上,数日地朝夕相处,使得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为了不和她分开,严鹏甚至不得不放弃坐车,和他们一起步行。

列车开了大半日就开始检票了,三个长沙青年被赶下车。

 

千万不要以为文化革命时期的混乱,真到了彻底的无政府主义,更加不要以为笔者在为文化大革命歌功颂德。其实在当初严重的无序中,却还是有着许多有序地管理。“大串联不要车票”的说法是不确切和不完整的。如果真是如此,岂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出行?准确地说法,应该是“革命师生可以免费领取乘车证”而已。如果没有乘车证,一样寸步难行!

 

他们三个都没有乘车证。

不愿意离开烟霞的严鹏,也只好跟着下车了。

那是个小站,四个人站在月台上有点束手无策。三个湖南籍青年人的目光投向严鹏。

严鹏知道他们心存感激。因为他本可以还在车上坐着,继续自己的南下之行。他却选择了同甘共苦,那个叫吴霞林的男孩子,还有那个叫刘兆烩的女孩子都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严鹏所有一切都因为他们的伙伴——张烟霞。

严鹏拿出挎包里的地图。这也是他们这类人的一种生存技,可能因为受到父辈军人出身的影响,在他们有计划地外出时,都会做一些必要地准备。像严鹏的挎包里不仅有一份完整地,包括各省市的地图,另外,还有一只指北针,一把军用折刀,这些都是野外生存必不可少的工具。

严鹏摊开地图,很快就搞清楚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又进车站里面了解到,今天是不会再有客车在这里停留了。他们必须走到前方的大站去。那里是桂林,还有20多公里。走到那里天也黑了,可必须走到桂林去!因为这个山沟里的小站附近,没有可以住宿的地方,最近的乡镇也有近百里!走,到桂林去,是现在唯一的选择。

 

四个年轻人,两男两女,都是城市长大的孩子。一路的狼狈可想而知。

恰恰只有严鹏在兵团受过训练和锻炼,对付20公里山路还是不成问题。走了没有多久,四个人的行囊都到了严鹏一个人身上。走到桂林,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在路边吃了碗桂林米线,打听到附近一个学校,四个年轻人翻过围墙,在学校呆了半夜。

第二天,严鹏利用随身所带的首都红卫兵证和原来的中学生证,搞到了新的乘车证。他又拿到车站去换到三张去南宁的乘车证。

终于可以顺顺当当地乘车去南宁了。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邂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