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大文工团让我受益终生

发表日期:2011-06-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南大文工团让我受益终生。自从秉估兄不断传来有关南大文工团老友们的信息以来,使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四十多年前的情景,仔细回忆一下,在南大文工团里的生活确实为我今生带来很大益处。

     我是1961年考入南大数学系,同年南大文工团招新队员,我因在中学期间学会了手风琴,所以很顺利地被管弦乐队录取,此后每周定期的排练或不固定的演出,渐渐培养和提高了我的演奏技艺。使我对音乐产生了更浓厚兴趣,记得有几次印象较深的活动,曾经随一支小乐队到南京军人俱乐部为交谊舞会伴奏,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是很时髦和难得的活动。另外每年国庆游行活动中,南大的队伍中有一组文工团的队伍,较为醒目的就是穿着民族服饰的舞蹈队和拿着各式乐器的管弦乐队,往往就在街边休息时为路人表演器乐小合奏曲目,很受欢迎。还有一次印象较深的排练演出活动是学校的一次文艺会演,我与同班的吴伟良[小提琴]外语系的钱XX[黑管]李XX[大提琴}四个人演出的器乐小合奏,演奏了“新疆之春”“步步高,”你呀!你呀!“马刀舞”等曲目,受到热烈欢迎。在文工团期间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年六合文工团的集训以及下乡演出,确实锻炼了我和培养了我的成长。当时我是以管弦乐队的成员被吸收进寒假文工团的,但到了队里就要一转多能,我这从来没演过戏剧的上海人,居然要我参加排练黄梅戏和扬剧,凭着一腔为贫下中农服务的热情我分别排练了几个戏剧折子戏,也为农民们面对面地演出过好几次。留下终生难忘我印象。那次寒假文工团还有一件印象最深的活动是六五年的春节,因为我们这些从未在春节离开家人的小青年,为了避免春节想家难受,当时我们的带队徐福基老师特地组织了一次春节联欢会,每人必须参加演一个节目,但有个规定必须是反串演出,也就是不准演自己专长的节目,结果我是与另三人一男二女演唱了一小合唱。有许多已想不起来了,但其中陈惠兰反串的一个表演使演出推向了高潮顶峰。她是个有一米七以上的高个女子。而出场是打扮成身穿围裙的娃娃做着儿童天真烂漫的动作,一出场让人捧腹大笑,使所有人都忘记了这是个除夕夜,丝毫没有想家的念头了。我因66年的毕业班所以后来第二届的寒假文工团就没再参加,有点遗憾。

    毕业后是68年才到工作单位报到,先分到西安矿院,见习期还未满一年,煤炭部下文分到高等院校了大学生一律重分配下基层,结果又分到徐州矿务局中学来了。安安分分地在此工作了一辈子。到中学因为学的是数学专业,当然在教数学之外,又因为学校里没有音乐老师,我会弹琴会唱歌,音乐自然就落到我头上来了。就这样数学老师兼音乐老师工作了近十年,到77年恢复高考我才正式专教高中数学课。直到退休。而几十年的中学生涯中,学校里每年的文艺会演我始终没少参于排练和演出活动。我的手风琴和钢琴也就在长期的实践中不断提高。以至于退休后就完全放下枯燥的数学教学而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教学中了。现在我为徐州老年大学合唱团担任钢琴伴奏,另外还担任该老年大学的钢琴教师。充分感受到我在大学文工团学会的一切确确实实让我受益终生。

                                                                   六十八周岁的沈瑾瑜2011.6.8

南大文工团让我受益终生

作者:雨后

《南大文工团让我受益终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雨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