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秋风乍起添凉意(记实小说)连载一

发表日期:2008-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每当秋风裹夹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来到这个世界。我的心情总不由会产生一种异样,总不免会频添了一种无名的惆怅。或许还是因为那曾经叫我刻骨铭心的往事,正是发生在这样一个“秋风乍起添凉意”的日子;或许,就是因为那个40年的“情素陡然生异波”的时候,就是发生在这样的秋季。

  于是,我对秋天有了一种莫名的敌意。

  …………

  也是这样一个秋风夹着秋雨,秋雨霖霖的日子。塞北的秋更加的寒意袭人,贺兰山麓的秋寒也就格外透彻心骨。那呼啸的西风中不仅夹着冰冷的雨滴,还有针刺般的沙砾一起扑面而来。

  我穿着一身单薄的军装,在秋风秋雨中艰难的行走。军装是早已湿的精透,本来是举了一把伞,刚刚出门就被秋风吹了个稀巴烂。我随手就扔进了收干净的大田。

  昨天,我在大秋的麦场的忙了半夜,正要收拾好回宿舍去的时候,从团部开会回来的指导员赶来检查,顺手递给我一封信。

  “大鹏,你的信。湖南来的,你最近一直盼的就是这封信吧?快拿去看,这信再晚几天,我看你小子要得相思病!”

  指导员这番话,臊了我一个大红脸。对一个17、8岁的大孩子,情窦初开的时候,实在不会像如今的年轻人这样的胆子大到可以当众接吻。那毕竟是60年代末期,在时代伦理道德观念里,这个年龄的男女情感属于早恋的范畴。好在我们的指导员还是个“开明绅士”,否则完全可以为此给我开个批斗会!

  信真的是霞儿写来的,自从我们从相逢到相识,再到相知,最后开始相爱。书信是维系我们情感的唯一纽带。我是三天寄出一封,为了寄出一封信,我常常要走20里沙路,送到离开连队最近的邮局。她基本是收一封回一封。可因为塞外通讯的滞后,我是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于是,每次我收到的都是一堆的信。

  可是,这次居然整整一个月没有收到来信,而且,竟是只收到了孤零零的一封!

    信是那样的简单,却叫我那样的振奋。寥寥数语居然叫我热血翻腾!

  “大鹏,我决定去找你。你要来接我的。”

  剩下就是乘坐的车次,预测到达的时间。

  落款是“你的小霞”

  仅仅是一个落款,已经叫我回味无穷了。

  根据时间,小霞抵达的时间就应该是今天的晚上。

  我顶着秋风秋雨的阵阵寒意上路了。

  只是,这个时候,慢说是10月的秋风秋雨,就是腊月的暴风雪,恐怕也是阻挡不了我年轻的步伐。说句俗到家的话“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那种从来没有的甜蜜充实在我的心田,有的只是温馨与幸福的感觉了。

  走在路上,脑子里都是一幕幕我与小霞认识的往事……

  

    我们认识在67年的盛夏。那是个动荡的年代,也是个充满故事的年代。

  “文革”进入了大串联的尾声。我虽然已经去了建设兵团,却不甘心错过这个可以走遍神州大地的机会。趁着回家探亲的时候,和许多北京的“红卫兵”一样,在胳臂上套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红色袖章,穿的是最时髦的洗的发白的旧军装,腰里扎着一根挺宽的皮带,斜挎着一只黄布的军用挎包,踏上了“周游”全国的“征途”。

  要说这身军装可是那个时代的特殊时装,男男女女穿的衣服只有三种颜色,绿、蓝、黑。这个的时间一共是四种,还有一种是时代的主色调——红色。那是一个红色的世界,一个红色的海洋。在服装里,草绿色的军装就是一种高贵身份的象征。我胳臂上的大红袖章更加体现出一种特权。

  说起这个“红卫兵”袖章,在当时可是有许多的讲究,而且被社会赋予了极大的特权。现在知道其中详细故事的人也不是很多了,特别是来自“红卫兵”诞生地北京,关于“红卫兵”这个当时代弄潮儿的详情。

  关于“红卫兵”诞生的故事,有各种的脚本。这个不是我讲的话题,我讲的是关于“红卫兵袖章”里的趣闻。相信知道的人一定不会多!

  袖标虽然都是红色的,却可以用来区别戴袖标的人的身份。于是,根据袖标的质地和大小,便把中国封建时代的官爵等级巧妙的用了上去。现在想,真的很可悲!打着“破四旧”最革命旗号的“红卫兵”小将的袖章上体现的是封建社会的九品、九卿!

  做袖章的材质分成红布、红绸、红毛呢。毛呢的材质无疑是最高级的。袖章的尺寸分成3、5、7寸。每种材质有三个规格,形成了“红卫兵”中森严的等级。最可悲的还是决定佩带不同等级袖章的标准,不是“红卫兵”在团队中的等级,而是他们这些人父母老子身份与官衔!普通的工人与贫下中农出身的人,是只能佩带5寸以下红布袖标的。

  这就是时代的烙印之一吧?

 

    我离开宁夏的时候,先是去了一次新疆,因为虽然已经在大西北生活了两年,可是对那天山的神奇,还有那能歌善舞的维吾尔族姑娘总有着一种想往.我就这样一路向西,穿越河西走廊,向着神往已久的新疆奔去。

  车厢里,坐满了人,几乎是清一色的首都“红卫兵”。那个时候还不是全国范围的“大串联”,而是属于北京“红卫兵”的全国四处的“煽风点火”。于是几百万的北京大中学生就这样向四面八方涌去。选择的方向多数是新疆、云南和上海、广州。选择新疆与云南的是因为神奇的天山与西双版纳。选择上海广州自然是因为城市的豪华。

  突如其来的运输压力,使得铁路交通已经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负重,满员超载与列车晚点就成了很正常的现象了。我乘坐的这列火车从兰州开始算起,等到达我的第一个目的地——哈密,居然走了整整的七天七夜!

  车厢的拥挤已经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状态。两个人的座位肯定是要挤3-4个人的。座位之间的空间,小茶几上,走廊里,座位底下,行李架上,椅子背上,厕所里,所有可以站、可以坐、可以躺的地方都是人!这个拥挤的状态绝对不会亚于现在的民工返乡潮!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行李。当然车厢里的欢歌笑语肯定是免不了的,要知道那是个纯粹的年轻人的天下。

  这趟的新疆之行对我也是终身难忘的记忆。因为我这一生是唯一的一次进疆。我不仅去了哈密和乌鲁木齐,也去了一次咯石。我终于“零”距离的看见了神秘的天山,还有天山脚下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翩翩起舞的维吾尔族姑娘。

  天山戴着白皑皑的雪帽,脚下却是绿盈盈的芳草萋萋,还有万紫千红的野花。那些围着圈子唱歌跳舞的维族人,弹着东不拉,唱着带有异族风情的新疆民歌。特别是那些穿的花花绿绿的维吾尔族姑娘,身上的各色金的、银的、玉的饰物,随着她们轻盈的步伐与舞姿,相互碰撞着发出各种“叮叮咚咚”奇妙的音乐,像一群美丽的彩蝶在一曲来自天籁的妙音中翻飞起舞。把我们这些来自内地的小伙子和姑娘们看得如醉如痴。

新疆的一次“免费旅游”,使我进一步萌发了南下周游的念头。于是,我随领我进疆的姐姐返回北京后,仅仅在家逗留了3天,便简装搭上了南下的列车。

  我一路走走停停的向南方行进着,其实心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地。在这里又要卖个“关子”了,以后解“包袱”。

  从武汉继续搭车南下的时候,坐上的一辆慢车。终点站是广西南宁。

  一个多月的“串联”生活,已经大大的丰富了我的经验,我知道到一个新的城市在哪里可以找到串联“红卫兵”的免费接待站,在那里可以领到免费的“就餐卷”,可以安排免费的住宿,还可以领到下一个目的地的“免费乘车证”。

  此时,应该是8月里,串联的形势变化很大,已经不再是北京“红卫兵”往外地跑的主流,而是随着毛主席他老人家3次接见了北京的“红卫兵”,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和其他“革命群众”开始一股脑的涌向北京。这样一来北上的列车压力更加大了,而南下就松多了。

  我根据“经验”提前钻进站,摸到自己要乘的车,进去选好了一组4人坐的位子。一头睡在一张椅子上,脚却架到了对面的椅子上面。摆着一副架子就是要一个人霸占4个座位。

  各位看官,不要乱拍砖啊,我是替计划同行的战友占的。他们说好会在开车前赶来的。

  占好座位我开始定心睡觉了。

  等我被嘈杂的人声吵醒,发现车厢里已经满是人了,所有空座都有人了。唯一的三个空座位在我的身体下面,可是,我的“战友”却还是没有出现。

  还有人在上车,几次有人迟疑的想询问我的座位,却被我一身戎装和那个“7寸”的红绸袖章堵住了嘴!因为这样的打扮就是那个时代的“特权骄子”,没有谁愿意给自己找麻烦的。

  当列车开始晃动的时候,我的“战友”还是没有来。我心里已经明白他们临时改变了主意。昨天做这个决定,他们就很勉强的,他们想去的是广东。

  我气呼呼的坐起来,只是腿还是放在自己坐的位子上。对面的位子虽然已经放弃,可走过的人不少,还是没有人来询问。因为我的袖章上是赫赫的“首都红卫兵”五个大字非常刺眼,下面还有一行小一点的字“首都中学生红卫兵司令部”!

  直到列车又行进了一段,有一个声音打断了,我对着车窗外的瑕思。

  “同志,这里还有别人坐吗?”

  声音很甜,而且清脆,有一点点微微的湘音。普通话虽然准确,却肯定不是北京人,这必定是个湘妹子!

  我把头转了过来,在我的眼前是一男二女,3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对男女站在我对面的空位子旁边,另外一个姑娘在我的座位旁,说话的就是她。

  只见她,

  一头浓黑乌亮的长发编成一条很长的辫子甩在胸前,上身是一件黄军装,下面是兰色的长裤。一条皮带收住了腰,明显的突出了挺拔的胸围和臀部。

  上衣的袖子挽起了一半,露出白哲的嫩藕般的手臂,右手抓着可能刚从头上摘下来的军帽。

  姑娘的的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淡淡的微笑,一副柳叶般的细眉,中间竟然有颗鲜红的玉痣!眉下一对美丽而明亮的大眼睛,正在忽闪忽闪的看着我。秀美挺拔的鼻子下面是微微露出白齿殷红的嘴唇。

  我忽然觉得心中一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放下自己架在椅子的腿,轻描淡写的看也不去多看她,回答:“我的战友没来,你们坐吧。”

既然,我已经首肯,一对青年男女率先在我的对面座位坐下,这个姑娘也没有丝毫犹豫就坐在我的旁边.也许是开初的冷漠与傲慢,或者因为大家的毕竟陌生。落座以后,他们没有和我多说什么,只是开始用纯粹的“湘音”窃窃私语。我则重新转头去观赏车窗外的景色。其实,外面早已没有丝毫可以吸引我的内容,倒是身边的这个姑娘在震撼着我年轻的心灵,我真的很想和她聊聊。只是,惯性的心态我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

  借着她们从包里取出东西,她无意将一只桃木梳子掉到了我的脚下的时候,我不等姑娘开口,主动弯腰把梳子从地上拾了起来。

  “谢谢啊。我们都还没有相互认识一下。坐在你对面的男生叫吴夏林,女的叫刘朝晖。我叫张烟霞。我们都是长沙中学生后期兵团的。你是北京的红卫兵,叫什么名字啊?”

  原来“她”叫张烟霞!好美的名字,真是名如其人。

话,既然开了头,也就变的自然了。开始是四个人,再以后变成了一对一。当夜幕渐渐降临的时候,车厢里明显安静起来。

  我和她越谈越投机,早已忘记了时间的飞逝。当所有的人进入了睡眠状态,对面的吴夏林和刘朝晖也相依相偎的安甜入睡。我们却还是在侃侃而谈,

  我们谈过去,谈各自的父母,学校,还有同学和朋友们。从烟霞的叙述中,我不仅知道她和吴夏林、刘朝晖他们是战友+同学,而且知道了他们是一起在长沙清水塘,青梅竹马一路长大的邻居+好友。

  我也知道了她的家庭和出身情况,她没有丝毫隐晦的告诉我,“她”有一个在当时很敏感的“问题家庭出身”,她的父亲曾是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个中将,解放后死在战犯营中。于是,从小她的头顶上就有一定“反动军官子女”的帽子。父亲死后,母亲拖着“她”这个“油瓶”改嫁,又生下3个弟妹。可是,不幸就这样的纠缠着这个苦难的家庭。当最小的一个妹妹出世不仅,继父就病死了。从此,“她”的母亲一个人挑起了抚养4个孩子的担子,在最艰难的一段日子里,母亲甚至要靠“卖血”来维持生计。而“她”从10岁开始,已经懂得用自己幼弱的躯体,去努力的帮助母亲支撑这个艰难的家庭。

  但是,艰难的岁月并没有让“她”颓废和消沉,她还是顽强的长大了,而且出挑的格外漂亮,在清水塘,在她就读的学校,甚至在半个南长沙,都是出名的“金花”一朵!

我也说了很多,除去讲述了自己的家庭,更多的是在用一个当时代的年轻人的热情,展示一个未来。一个梦好的憧憬,还有一个深藏在心底的“英雄梦”。

  “她”一定被我这个“英雄梦”所打动,居然丝毫没有倦意,始终听的那样入神。……

  从“她”的叙述中,我已经知道她们的目的地是广州。那么天一亮,我们就要分手了。因为前方将是广东与广西的分水岭,而我们这列车的目的地是广西的南宁。他们必须在前方换车。

  从内心我真的不想就这样与“她”分别,可是,不分手又能怎样?我们毕竟只是邂遘相遇的路人!

 

  “大鹏,你一定要去广西吗?”

  小霞凝神望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非常肯定的点点头,很坚决的说:“我一定要去尝试的。”

  小霞突然伸出手,抓紧我的手,两只黑亮的眸子紧紧盯住我,说:

  “和我们一起去广州吧!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就算为我改变一下决定。”

   我的心急促的跳动着。这样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白的向我传递着特殊的电波。这爱的电波有太强的感染力。当一股热流从她手心传来,我已经浑身燥热起来,我用另外一只手掌合在她的手上。青春的电流在通过我们的手掌相互碰撞着,激荡起的是爱的火花。

小霞的话真的叫我心动,激闪着爱之花的心灵碰撞更加在动摇我的决心。可是……我那多年的英雄梦想?

  我拉紧了小霞的手,激动起来。

  “听我说,小霞。我一定要去广西!支持我吧!帮助我去实现这个梦!你会永远在我的心里。”

  小霞深沉的黑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似乎在考验我的勇气,或者在审视我的真诚。我们对视了许久,谁也没有说话,却似乎已经在眼神里,交流了无数的心语,自然再不需要有声的语言。真的应了这句名诗句“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知道我们这样默默无语,手拉手对视了多久。当晨曦微弱的光亮透进车窗的时候,还是小霞打破了这个无声的对话。

  “好。我随你去广西!”

  “去广西?我们不是说好去广东吗?谁说去广西的?”

  睡眼朦胧的刘朝晖突然醒来插话。她本来就依偎在吴夏林的怀里,这样一来,吴夏林马上也醒了,跟着追问:

  “你们说什么?怎么会想到改去广西?”

  他们的话讲的湘音,我是听不懂的,可我猜出了话的内容。我没有说话,我想小霞会有自己的解释。我只是下意识的企图放开小霞的手。谁知,她却反而抓的更加紧了,而且主动靠进了我的怀里。大声的用普通话说着,我明白她是故意的,她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我要去广西!和大鹏去。你们要不就自己去广东,要不和我们去广西!”

  他们两眼发直的看着我们的样子。半晌不说话,却忽然爆发出快乐的大笑。异口同声的用普通话说:

  “我们大家都去广西!”

 

    我们一起抵达了广西的首府南宁。

    吴夏林一对天天出去乱逛。我却在悄悄实行自己的“英雄梦”计划。本来我让小霞和同学一起去玩,她却坚持要留在我的身旁。我倔不过她,只好同意。其实,她的存在真的对我还是大有好处的。

    第三天下午,小霞为我带来了一位南宁的朋友。她悄悄告诉我,这个姓苏的青年男子,是经常穿越在中越边界上的“小倒爷”。我马上明白了小霞找他来的目的。

    小霞是很聪慧的,她给我们做了简单的介绍,借口要去洗衣服,离开了我们的房间。

    我们很快取得了一致,苏答应和我,还有我另外联络的几个北京红卫兵一起去更加偏南的,也是已经靠近边疆的最后一座城市凭祥。

    我就在当天的晚上,在小霞的配合下,开始给吴夏林他们大讲特讲美丽动人的《刘三姐》对歌的故事。告诉他们应该去凭祥看真正的壮族姑娘对歌的场面。最喜欢唱歌的刘朝晖果然信以为真,立刻吵着明天就启程出发去凭祥。

    我们算是圆满的达到了大家去凭祥的目的。

    说心里话,我的心态是矛盾的。我不想马上与小霞分手,自然希望大家一起去凭祥。这样我走了以后,小霞还是可以和她的同学做伴回家,或者继续他们的广州之行。可是,我们到了凭祥,还是会很快分离,真的不想给自己,也给小霞增加这样的一份牵挂。

 

    次日,我们启程南下,只是多了4个同行的人。其中一个就是南宁苏,另外3个都是我新结识的北京红卫兵。我没有给大家做详细的相互介绍,只是,间或我会和他们谈几句话。

    我们这样的神秘举动还是引起了吴夏林的注意,他开始用湘音和小霞交流。小霞遵守了对我的承诺,她没有告诉吴夏林具体什么内容,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让吴夏林打消了对我的怀疑。

    我们坐的是小火车,就是窄轨火车。这应该也是国家之间一种闭关自守的需要吧?当时的北越就是窄轨。我们一直到傍晚才到了凭祥火车站。

    走出车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凭祥在当时是个很小的城市,而且不是因为正在进行的“援越抗美”战争,这个西南边陲的小城,实在不会引起世人的注意。战争的爆发,使这个边疆小城充满特别的活力与生机,还爆炸般的增加了大量的“外来人口”。几乎在小城的每个大街小巷都充塞着穿着不同款式军装,持枪荷弹的武装人员。城市的空气中漂浮着强烈的战争气息。

    刘朝晖马上感觉到这个城市的特殊气氛,第二天早上就吵着要离开了。小霞做了半天的工作,才勉强答应,晚上去看对歌,明天一早离开凭祥。

    我根据原定的计划提出了上午去参观著名的边关“友谊关”。这个地方太吸引人了,大家一致通过。我们一行9人搭上一辆开往边关的军车向友谊关进发了。顺利搭车的功劳无疑又是属于小霞的,我是越来越发现她活跃的交际能力了。

    友谊关位于广西凭详市,是嵌镶在中越边境上的一颗璀灿明珠。友谊关,居桂边三关(平而关、水口关、友谊关)之首。因其建筑雄伟,形势险峻,故又有“天下第二关”之称,也是我国九大名关之一。这里历史上曾是闻名中外的“镇南关大捷”和孙中山领导的“镇南关起义”之处,为历代军事要地。  

    该关位于中越边境之两山对峙险坳处,离凭祥市18公里,距越南凉山16公里,扼中越交通之咽喉,关楼为三层楼阁建筑,高22米,底层为石砌隧道型拱城门,公路从城门通过。城墙厚实,齿形城垛,两边石栏杆雕刻精细,门窗构图精美。城门上“友谊关”三字为陈毅墨迹,字体浑厚,苍劲有力。关楼两边百余丈,如巨蟒分联两山之麓,气势磅礴。  

    据史料记载,此关初建于汉朝,初名为雍鸡关,后改鸡陵关、界首关、大南关、镇夷关、镇南关,建国后改睦南关。  

    友谊关明朝时关上设昭德台,清朝时建关楼一层,门两重,贯以通道,外层额书“南疆重镇”,内层额书“镇南关”。中法战争时被毁。苏元春督边时又重建二层关楼,关后建有关帝庙和昭忠祠。光绪年间,太平知府甘汝来重修关楼,拆去关帝庙和昭忠祠,改建一幢法式建筑“法国楼”。经历多次维修,现法国楼仍保持原貌。尔后关楼在抗日战争中又被毁,仅剩底层拱城门。  

    建国初期,在城门上建一层楼阁,琉璃瓦顶,檐廊木柱,四周有棂窗。1957年,广西省政府拨款重修关楼,成为今天看到的三层楼建筑物。楼前有宽阔的广场,两旁木棉挺拔,松柏常青。广场前侧有棵千年古榕,伞形的树冠,绿叶婆娑,仿佛在诉说友谊关悠久而古老的历史。

 

    从友谊关回来的当天晚上,我们在广西大哥的指引下,去了凭祥的郊外。

    那是个漆黑的无月之夜,我们几个打着手电筒,跟在他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林间的小路。他告诉我们,凭祥的郊外有一条河,就是壮族青年男女经常对歌的场所。

    走走着,忽然在林子外面传来尖利的啸叫声,音阶之高已经达到我们耳膜无法接受的地步。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捂起自己的耳朵。到了这啸叫声渐渐的轻了,才发现竟是一男子的歌声!我们实在不可思意,男人居然会有如此的高音?不过,我实在并不感到悦耳。

    我们朝着声音的方向行去,终于看见了一条小河,还有许多在河边闪动的手电筒的光亮。显然这里已经到了对歌的场所。

作者:江南铁鹰

《秋风乍起添凉意(记实小说)连载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