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闯荡

发表日期:2011-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闯荡  
 母亲被造反派羁押后,二姐就成了严家的当家人。在严鹏三个姐姐中,最懂事、最理智、也最关爱几个弟弟的就是二姐。二姐从技校毕业后就在北京开关厂工作,工作表现非常出色,一直是先进工作者,以后担任了平谷分厂的领导工作。 
 二姐希望严鹏早一点回到建设兵团去。 
 那天,二姐和严鹏谈了很久。她很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文革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一切秩序都要恢复。兄弟姐妹中,四个都还是学生,闹出天大的事故都可以原谅。只有她和严鹏两个与其它兄弟姐妹不同,已经参加工作,参加工作了,就不一样了。算是有单位、有组织了,不能长期脱离组织。 
 二姐的这番话,严鹏当时是不能真正理解的,他心里很不愿意。严鹏的心变野了,一心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严鹏带着二姐给的路费,没有返回宁夏,而是开始了独自一人的千里大游逛。 
 严鹏的口袋里装着二姐给的200元钱。在当时这可是一大笔钱!严鹏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4元,二姐也只有30多。他们的老爸、老妈好歹算“高干”,一个月也就是一二百元工资。那时从北京到银川的特快火车硬座票不过24元。 
 严鹏带着这笔钱离开家,登上了西行的列车,却不是去宁夏。 
 那时,“串联”已经到了中后期。北京的学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复课闹革命”了。可外地的学生还在像潮水般涌向北京。这样一来,列车上就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所有开往北京的火车都是人满为患,而从北京开出去的却很空。 
 串联时,火车上的拥挤程度,是现在无法想象的,远远超过了时下的“春运”!车厢里所有的地方都是人,除去座位上至少坐着78个人以外,座位的靠背上、座位下面,小茶几上、行李架上、走道上,所有空隙都是人。甚至厕所也被捷足先登者霸占成为几个人的根据地。需要方便时,只好等列车停下来,从车窗里跳下去。然后随便找个什么地方了。女孩子们就更加困难了,尿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 
   
 严鹏去哪里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地。碰巧在车上认识了几个总后大院的孩子。他们打算去内蒙军区,好像是其中有个男孩子的哥哥在那里当兵?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年龄,又都是一样的出身,聊得挺投机。严鹏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当初的人很纯朴,尽管红卫兵大串联是免费的,可其他老百姓跟着参与很少,几乎没有人敢去冒这样的险。毕竟“红卫兵”还戴着个红袖章,还有一套“红卫兵”证件。虽然,搞个“红卫兵”证件是很容易的事情,就是你自己要成立个什么组织也不难。可一般人还是不敢如此地胆大妄为。 
 一行十几个年轻人在包头站下了车,打听到军区的所在地便闯了进去。 
 军区的首长对这些年轻人很热情,安排他们住在招待所里。当时军队已经开始逐步介入地方的文化革命。对这样的“红卫兵小将”都很热情,尤其知道了这些都是来自北京首长们的子弟,更加关心备至了。 
 这些半大不大的孩子,都是从小就淘气惯的,只安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开跑了停在大院里的一辆吉普车。 
   
 他们在军区食堂吃过晚饭,看见了大院里停放着一辆吉普车,车牌是北京总后的。几个男孩子提出:开着吉普车去兜风。一个负责接待的干事,向司机要来了钥匙,本来准备由他分别带大家坐一圈。年轻人们都说不用他开,他们都会开车。当时,大院长大的孩子中,会开车的很多。 
 十来个人一起挤进车里,七手八脚把车开起来。开初还算老实,在大院里开了几圈就算了。可回到房间里,几个嘀嘀咕咕商量了一个晚上,决定明天一大早把这部车偷偷开走,开着车子回北京去。 
 几个胆子小的女孩子没有参与,剩下78个男孩子,在第二天一早开走了这部吉普车。严鹏跟着他们坐在车上。车子被这群大孩子歪歪斜斜开开出了包头市区,又一直向东开去。他们的车技实在很差,居然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他们一点没有考虑过,油箱里的油够不够开到北京?也没有想过,从内蒙古到北京,中间要翻越八达岭进入北京。翻越这段山脉的难度有多大?像这种连“二把刀”都够不上的技术,肯定是做不到的。结果傍晚车子开到八达岭山坡上抛锚了。总算勉强把车子刹死在坡上,没有滑下山沟,把一车人都扔下去。 
 大家下车以后,到路边搬来几块大石头,把车轮塞起来,免得它自己会顺着山坡滑下去。至于,车子为什么会抛锚?是因为出了故障,还是没有汽油了?谁也没有去想过。接下来的问题是这78个人,下一步该怎么回北京? 
 大家经过一番争论,最后一致决定,走到南口火车站,从那里乘火车。一直到彻底天黑了,总算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走到了南口火车站。在那里一打听才知道,快车是没有了,现在去北京方向,只有子夜时分有一趟慢车,是到丰台的。不管怎么说,总算还有车。至少可以坐车回北京。 
 这伙年轻人回到丰台,已经是临晨时分。 
 下车时,严鹏才发现问题来了。他们都可以回家去,他该怎么办?难道也回家去?回去以后该怎么向二姐解释?能告诉她,去内蒙古玩了几天,又回来了?再说回去说了实话以后,又怎么办?是住几天回宁夏去吗?严鹏真的不甘心! 
 严鹏看看身边几个哥们试探着和他们商量,竟是与其中两个海军大院的男孩一拍即合:今夜跟他们回去,休整两天,然后一起南下。他们是“101中”高一的学生,也曾经是“西纠”成员。 
 记得那个时候,多数的高干子弟都集中在像101中学这样几个著名的附中。有人说,红卫兵的头头主要是大学的高干子弟,其实当初的所谓“老红卫兵”就是中学生。初期最“革命”,后期最“保守”的“红卫兵”也都集中在“清华附中”、“北师大附中”、“师大女附中”、“一0一中学”、“八一学校”这些地方。 
 大学那些“造反派领袖”,从来没有把这些自以为是的“八旗子弟”和“红色贵族”放在眼里。此刻的北京,也早已不是“老红卫兵”的天下。“联动”被“中央文革”和公安部宣布为反革命组织,主要人物已经被抓起来。这些曾经叫亲昵的叫着“江阿姨”的“革命小将”,如今成了江青一流的死对头。大学的“造反派领袖”却正在风光无限。此时的北京,是他们的天地。 
 于是,大批的中学生不顾中央文革“复课闹革命”的要求,继续杀向全国各地。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闯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