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南下

发表日期:2011-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南下  
 这个阶段,还沉浸在大串联热情的师生们,除去外地多数选择到北京去接收毛主席检阅,北京的红卫兵和学生们纷纷开始选择往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跑。美其名的“革命大串联”,逐步演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游山玩水。外地的,抱着见到毛主席地渴望,同时还希望看看首都、看看天安门的。北京的,一开始想去参观毛主席诞生的地方、革命圣地延安、井冈山等红色圣地,再往后就干脆哪里好玩往哪里去了。选择最多的,自然还是上海、广州等著名的大城市,或者名胜古迹多的地方。参与者也不再是单纯的红卫兵。 
 全国各地都在中央要求下成立了“红卫兵接待站”,也有的地方叫“外地红卫兵联络处”,统一负责接待串联学生。多数学校还没有复课,接待站一般设置在个大中学的校园内,也有些设置在社会上闲置房屋。 
 接待站不仅要接待安排大批的学生吃饭,还要安置他们住宿。天气暖的时候还好安排,到了秋冬还要增加被褥,给那些没有带御寒衣物的学生们免费发放冬衣。 
 在当时,全国的各行各业已经很不正常,生产处于停顿和半停顿状态,国民经济收入明显下滑。可是政府还要拿出大批的资金和物资,来保障串联学生的衣食住行。 
 现在回想也真是很不易的事。 
 当时老百姓吃饭穿衣还在使用粮票、布票、棉花票。国家穷,老百姓更加穷。连吃饭都成问题,谁还敢想别的?别人没有粮票寸步难行,红卫兵没有粮票却在为他们办的食堂里随便吃。城里的公共汽车不管到哪里,都可以随便乘坐,还不用买票!爱到哪儿就到哪儿。 
    “文化大革命”一开场就让学生“周游列国”, 火车成了“红卫兵专列”,一分钱不化就可以跑遍全中国。这样的“大串联”肯定是“风起云涌”“此起彼伏”了。红卫兵还是特权者,所到之处可以“横冲直撞”,他们“炮轰”、“火烧”、“揪斗”、“游街”,从“为所欲为”到“无法无天”。 
     红卫兵依旧是大串联时的“天之骄子”。 
 还有一种情况很惊人,在那种特定的条件下,社会的严重无政府主义的状态中,却又存在着一定范围与一定程度上的有序。真是应了当时流行的一种说法“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只要看看下面这些文物般的物品,就会承认这个观点了。 
 这些介绍信、证明、乘车证、代粮卷,都是当初流行的,可以算一种代货币吧。实际上像乘车证、住宿证、代粮卷都是某种性质的有价证券。串联学生可以凭借自己的学生证、红卫兵证,还有介绍信,在接待站获得住宿、吃饭以及乘车的凭证。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青年学生的盲目性,同时,也限制了社会其他人员,参与这种免费大旅游。到后期,各个接待站在发放住宿证,代粮卷的时候,开始限定时日,乘车证不仅有时效性,而且连领取的方向也做了限制。只能领取返程的乘车证,不会给其他地方的乘车证。还在领取使用的证件上加盖图章,说明已经领取了返程车票。这样可以限制领取的张数。 
 这些措施,在当时无序状态下的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至少事实上,加入到这支串联队伍中的其他人员的确寥寥无几,像严鹏的情况实在是很少的。这也是因为他既是刚刚离开北京不久的中学生,又是“革军”出身,种种机缘巧合,才使得严鹏成为串联大军的一员。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心还想继续游山玩水的红卫兵,面对这种种管理措施,想出了自己的对策。其中最为简单而又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换票”。 
 可以在接待站,特别在火车站,看到成千上万手中拿着乘车证要求交换的红卫兵们,有点像现在火车站广场的票贩子。他们拿着一张,甚至是几张乘车证交换。换到自己需要的那张乘车证,有时候甚至要通过多次周折。这种“换票”,并不是完全对等的“一对一”。也会分成一般地区、紧俏地区等。一张紧俏地区的乘车证,甚至可以换到几张其它地区乘车证。发展到后来,还可以贴现,或者完全兑成现金。 
 估计如今那些倒票的“黄牛”,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有时候,想起来觉得很有意思,应了这样一句话,“需要就是市场”。 
   
 严鹏他们三个没有搞到乘车证。很简单的理由,北京的学生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拿到去外地的乘车证。他们商量的结果是去丰台车站扒货车。 
 这也是大串联时期一种代步手段。有许多乘不上客车的红卫兵会去扒货车。到以后还有徒步串联,不少红卫兵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路,翻越雪山、走过草地,步行两万五千里,硬是从江西瑞金走到陕北延安去! 
   
 他们顺利扒上一辆发往郑州的煤车离开了北京。 
 那时候,铁路运输很不正常,走走停停大约走了一天一夜,才开进郑州站。 
 他们的目的不是郑州,却还是找到当地接待站,美美地睡了一觉,又去食堂饱餐了一顿。好菜是没有了,可馒头管够,还有一大碗白菜炒肉片。 
 第二天,顺利换到了去武汉的乘车证,还贴回30元钱。 
   
 已经在夏天了。号称火炉的武汉热得可怕,连喘出的气都发烫。三个人勉强去了一次武汉大学,剩余时间就在汉阳、武昌、汉口三个镇上闲逛。武汉,这个具备南北城市共同特点的大都市,在当时的三个年轻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在武汉逗留了数日,却在确定下一站目的地的时候发生了分歧。海军大院的两个很明确,要到上海与杭州去。严鹏此刻却没有兴趣。他毕竟是江南人,又曾经在上海长大,他相信以后会有很多机会去江南。 
 严鹏的目的地究竟是哪里? 
   
 那个时候,国际上还有一件大事。 
 19656月至19738月,中国先后派出了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等部队,总计32万余人,在越南北方执行防空、作战、筑路、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 
 严鹏要穿越边界去越南,参加这场战争。 
 当时,有许多红卫兵,主要是北京的红卫兵,就这样走上了战场。他们每个人都做着同样的英雄梦,严鹏就是其中一员。 
 三个年轻人分手了。海军大院的两个,换到了去上海的乘车证。严鹏不仅得到去广西南宁的乘车证,还贴到了50元钱。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南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