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年风雨——发动

发表日期:2011-05-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发动

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决定》两个重要决议。根据《五一六通知》,5月28日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由陈伯达任组长、康生等任顾问,江青张春桥等任副组长,并规定“中央文革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

以后,中央文革小组逐步取代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实际指挥机构。

八届十一中全会后,“红卫兵”异军突起,充当了这场所谓“红色风暴”的急先锋。

所谓的“红卫兵运动”一开始,只是以北京各大学和中学的学生为主体,活动的范围仅限于校内,表现方式主要是大字报和大辩论。那个时候,“大字报、大辩论、大批判、大串连”四种形式就被称之为“四大”。

各大院校以及后期被卷入的各个中学,围绕所谓“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展开了异常激烈的讨论。最早参与的一批中学生中的干部子弟,于19665月下旬,开始在北京组建了“红卫兵”,并首先在首都的中学生中发起了“红卫兵运”。

此时的毛泽东,从他当时的政治需要考虑,认为青年学生是推动“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展的突击力量。196681日,毛泽东亲自写信给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的红卫兵,对他们的“造反”精神表示支持。

从此红卫兵运动迅速向全国推进。

1966818 ,毛泽东身穿绿军装,佩戴红卫兵袖章,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一处以这种方式,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再次表示了他对“红卫兵运动”的支持态度。

当时的天安门广场上,是一望无际的人群。在南到前门,以及东西两侧的长安街上到处都是人山人海。

 

其实“红卫兵”只是个通称,每个学校里都有几支或十几支不同名称的红卫兵组织。如:“全无敌”战斗队、“丛中笑”战斗队等。名称多来自毛泽东诗词或当地当时的重大事件的日期。

所谓的“红卫兵运动”,大致包括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和“资产阶级保皇派”;主要口号是“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以后,“红卫兵运动”以“破旧立新”的形式推向社会,行动手段也从大字报、大辩论等较文明的方式,发展到大批斗、“破四旧”、“抄家”甚至“戴高帽”“游街”等极端行为,更为严重的“打砸抢”行为也时有发生。

 

当年叱诧风云的人物早已年近古稀。比如像曾经在天安门城楼,将一枚红卫兵袖章,戴在毛主席胳膊上的宋斌斌,

1966731日,北京师大女附中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后来被称为“老红卫兵”。这基本就是最老资格的“红卫兵”组织了。

818,身为“北师大红卫兵”发起人的宋斌斌,在天安门城楼得到毛主席接见。她将自己胳膊上的红袖章带到了毛主席胳膊上。据说毛主席在询问了她的名字以后,还为她改名“要武”。

如今宋斌斌应该65岁左右了。

 

受到领袖的恩宠,这是一件在中国特别值得炫耀的事。不要说中国历史上那些被皇帝恩宠的文武大臣、宦官嫔妃,就是直到今天,中国人对领袖的那种带着盲目的狂热崇拜,还是表现的那样淋漓尽致!所以,当今天去回顾那段历史的时候,就不应该去一味地谴责,一个当时不过178岁的毛丫头。

看待历史,应该用客观的、历史的眼光,而不是用今天的观点去看待昨天的历史。无论是对“红卫兵”当年的“罪行”;还是对毛泽东晚年的错误,都应该客观公正。

谁也不能否认,在极左思潮的狂热推动下,在几近疯狂的“破四旧”运动中,的的确确出现了许多残酷,甚至极血腥的场面。

疯狂的青少年们,不仅将矛头对准所有与所谓“封资修”相关的东西,他们不顾党的宗教政策、文物保管法规,砸教堂、捣庙宇、挖坟墓、焚烧文化典籍、毁坏文物古迹。当时那种几近疯狂的行为,既是那样的幼稚、无知,却又充满巨大的破坏力。

几乎是一夜之间,大批学校图书馆里宝贵的藏书,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都听说过焚书坑儒,当年红卫兵的焚书,比起秦始皇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各种名著,像《红楼梦》《西游记》,以及其他世界名著都遭到焚烧。还有各种古迹、像石碑、遗址、以及庙宇等,纷纷遭到了“红卫兵”的冲击。像故宫、颐和园这样的名胜古迹,如果不是周恩来的极力保护,也必定难逃厄运。

 

在所谓破“四旧”过程中,由北京刮起的“抄家”“打人”风气,也迅速在全国蔓延开来。抄家的对象起初只是所谓“牛鬼蛇神”,即,已经定性的“地富反坏右”等身份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庭。以后,范围逐步扩大,冲击到了包括、名作家、名演员在内的上层民主人士和知名人士,最后甚至包括普通的工商业者和大中学教师,也都成为了“红卫兵运动”冲击的对象。

这种情况在全国都有发生,其实最严重的情况还是发生在北京。“抄家”在北京变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几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

 

严鹏的家当时在公主坟,那是一座很普通的居民楼里。

住在这座楼里的,既有像严鹏家这样的干部家庭,也有高级知识分子和海外归侨。当然,也有更加寻常普通的人家。严鹏们这个楼栋门里一共住了15户人家,先后被抄过家的就有8户。这是一个多可怕的数据?

像严鹏家和四楼另外一户干部家,都不止一次被单位不同的群众组织抄过。严鹏家的藏书,像《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聊斋》、《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林那》、《复活》等等……严鹏少年时经常阅读的书籍,都被造反派们席卷而去。

三楼有户高级知识分子家里,当时几乎被洗劫一空,连他家女孩子储蓄罐里的各种硬币,也没有逃过这场厄运。

在被抄的8户人家中,就有6户在抄家的同时,发生了打人的情况。严鹏的母亲虽然当时没有被打,被关进“牛棚”以后却挨过很多次毒打。

 

那时候红卫兵有一钟很典型的装束:头戴绿军帽、身着绿军装、腰间束一根武装带、左臂佩红袖标,右手握红宝书

不要以为什么人都可以这样着装,如果你不是红卫兵,借给你几个胆子,可能也不敢这样穿戴!因为这身装束本身就是一块红招牌,是一种享有特权的象征,是当时拥有生杀大权的,最高统治阶层的标志!何况,这套军装也绝对不会是哪家商店里买来的,一定是他家老子的东西。因为不仅是所谓“军干”,或者叫“革军”家庭出身者,家中有现成的军装,就是其他干部,(当时的出身叫“革干“)又有几个不是当兵的出身?

红卫兵从头到脚的装束都是正宗货,包括那条随时可能挥舞起来打人的武装带。他们依仗的是,老子们打江山的丰功伟绩。当然,还包括如今又是“当朝一品大员”!他们的确是一群新生的”八旗子弟“。

 

坦白说,严鹏也是属于这个阶层的一员。但是,并不等于严鹏在当初赞同他们的所作所为。为了这种分歧,严鹏经常和二弟发生口角。

严鹏有三个姐姐和两个弟弟。

大姐是个书呆子,又不在北京读书,从来就不关心这些“国家大事”。她是天津大学化工系的学生,大学里“热火朝天闹革命”的时候,她却跑回北京家中关起门读书。

二姐已经工作了,而且出嫁不久。她关心的是怎样搞好自己那个“爱的暖巢”?

三姐从小热衷政治,读高中时已经是党员,又在北航读书,对文革的态度非常积极。不过,她起码还不会拿着父母的地位在外面耀武扬威。她也没有什么时间在家里呆着,她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身了外面如火如荼的“大革命”。

三弟还小,比严鹏要小3岁,当年只有14岁。他刚刚上初中几乎什么也不懂,完全不可能去参与什么活动。

那时,严鹏家表现得最疯狂、最活跃的是二弟。他成了所谓的北京“老红卫兵”,后来还加入了“西城纠察队”。

每当他回到家里,用那种得意洋洋的口吻讲述着这些“高干子弟”,在外面的“丰功伟绩”时,总会遭到严鹏的讥讽。严鹏更加反对他,整天穿着一身军装,提着一根武装带,骑着个自行车,出去招摇过市。

作者:江南铁鹰

《十年风雨——发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