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淡淡哀思,深深怀念

发表日期:2008-1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7月31日,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只是自从2005年的7月31日那天起,这个日子变得不寻常起来。

    就在那年的今天——2005年7月31日,我的父亲与世长辞。

    父亲走了,这一走已经三年。在这1000多个日子里,我的心中总会不时泛起一些涟漪。那是对父亲深切的怀念,怀念里夹杂着淡淡的哀思。

    我是他活着的儿子中的长子。或者因为兄长过早的离世,让父亲更多的把爱,赋予了我这个相隔八年以后又出生的儿子。在兄长海燕以后,母亲生下了三个姐姐。

 

     我从小就体会到了父亲对我那种更加深沉的爱,我同样深深爱着自己的父亲。

    因为我是从他的身上去读懂了什么是男人,什么是父亲!我也是从他和母亲的身上,真正意义上明白了什么是共产党员!


    父亲戎马一生,直到和平年代,在他近七十年的革命历中,我从未曾见过他为自己和家人去谋取过一次私利。

     有一件事,我是记得很清楚的。那时他已经在苏州担任要职,我就和他在一起生活。父亲每年都要回北京探望母亲,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要公车送他去火车站。为此,我曾经多次和他争论。在我看来,一个高级干部,外出无论做什么,用小车接送,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父亲却很平淡的回答:“如果我出差开会,要一辆车是很正常的。可我现在是探亲,是私事,我没有理由要公家派车送我。”

    我争辩道:“这车本来就是给你配的专车,你用来做什么都合情合理。何况是探亲?”

    父亲这样回答我。“专车配给我,是工作需要。我不能以探亲为名沾国家便宜。就是实在需要,我也会支付汽油费。”

    坦白说,当时我真的认为父亲这样做很迂腐。我想:你只要不像有些干部那样贪污受贿,就已经是很廉洁了。何必这样的呆板?

    可他这样两袖清风的走了以后,我才真的深切认识到这种品质的可贵。因为有了这样崇高而伟大的父亲,我才有资格可以骄傲的说:“我是共产党员的儿子!”

    父亲走了,走得光明磊落,走得无遗无憾!

    今天,我和妻子、女儿、女婿,一起去苏州祭奠他。一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再一次表示我们的怀念与哀思。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按照中国的传统,亲人去世三年以后,应该入土为安;我们要去为父亲选择一杯让他可以长眠于九泉的净土。

    父亲是个四海为家的革命战士,故乡对于父亲来说,只是一个出生地的概念。父亲曾经在生前表示,死后不要举行任何仪式,骨灰不要留下,就把它洒在苏州的土地上。

    我知道,在父亲的一生中,苏州应该是他生活与工作时间最长久的地方,他为这片土地整整付出了四十年!前思后想还是决定让他老人家在苏州入土为安。

    今天,我们终于为父亲,在姑苏城西阳山南麓的新民公墓选择了一杯净土。

    为了尊重父亲的遗愿,我们并没有为他营造墓地,而是选择了树葬的形式。在那山明水秀的西阳山上,为老人家挑选了一株青松。说来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那株青松的编号为1937!

   我想天堂的父亲会同意这样的做法,让苏州那秀丽的山水,永远伴随在父亲的身边。

    父亲,您虽然一生无求,儿子一定在那株青松前,为您立下一块墓碑,“这里埋葬着一位1937年参加革命的普通共产党员”!

作者:江南铁鹰

《淡淡哀思,深深怀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江南铁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