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三

发表日期:2008-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1976年的10月7日清晨。

    前一天是开炉的日子。那天还算顺利,下午正式点火,到次日清晨7点多就结束了。我们一群和煤黑子没啥区别的铸造工人,穿着分不清黑白的石棉工作服,人人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像下楼舞台卸妆明月洗干净的大花脸。一路嘻嘻哈哈的从车间走出来,穿过厂区,朝生活区走去。其它夜班的下班工人,也纷纷走出车间汇入人流。

    我们的长江起重机厂是一家相当规模的国营大厂,厂里有3万多职工。上下班的时候涌动在厂区和生活区之间的人流可谓蔚为壮观。这样多人走路,声音的嘈杂是可想而知了。

    当那天走到厂区与生活区的那道大门口时,不知道因为什么?我感觉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就安静下来。而且不是一般的安静,是一种令人发怵的静默。静得居然成百上千的人走路的脚步声都消失了。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在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路,像怕惊动了什么似的。

    突然,我明白了这种异乎寻常的静默原因。就在我们的脚下,走厂区的大门口我们走的路上,用浓重的笔墨,写着2米的大字。“打到‘四人帮’!”“打到王张江姚!”“王”就是当年在上海发迹的王洪文;“张”是张春桥;“江”是江青;“姚”就是姚文元。他们是当年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中央文革小组的主要成员,也是政治局委员。王洪文甚至是副主席的身份!他们就是以后被称做“四人帮”的。其实,最早是被人称为“上海帮”的。因为在这四个人中,除去江青以外,其它三个都来自上海。就是江青也很喜欢标榜自己是上海人。他们可是当时一手遮天的人物。这十年来,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最活跃就是他们,主宰在中国命运的也是他们。谁要是敢在背后议论他们,这罪名轻者判刑,重者是要杀头的!现在居然出现了打到他们的口号!这岂不是一件不亚于唐山大地震的政治大地震?无怪会让所有的人看见这样的标语鸦雀无声!

    原谅我们当年的愚昧无知,也原谅我们当年在不得已时表现出来的谨慎。因为它根本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的“红色恐怖”的年代!

    我们一路默默看着这样的标语,心中却在期望这不是又一场春梦。当我们走到厂部行政大楼前的广场时,厂部的高音喇叭突然响了。广播里正在播放中央台的重要新闻。当我们听到“在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于10月6日晚8时,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的反党集团……”这样的公告时,全场突然之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一刻的情景?真是和当年欢庆解放差不多!无怪人们把粉碎‘四人帮’称做“第二次解放”。十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那时,我刚刚过了自己28岁的生日。

作者:江南铁鹰

《我与改革开放30年之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