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母亲 四

发表日期:2008-12-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下面要写母亲的另外一个故事,也是一个与我们这些后代子女有关系的故事。想到母亲他们这一代人,也真的很不容易的。在残酷的战争年代,他们不仅时常要自己面对生死的选择,而且还必须去选择自己家人、子女的生死。
  我要写的是一个与我二姐有关的故事。
  

    当时的战争局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抗日战争已经在从相持阶段向反攻阶段过渡。日本鬼子失去了前几年那种猖狂。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八路军、新四军,以及抗日根据地越打越强壮。已经控制了中心城市和主要城镇以外的大片国土。盘踞在城镇的日本侵略者也改变了对付抗日军民的方法,不再像开始几年那样,动辍就是出动主力部队进行“大扫荡”,侍机寻找我主力决战。企图速战速决,彻底消灭抗日力量。在快转入反攻的那个阶段,鬼子已经不再做3个月消灭八路军、新四军这样的美梦了。他们把矛头指向了我军战斗力较差的后方机关、医院这样的单位。
  母亲因为待产二姐,已经被组织上调出战斗频繁的战斗部队,而在新四军的医院担任政委。就在二姐出世以后,还没有满月的一天……

    盘踞在离开军部医院200公里外的鬼子,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情报,知道了新四军医院的位置。突然出动了一个机械化大队的兵力,快速奔袭了军部医院……

    当军部医院接到报警的时候,已经被敌人包围了。
  形势是异常的严峻。新四军军部医院收留着全军700多伤病员,其中还有10多个旅团以上的高级指挥员。保卫医院的只有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剩下是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是没有战斗力的护士和医生。唯一所幸的是,医院是安置在一个3面环水的湾里,在江南这样的地方叫浜。这个地方叫莲花浜。江南地区的水网密布构成了很有利的屏障。奔袭的敌人并不知道这样的地形,没有携带渡水的设备。攻击也就不能四面展开,他们必须夺取通向莲花浜北面唯一的通道。
  母亲一面布置临时的防守阻击敌人,一面把情况电告新四军军部。母亲的怀里是刚刚出生18天的二姐。她异常冷静,指挥若定的下达着一道道的命令。
  
    “张连长,你马上带警卫连上去。守住浜北的通道!注意节省子弹,一定要争取守到天黑!”
  “王院长,请你马上安排医院工作人员组织伤病员转移!在浜西面的芦荡里有我们预先隐蔽好的几条渔船。请尽量先安排重伤员和几位旅团首长先走!”
  “马副院长,请马上把轻伤员组织成战斗小组,到我这里来报到。然后你随王院长一起走!这里的殿后交给我了。”
  马副院长摇摇头说:“还是你先走。你刚生了孩子……”
  “别和我争了!”母亲打断她,说:“你们都没有实战经验的。你们只是医生,替伤病员看病,要靠你们。指挥打仗要靠我!赶快去吧!大家放心,陈毅军长已经命令靠这里最近的3师和骑兵团赶来援救了。”

  当由轻伤员组成的战斗队赶来的时候,母亲已经把二姐用背带扎好在自己的胸前。她的前腰别着一支驳壳枪,背上插着把飘着红缨的大刀。站在她身后的是全副武装的警卫员小李和通讯员小崔。
  母亲看着面前这支不到100人的,由伤员组成的队伍,说:“同志们,警卫连正在前面拦击鬼子。王、马两位院长在组织伤病员从西南角的水上转移。一共只有18条小渔船,我们有近千人需要突围转移,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所以我要求你们93个人,从浜东南水最浅的地方替其他伤病员和老乡杀开一条血路!”
  “保证完成任务!”
  战士在响亮的回答。
  母亲却摇摇头,说:“同志们,不要保证。这个任务很难要大家保证的。鬼子来了一个大队,有上千人。他们发现莲花浜的特殊地形以后,一定会封锁浜子外围的陆路。院长他们是用船走的,可以避开被鬼子封锁的地方。我们却是要泅渡,只能登陆,所以一定会和敌人遭遇。我就是要大家在鬼子封锁线上撕开一个口子,掩护其他轻伤员冲出去!骑兵团也是从这个方向正在赶来接应。……”
 
    军部医院警卫连的战士顽强的利用地形的优势阻击了敌人的偷袭。
  恼羞成怒的小鬼子偷袭的目的没有得逞,已经改成了强攻。他们也很清楚,新四军已经今非昔比,如果久战不下,被新四军的主力及时赶到形成反包围,最后被消灭的将不在是新四军医院,而变成了自己的机械化大队!
  鬼子依仗着优势的武器装备,把炮弹像雹子般抛向警卫连的阵地,也抛向莲花浜。医院已经落下了炮弹,有一颗就落在母亲的身边,跟随在母亲身后的警卫员,几次要求她隐蔽都被拒绝了。母亲不时在焦急的看着那块怀表,间或抬头看着村口和突击队运动的方向。她在等待消息。

  终于,突击队派来的通讯员到了。他带来了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突击队成功的完成了母亲的战略部署,已经越过太清河,并在对岸建立了滩头阵地。大批量的伤病员可以从他们留下标记的地方泅渡太清河了。
  母亲立刻下达了泅渡的指令。一批批的伤病员,在医院工作人员和莲花浜乡亲的搀扶下,沿着突击队在太清河上留下的浅水标记。从起胸的河水中,强行渡过太清河。
  到傍晚时分,大部分的伤病员已经顺利的渡过河。母亲给还在阻击敌人的警卫连下达了,放弃阻击立刻撤下来准备一起渡河的命令。部队接着朦胧的夜色掩护撤下了阻击阵地,很快来到泅渡的位置与母亲带的殿后小分队汇合了。
  
    就在母亲安排大家准备全部强行渡河的时候,敌人已经尾追警卫连赶了上来,战斗再度打响。母亲立刻要求张连长带警卫连马上开始泅渡。
  “政委,你带队伍走,我来殿后!”
  母亲发火了。“服从命令,马上过河!”
  张连长无奈的向警卫连下达了渡河的命令。战士们纷纷跃身下河了。他们一边泅渡,一边回头看着莲花浜岸边。看见他们的政委带着7、8个战士正在依托河坝掩护他们渡河,而大股的鬼子正在四面八方的向这个方向涌来。
  战士们忍不住,大声喊起来:“政委,赶快下河!”
  ……
    母亲听见战士们的呼唤从河堤上回过头来,她看见最后一批战士接近了太清河的中央。敌人火力封锁已经不能构成太大的威胁了。再看看自己的身边,7、8条枪实在对三面像急风暴雨的火力攻击几乎毫无用处,相反却被密集火力压的抬不起头来。
  母亲对贴近自己的警卫员说,“马上通知大家撤出战斗,立即渡河。”
  小李接到命令,抱住自己的冲锋枪几个滚翻,躲避着枪林弹雨向离开最近的阻击点爬去。通讯员小崔从另一侧爬到母亲身边,说:“政委,马上要泅渡了。你的体质还没有恢复,把妞妞交给我吧。”
  母亲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的水性本来就不好,带者孩子恐怕真的很难游过太清河去。她犹豫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谁带者孩子都等于丧失了一半的战斗力,增加自己的危险性。
  “放心吧,政委。我是太湖上长大的水性好,妞妞不会成为我的负担的。”小崔明白母亲在犹豫什么,马上补充了一句。
  母亲下了决心,解下怀里的二姐,递给小崔。小崔把孩子扎到自己背上,开始匍匐着向河边移动。母亲在朦胧的夜色里,看见殿后小分队的战士们已经接到了自己的命令,纷纷在匍匐着朝河边运动。她自己也一个滚翻下了河堤。
  
    正在河水中的战士们看见自己的政委就要渡河了,立刻停止了前行,各个踏着水向岸上的敌人射击,吸引火力,转移着敌人的视线。对岸的机枪也用更加猛烈的密集射击这对岸的火力。
  就在母亲他们下河不久,敌人已经追到了河堤上,马上开始架起轻机枪朝正在渡河的新四军扫射着。接连2个战士倒在河里,鲜血在太清河上流淌,把河水染成了红色。
  
  母亲在齐肩的河水里,大声命令:“张连长,马上带你的人过河去!不要在河里停留!小分队的同志们潜水过河!”
  母亲看见大部份战士执行了她的命令,警卫连的战士已经接近了对岸。张连长却在反向朝自己游来。除去自己外还有两个战士没有执行这个命令,一个是自己身边的警卫员小李,另外一个是已经接近河心的小崔。
  母亲很清楚,小李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小崔显然是担心自己潜水一定会呛了孩子!而张连长则是要来接应自己。
  太清河面4个孤零零的影子,立刻成为河边敌人的众矢之的,所有的火力几乎都在向一个方向密集射击。一串串的子弹从母亲头边擦过,把河水不断的打起水花。形势变的越来越危急!
  母亲奋力踏着河水扬起头,再次的高声命令:
  “张连长,不要过来!小崔放弃孩子,立刻潜水!这是命令!”
 “危险!政委。”
  母亲侧后的警卫员听到耳边传来带着“啸”声的炮弹穿过,感觉到一颗迫击炮的炮弹正在落下来。他奋身越起把母亲连冲带按的压在河里,滑出了大约十来米。“轰”的一声巨响,一颗炮弹果然正好落在母亲刚才的位置。
  等母亲重新冒出水面,看见离开大约30米外,小崔把二姐举在自己的胸口,用自己的躯体掩护着在枪林弹雨中艰难的朝向对岸移动。
  “小崔,潜水!我命令你潜水!不要再去管孩子了!”
  母亲大声的喝令。
    身边的小李再次把她压向水里。

  一颗流弹从背后打中了小崔的心脏,鲜血在瞬间把河面染红。小崔在河中摇晃着身体朝下倒去,手里还是托举着孩子。他拼力喊出一句话。
  “来救妞妞……”
  张连长不顾一切的朝落水的孩子游去,身后十几个战士毫不犹豫的从水里站起来端枪向敌人射击,他们在用这个方法吸引敌人的注意,掩护自己的战友。
    母亲却在水里拼命推开警卫员,冲出水面。看见河面发生的一切,楞了一下……    刚才小崔站立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却看见孩子的襁褓在红色的河水里一浮一沉的漂!受了惊吓的孩子正在发出响亮的哭声。那“哇哇”的哭声竟可以压倒枪炮声在河面上回荡!
  河中所有还没有上岸的战士都立了起来,举枪朝敌人射击。他们知道这可能是唯一可以给孩子带来生机的办法——吸引敌人的火力,给连长创造救“妞妞”的机会!
  母亲流着泪大声命令着“不要站起来!赶快上岸卧倒!不要再管孩子了!”
  她明白,小崔再也不会站起来了。他已经为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自己的一个孩子付出了只有18岁的生命!他用18岁的生命为另外一个只有18天的生命流尽了最后一滴热血!她不能再眼看几十个“18岁”的生命,为自己一个18天的孩子牺牲!
  
    母亲也在河里直立起来,却用驳壳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颅,厉声高喝:“马上服从命令1否则我就开枪了!”
 警卫员小李突然从水里越起,扑飞了母亲手中的枪。
  靠近张连长和母亲这边较近的几个战士重新扑回来了。三个冲向张连长和孩子,两个扑向母亲。
  一个河浪打来,二姐被浪蜂高高的抛到了半空,接着又是第二个大浪正在大来,二姐已经在落下来,一旦被第二个河浪击中,就可能葬身河底。
  张连长扬身扑了出去伸出双臂,恰好临空接到了孩子。他和刚才小崔一样,把孩子托在自己的胸口,踏着水朝对岸走去。丝毫不去躲避不断擦身而过的枪弹。三个赶来援救的战士,在张连长身后也站了起来,他们的身体紧金的靠在一起,方向却对着莲花浜。端着枪不断射击。他们用身躯构成了一道掩体,阻挡射向孩子的子弹。
  扑到母亲身边的两个战士协助小李,把母亲接应到了对岸。张连长在战友的掩护下终于顺利的把二姐送上了河岸。当母亲从张连长的手中重新接过孩子的时候,她看着女儿的小脸,再也控制不住眼睛的泪水。
  “孩子,你的命是崔子婴叔叔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以后就叫子婴吧,但愿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一阵一阵的马蹄声响起,对面莲花浜的被侧突然重新响起激烈的枪炮声,接着是嘹亮的军号声。数百匹战马从母亲带的战士们身边擦过,扑进了太清河。马蹄飞溅起无数的美丽浪花。
  “哒哒滴哒,滴滴哒哒哒哒哒。”在振奋人心的军号后,是更加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冲啊!杀  !”
 
  母亲一顺手把孩子交给了身边一个护士,自己抽出背上的红缨大刀,大喊一声:“同志们,骑兵团和主力师赶来了。大家跟我杀回去,给崔子婴同志报仇!”
  母亲喊完,第一个重新跃进了太请河。身后是刚刚上岸的战士们。
  “杀鬼子,给崔子婴报仇!”

  偷袭新四军军部医院的鬼子机械化大队没有得逞,却在伤病员战士们的顽强抵抗和阻击后,被及时赶来的新四军主力一师和独立骑兵团彻底消灭了。
 

作者:江南铁鹰

《母亲 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