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五

发表日期:2008-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就在我们的国家开始酝酿这一次巨变的时刻,我的生活中也在悄然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首先是关于我的文学爱好。我从24岁正式开始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我以顽强的毅力,每天坐在工厂宿舍门外的走廊上坚持着写作。前面我已经写了,我是个重体力的炉前工。在强体力劳动状态中,每天都要工作8小时以上。疲劳一天的工友早已睡去,我不想打扰他们的休息,只好在走廊上圆着自己的文学梦。

    我创作的是一部以自己8年的知青生涯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最初题名《火红的青春》,以后,在四川人民出版社的建议下改名为《红柳滩》。三年里,我就在这样的创作条件下完成了一部28万字的长篇小说。并先后改稿3次,共计写下了100多万字。可惜由于年代久远,条件有限,我的手稿没有被全部保存下来。顺便提一句,严鹏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启用的笔名,一直用到我做了日常使用的常用名以后,才将笔名做了调整。到2002年上网开始正式启用了江南铁鹰这个笔名。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五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五

    四川人民出版社是非常重视这部作品的,编辑部不仅有人专门负责指导、帮助我修改文稿,而且专程来到我所在的工厂。他们的到来使得厂部有关领导也非常重视。按照当时的文学创作理念和指导思想,为我制定了修改的调子和框架。还由我点名抽调了4名工友,成立了一个创作小组。我们忙忙碌碌的按照要求完成了这部小说的第四次修改。

    可惜的是,这部作品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我不知道朋友们是否了解,那个时候的文学艺术创作是一个怎样的指导思想?记得有部浩然写的长篇小说《金光大道》,小说里的主人翁名字叫高大泉。以后人们就把那个时期的文学作品主角嘲弄的称为“高、大、全”。在所有的文艺作品中的主人翁都是英雄,都是高大完美的形象。它们不犯错误,他们没有缺点,他们也没有爱情。

    就在我唯心的修改完第四稿,并将书稿送到出版社以后不久,“四人帮”被粉碎了。所有的理念和思想方法都被又一次的颠覆!我接到了出版社的来信,他们非常诚恳的做出了致歉,告诉我按照现在的标准,这部书只能从出版计划中拿下来。在信的后面,他们提出了新的建议,一个字“改”!我要想出版必须再一次重新彻底修改!

    我拿到这封信差一点没有傻掉!三年的心血,上百万字,就这样变成了废纸一般。这个变故沉重打击了我的创作激情,我被迫就此搁笔。情绪也变得十分消沉……

     常言道:“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车间的女工宿舍发生了天然气爆炸。我们结婚以后,由于厂子里住房非常紧张,没有分配到住房。我和妻子都还是分别住在宿舍里,只是我们那些微薄的家产恰恰就是放在妻子的宿舍里,而那间宿舍正是爆炸的原点!

    那时我的妻子已经有了7个多月的身孕。可还是要上班。那个时代可不像现在,女孩子怀孕不到半年就开始休息下来,还是要正常上班的。她是泥芯工,有时候也要根据开炉需要上夜班。发生事故的那天,我和她都在上夜班。

    临晨3点左右,我们听见生活区方向发成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十分钟后,我们被告知车间女工宿舍发生了天然气爆炸!人们疯狂的奔出车间,我的妻子也和大家一起冲出去。我追上她,劝她不要跑,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我先去看看就可以了。妻子放慢了奔跑的脚步,我加速赶往现场。

    眼前的场面让我惊呆了,一幢7层的宿舍楼炸塌了半幢,满地都是瓦砾碎玻璃,还有的就是被消防队从里面扔出来的湿漉漉,还在冒烟的衣物。询问的结果就更加叫我目瞪口呆,爆炸就是发生在妻子住的那间宿舍!其中一个唯一留在房间里的女孩子大面积烧伤,已经被送进医院。这间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化成了灰烬!

    刚刚赶到的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晕倒,送进医院就流产了。更加出乎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妻子腹中竟是双胞胎!厂部的职工医院妇产科手忙脚乱的接生了第一个死胎以后,竟然告诉我还有一个!我是大悲之后又大喜,焦急的看着医生忙碌。一小时以后,医生抱出了第二个孩子。她兴奋的叫起来“这个是活的!”

    我大喜赶过去,在医生手里看着这个刚刚出世的婴儿。可她不会哭!医生将孩子倒提起来轻轻的拍了几下。“哇”的一声,孩子哭了。我喜出望外的抱着她,却什么衣物都没有。医生叫我赶回去拿,她却哪里知道,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化成灰烬。

    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师傅便急急忙忙赶去,等我和师傅一起拿着她早就给我的孩子准备好的衣物赶到医院,却又是一个垩讯!我再一次从大喜跌到大悲,这个早产儿仅仅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45分钟九年离开了我们!我顿时泪如雨下……

    这对夭折的孩子是女婴。闻讯赶来的工友们一面安慰我们,一面给两个孩子准备后事。我的师傅把早早准备的婴儿衣服给她们穿好。师兄还亲手去木模车间做了一口小棺材,师嫂还在里面垫了一床崭新的小被子。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们为我的孩子准备的,却没有想到竟做了丧服!几个工友陪着我将她们小姐妹葬在生活区后面的一片小竹林里。

    直到今天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个孩子的模样,很黑很浓的头发,大眼睛,小嘴,小鼻子、小耳朵,椭圆形的小脸蛋。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抱在怀里的样子……

    接连二三发生的巨变,沉重的打击了我。我一下子像是变了个人成天浑浑噩噩的打不起精神来。要知道那一年我不过只有27、8岁,现在算起来还是个大孩子。

    我和我们这个国家一样,在等待,等待着一次天翻地覆的巨变!

作者:江南铁鹰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