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一分为二”事件

发表日期:2011-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分为二”事件 
 随着关于真理讨论的激化,林业连的人们出现了严重地分歧,不同的看法和观点形成了不同的派别。大字报的口吻也越发激烈起来,唇枪舌剑充满火药味,而且渐渐有了侮辱和人身攻击的味道。甚至开始把这种情绪,带到了工作和生活中,情绪也变得越来越对立,摩擦和冲突时有发生。 
 在一次活学活用的讲座中,有人向全师的毛著学习标兵夏菊英,提出一个问题:“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以一分为二,那么,毛泽东思想是否也可以一分为二?” 
 这个问题在现在是不难回答的,笔者已经在前面做了回答。然而,在当时那个对毛泽东狂热崇拜的年代里,回答这种问题定然难上加难! 
 其实,提问者在当时提出这样的问题,很显然就是故意为难夏菊英,甚至可以看做是一种挑衅! 
 她当时却没有回过味来,只是意识地回答:“既然所有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毛泽东思想当然也不会例外。” 
 这个回答,现在看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而在当时,却有严重“政治错误”之嫌。 
 因为那时候的人们,只能将“一分为二”理解为:“好的”一面与“坏的”一面,或者说是“正确的”与“错误的”两个方面。 
   
 根据相关的资料,哲学领域关于“一分为二”科学地解释应该是:事物作为矛盾的统一体,都包含着相互矛盾、对立的两个方面。通常指应该全面地看待人或事物,既要看到积极方面,也看到消极方面。 
 在中国古代,这个观点往往用来指事物内部的可分性与矛盾性。在古代,不少思想家都提出、并且阐述过这个概念。 
 《黄帝内经·太素》撰注者,隋杨上善就提出了:“一分为二,谓天地也。”这样一个观点。非常明确,在他的观点中,一分为二丝毫不存在“好坏”的问题,而是天和地。北宋邵雍在解释《易传·系辞》中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时,曾用此语(见《皇极经世·观物外篇上》)。他也是将太极可以一分为二,理解为从一个混沌世界、即太极中,分出天与地。姑且不考虑世界是否真是这样形成的,至少他们并不认为,“一分为二”,就是“好与坏”。 
 南宋思想家朱熹,在说明“理一分殊”时,认为:“一分为二,节节如此,以至无穷,皆是一生两尔。”这个观点尽管有浓厚的唯心主义色彩,却也包含有朴素辩证法的因素。当然朱熹的“一分为二”,并没有超出一个分割为两个的思想,但同样不存在好坏、错对,这样两个方面的问题。 
 就马克思主义哲学而言:列宁在《谈谈辩证法问题》一文中说:“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1957年毛泽东在《党内团结的辩证方法》中明确指出:“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498页)以后又多次加以论述和应用,并肯定:“一分为二”是列宁在《哲学笔记》中提出来的。于是“一分为二”逐渐广为流传。 
 唯物辩证法所说的“一分为二”,是指一切事物、现象、过程,都可分为两个互相对立和互相统一的部分。就整个物质世界的发展过程来讲,“一分为二”是普遍的。但不能作机械的理解,应该看到事物可分性的内容、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正确地认识和把握“一分为二”,就既要看到矛盾双方的对立和排斥,也要看到双方的联系和统一,以及在一定条件下地相互转化。从这个意义上,“一分为二”也可以看作对立统一规律地通俗表达。 
 具体到毛泽东思想是否可以一分为二?应该这样去理解:作为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一代中国老革命家,所创造的思想体系,是存在自身矛盾性的。在其中,必定包含着大部正确的、科学的、符合中国国情的革命指导思想与理论,是可以用来指导中国革命的。同时,由于时代性地限制,其中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不足。是应该在中国革命地过程中,去不断完善与补充的。 
 这就是对毛泽东思想一分为二地分析与认知。当然,这样的认知当时是不可能得出的,大部分人也不敢这样明确地提出。但是,却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上面的事情发生以后,立刻有人贴出大字报质问夏菊英,为什么说毛泽东思想可以一分为二?他们的理由也很有依据,林彪就曾经这样说:“毛泽东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么,这样的“金科玉律”怎么会有错?在那些几乎就是文盲的老职工们看来:“毛泽东思想可以一分为二”,与“毛泽东思想有好有坏”;这两句话所表达的是完全相同的概念。 
 一时间,大字报铺天盖地。已经不仅仅是林业连内部的辩论,其他连队,甚至其他团,都有人来送大字报。林业连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了。所有与夏菊英关系比较好的知青都紧张起来。 
 于是,他们中有识之士们,开始用大字报回应这种指责:有的替夏菊英解释,说她的本意不是这样;有的为她辩解,从理论上分析这个观点是否存在错误? 
 其中旗帜鲜明,最具有挑战性的一派直接坦陈:“毛泽东思想不仅可以一分为二,也应该一分为二”。持有这种观点的代表性人物,就是四连的北京知青刘健。他的一份大字报条理清晰,立意鲜明的提出了:毛泽东思想,作为一种思想体系是可以一分为二的。 
 严鹏看了他送来的这份大字报,去主动找他请教、探讨这个问题。他们就这样相识了,而且发展成为莫逆之交。 
 然而,刘健却因为这样的观点,很快因为“反革命言论”的“罪行”被“专政”了。他被关押在师部的“群专队”里,一关就是一、两年!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他的出身不好,平日常有些奇谈怪论被人一一揭发出来。 
   
 严鹏在这场辩论后期,也发表过自己看法。不过,他当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加上他的红色出身;当这场辩论演变成为一次对“反动思想”镇压的时候,他总算幸免于难。 
 做为事件的当事人夏菊英,被迫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痛哭流涕地表示要痛改前非。最后没有被“专政”,而是撤销了师里“毛著”学习标兵的称号。 
   
 刘健被捕以后,严鹏曾经去师部“群专队”看过他几次。  
 “群专队”的全称是“群众专政队”。这是当时专政机关瘫痪以后,各地,各单位成立的一种组织,算是那个时代的执法机构,成员是造反派遴选出来的。关押所谓有现行反动行为,或者死不改悔的“地富反坏右、军警宪特资”,十类专政对象。因为这些人又被统称为“牛鬼蛇神”,所以关押的地方就叫人们称作“牛棚”。地,地主;富,富农;反,反革命,包括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坏,坏分子;右,右派。这是“文革”初期镇压管制的对象,俗称“黑五类”。以后又增加了五类:军,反动军官,即国民党旧军官,(包括起义人员);警,旧警察;宪,国民党宪兵;资,资本家。这十类人员并称“黑十类”,就是所谓无产阶级人民民主专政的对象,也就是人们所指的阶级敌人。另外还有一类人,也被列入了敌人的范畴,那就是“走资本主义当权派”,也就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老干部。当时“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就是刘少奇和邓小平。 
 严鹏的母亲和父亲,都曾经被关进这种“牛棚”,长达几年的时间! 
   
 笔者还原的是尽可能真实的历史,也许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是完全无法理解,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人们已经无法去想象,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人,是怎样地被扭曲?又是怎样地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在那场浩劫中,许多人甚至可能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做错了一件事,最终葬送性命! 
 再举一个例子吧。 
 兵团大约在6869年,开始组建武装连、武装排。某连队一个刚刚领到枪的战士,一时兴奋在宿舍里举着枪练习瞄准。就在他枪口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张报纸,而那张报纸上恰恰有一幅毛主席的像!……结果被人举报揭发。这个小战士立刻被捕,很快就被判决死刑! 
   
 可怕吗?是不是不可思议?可这就是那段被颠倒的历史!人命如草芥!人人自危,谁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人举报自己,曾经在梦话里喊出了反动口号! 
 如今这段历史终于被掀过去,成为一段留在这代人记忆中的噩梦。在今天,政治上的高度昌明,使民众有了真正民主的权力,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发表自己的看法与观点了。对有过文革经历的人,实在是件特别有感触与对比的大好事。遗憾的是,还是有些人,习惯了用文革的思维方式,来对待不同意见。可见肃清文革余毒的影响,依旧任重而道远!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一分为二”事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