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十二金钗之虚虚实实论凤姐

发表日期:2008-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常有关于“虚”与“实”的思考。偏是思考多了自己已经分辨不出其中的界定。每每把分明虚拟的事务看做了真实,偏又在实实在在的生活里,不断构筑一个梦幻里的天堂。
  人其实本是在这样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交叉与交换中,走一条曲曲折折的路。
  想想,人真的不是只需要真实的,摸得到,看得见的事务和人。因为太真实了,不免存在缺憾,总不能完美,而追求完美恰恰是人的一种本能。于是,人们一定会给自己这样一种本能寻找一个可以宣泄的空间。
  古代的人,会去用创造神话的方法,满足自己心里追求完美的需要。在那些虚构的神话里,有了人们渴望的英雄,自然也有人们厌恶的魔鬼。正是这些虚拟的梦幻给了古代生存下去的勇气。古代人对虚拟神话的需求,一点不会亚于对猎射到一头野猪,就可以让一族人不挨饿的需求。
  到了近代,人们还是会把自己无数美好,而又难以实现的愿望,放进一个虚拟的世界。尽管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网络世界,可是,小说、诗歌、戏剧……等等一切可以作为载体的表述工具,几乎无一不在承载这样的虚幻。
 他们和古代人一样的通过这样的虚构世界,寄托自己的向往与追求,歌颂与鞭挞。
  比如著名的文学巨匠曹雪芹,他就用精美的文笔,为世人和后人构筑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梦——红楼梦。在这样一部几乎是专门为女人写的“别传”里,把他自己对当时各色女性的观点表现的淋漓尽致,刻画的入木三分。
  其实,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极尽赞美之笔的女人,想必也是在当时的现实中不存在的。那多数只是雪芹大师的一个向往与虚拟的梦幻。而那些给人几乎感觉是对孔子那“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诠释的女人,恐怕也是曹大师对某些让自己耿耿难以忘怀的恶女子,忍无可忍的痛斥了。
  其中最典型的要算对凤姐王熙凤的成功刻画了。我看过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吕启祥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丁维忠先生,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汉语言文化系教授周思源先生。三位大师级红学家对王熙凤的评价,综合起来是五个词:就是香辣、麻辣、泼辣、酸辣、毒辣。
  香辣这个最典型出现的时候就是黛玉进府,她拉着黛玉的手,说了一大通好话。后来她就说最重要的你得让老太太高兴。所以她常常用这种香辣的话,让人听了很舒服,但是有时候,就透露出来不太真诚的一面,就是在做戏,用咱们现在的话来说,在做秀。而这个香辣呢,有时候让人听得很舒服,麻酥酥的,进一步就演变为麻辣,就能够对人起了一种麻痹的作用。比如说,贾母就是第一个受害者,贾母就是常常被她的香辣,哄骗得信以为真。
  而这个当中受害最厉害的,受麻痹的是谁呢?是尤二姐,尤二姐之所以会被王熙凤骗入府中不得脱身,关键之处她就是听了王熙凤的一通好话,她以为王熙凤真是很同情她,因为自己不能生育等等。结果尤二姐一想,你这个正室,她本身是侧室,是妾,这么真诚地来请我进府,我能不去吗?那一番话,假话说得比真话还要真,王熙凤讲的时候非常真诚,打动人。因此,尤二姐在关键的一招上,出了错了,她进了贾府以后,她就出不来,她就处处受制,最后是被迫自尽,这个就是什么呢,就是王熙凤由香辣,说的甜言蜜语 ,花言巧语,让尤二姐上当,麻痹,这个香辣就变成了麻辣。
  在那个弄权铁槛寺,王熙凤不是说了一句话,说是我是从来不怕阴司地狱报应的,什么狠心的事都做得出来。这个在脂评有一句话,批书人深知卿有是心,这是脂砚斋的评。脂砚斋说:我很深的知道,生活中的凤姐确有这个心思,根本不怕阴司地狱报应,
  凤姐毒设相思局,她出了那个点子,让贾瑞去入套,这个确实就过分了所以王熙凤下决心要狠狠地治他,实际上王熙凤如果当时骂他几句或者对他非常冷淡,这个事本来就不了了之了。王熙凤当时为了惩罚他,她故意带有一些挑逗性言论,使得贾瑞产生误解,因此贾瑞就进一步滑向深渊。
  在曹雪芹笔下的王熙凤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能干而五毒俱全的女人!
当然这样一个一个遭报应的人物,曹雪芹是不会给她设计好一场的。凤姐到了后来,落到了冬天扫雪的地步,比丫头还要惨,在扫雪的时候,拾到了贾宝玉失去的那块通灵玉,叫扫雪拾玉,不是叫扫雪滑玉,那么这个阶段凤姐已经沦落到了被喝令驱使的这么一个地步,这第二个阶段,“二令”;“三人木”,“人木”是拆字法,“人”,单人加上木是个休字,她第三个阶段被贾琏给休弃,哭向金陵事更哀。所以“一从二令三人木”,概括了贾琏对他琏凤夫妇的三个阶段,正好概括了凤姐一生的三个阶段。
  用红楼梦里的说法,凤姐是个“脸上堆着笑,看上去热情的一盆火,脚底下使绊子,心里揣着杀人刀”的恶毒女人!
  在生活中曹雪芹拿着这样的女人没办法。于是,只有摆进小说去鞭挞!你说,这算“虚”,还是算“实”?
  其实,就是到了今天,遇上王熙凤这样的女人,也是没有办法的。要是一个女人需要别人的时候,嘴上像涂了三层蜜,“哥啊,姐的”叫的天花乱坠,有几个男男女女会不上当?可是,当她感觉已经不再需要,或者,认为是影响了自己的利益。就会马上翻脸不认人,甚至不惜去借助曾经被自己咒骂过的人。同样的叫的“甜甜蜜蜜”!因为那只是需要的一种手段。
  偏偏在无论曹雪芹生活的时代,还是我们生活的时代,又有几人可以消受这样的:“五辣俱全”?于是,无论是在“虚”,还是在“实”,王熙凤一流的人物总会找到自己生存的环境了。
  

作者:江南铁鹰

《十二金钗之虚虚实实论凤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