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丁克尔斯比尔,我猫你一眼懒慵的浪漫

发表日期:2011-10-27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丁克尔斯比尔 点击数: 投票数:

丁克尔斯比尔离罗滕堡很近,我们是先到罗滕堡,然后走二十多公里就到了丁克尔斯比尔。

丁克尔斯比尔是一个小镇。小 ,小到不能接待我们这个34人的团住宿。

这是一个地广人稀、绿色遍布的小镇,中间或紧或松散落些鲜艳的民居。

到底是不是小镇我还真没底,按照介绍,这里在中世纪是一个很富裕的城邦,所谓城邦,就是一个国家。

这篇游记的照片比较多,分成4个部分归纳:

 

一、美景——站在摄影的角度上看风景;

二、街景和建筑——就是在街上走来走去看到的有的东西,在这里主要是建筑;

三、教堂和全景——我们爬上了圣格奥尔格教堂俯视整个小镇看到的;

四、花絮——管中规豹,我对这个地方的感觉是懒慵的浪漫。

 

如果粗看,我估计你还真不会知道这地方在哪里漂亮,也无从理解为什么我说这里是“懒慵的浪漫”。

 

一、美景

 

 
我们一下车,我就看到了这块很大的草地上有围栏。

下午的阳光,照在围栏上,很显眼。

天很蓝,而且没有云——大概是因为天气好而且空气质量好的原因吧。

没有云,我们的摄影少了点什么。

天空中一整片一整片的蓝,蓝得我们的心情在舒畅的同时却给我们的画面增加了些许单调。




围栏,对于摄影来说,他的作用就是为我们的构图添加元素,让照片看起来更生动。


这围栏我稍微琢磨了下。

好像这草地不是用来放牧的,而且围栏是沿路而设,大概意思是引导行人不要去踩踏草地。

但是,我在其他地方也看到有很多的草地,没有设置围栏,而且也没有看到从草地里“走”出来的路。

所以,围栏是为引导行人而设的可能性不太大。

这围栏其实就是为了增加点美感,一大片草地太单调了,加个围栏吧。

在坝上,我们也看到有围栏,但是,那里的围栏主要作用一是划分势力范围二是象征性地阻止牲口跨越界限。

 

另外,大家稍微注意一下图片的左边,那是停车场,停了大概有30辆小车。

我们在后来的镇上看到,在镇上的行人真是少,但是车多。

这大概就是工业发达的结果吧。




到处是风景,来张逆光的吧,小草在逆光下有星点的光(有些显示器看不到)。


看到前面大遍的树荫了吗?那就是说,在我拍照的这个位置,至少有几颗树。

还有,因为民居散落,所以有方便到各个方向的路,在这里,小路还有一个比较规矩的交叉搁置在草坪中。

结合前面的围栏,可以看出德国人在打理这片地的时候匠心独运啊。




金黄色的树,跟鲜艳的房子,点缀蓝色的天空和绿色的草地。

秋天,这里更斑斓。




逆光下,落叶和小草泛起点点的星光。

草地上有金黄落叶,由密到疏散落在草地上、散落在树枝下。

草地上还有一把长条形的椅子,供大家小憩和看风景——放椅子的地方选得很随意,好像是某个心血来潮的人突然想在那个地方放置个东西一样,随意,随性,只有悠闲的人才能享受到这里的风景。




路过一条小溪,很随意的风景。

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小码头,对于这样的小码头,我们老家的池塘里有,那码头是到水塘里洗菜洗衣的时候站脚的地方。

现在这种小码头也不多见了,即使是以前的,也可以看得出使用频率并不高了。

现在水塘的水越来越不干净越来越浅了,所以大家也不经常使用这样的码头了。

在后面的照片里还可以看到小皮划艇在这里表演,原来这条小溪,这里算比较宽的地方了。



草地、蓝天、小路、鲜艳的屋顶,还是这一般的风景。


这张是车上拍的高速公路。车很少,路面也有些裂纹。

在我们这几天的欧洲,我们看到的公路(不仅仅是高速公路)出现裂纹的情况很少,更不会像我们的高速公路出现大面积的开裂。

上个月电视里报道了河北有条高速公路,通车不久就全线坑坑洼洼,整个路面必须重修。

相比之下,天上与地下,一目了然




 这个是去镇上要经过的一座小桥。

两旁是树丛,中间是路,一个骑行的老人和一个行人。在逆光里行走。

这个桥,就是前面我说有码头的那个地方,那张照片是我在这座桥上拍的。




生在高耸塔楼旁边的星光——太阳的逆光——这是进城的城门口


这是在车上拍的,因为蓝天和红屋顶,搭配得很好看,鲜艳夺目。


这张也是车上拍的,这房子大概是便利店。


这张还是在车上拍的。在整个欧洲的这几天,我们见到这样的现代雕塑很少,一般的雕塑都带有“古”的符号。


散落在田野里的村舍,无规则而有规则。车上拍的。

二、街景和建筑

先说大与小、气势恢宏与小家碧玉。

要说大,在整个这次的行程当中,我没有看到多少东西称得上叫做“大”,比如广场、皇宫、高层建筑...这些,我都没有看到“大”的。

导游说,要说大,那还是中国的东西才叫做大、叫做阔。

 

在布拉格看到的查理皇宫(后面的游记里会有图),很大了,在欧洲人眼里也属于气势恢宏一类了,但是那皇宫哪里能跟北京的故宫比呢!估计顶多就是我们的县委县政府那么大吧——这十多年,好多县城不是新建的吗,比如模仿白宫、模仿天安门,呵呵,那才叫做咱中国人民的气势呢。

再比如,美因河,是多瑙河比较大的支流了,有多宽?大概相当于长沙湘江一桥那个地方的一半宽。

再比如,法兰克福的罗马广场,很有名吧。我开始以为再小也小不到哪里去吧,呵呵,到那里一看,也就是3-4个丽江的四方街那么大,而且通向广场的巷子也跟四方街周围的小街小巷差不多大小。

再比如,前面说到的维尔茨堡的主教宫,很有气势吧,但是也就是芙蓉区政府办公大楼那么个大小吧。

如果说地域大小,那欧洲更没法比了,我们这次的行程当中,时而德国时而奥地利,加之他们的国界又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或者检查站之类的,所以根本搞不清是不是又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了,这跟我们国内的县际旅游差不多。

 

在中国,更多的是大——前面没有个“强”字。

在欧洲,感觉更多的是小家碧玉,是精致、是紧凑,空出的地方是拿来种草的。


这座桥在前面提到过,就是拍了自行车背影的那座桥,骑自行车的还是那个'背影',只不过因为有点坡,老人下车推着走。

我开始是站在老人的后面,现在我走到了老人的前面了。

后面还有一张,还可以看到这个老人。




过了前面的那个小桥,大概走500米的样子(中间还是有些零散的建筑物和草地,后面说到的螺旋在他们之间)就到了城门口了。

注意,这里也有一座桥,而且桥下面就是护城河。

前面提到的那条小溪也是这条护城“河”的一部分。

 

说是护城河,我就奇怪了,这河能护城吗?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中,袁腾飞描述了一个战争场面,看能不能解释这个事情。

他说欧洲人在那个时代(主要是指拿破仑时代前后),打仗跟我们历史的打仗(随便哪个朝代,比如说三国演义说到的那个时代)是有很大差别的。

他们打仗的时候,双方先列好阵(一般是一排一排的方阵),然后双方都准备好了之后,再开始射击。

最精彩的是袁腾飞关于谁先开火的模拟场景:

在准备好了之后,双方指挥官开始喊话。

“某某某将军,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们准备好了,你们开始吧。”

“你们先开始吧,我们严阵以待。”

总结一句话,这就是绅士间的战争。

 

袁腾飞关于战争场景的描述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敢十分相信。

但是这里后面将要提到的“儿童救城”和在罗滕堡中流传的“喝酒救城”的故事多少能说明袁腾飞描述有点靠谱。

我在这里提起这个事情的目的是为了解释为什么那条小溪也能叫做护城“河”。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欧洲这个时候的战争并没有我们同时代战争那么残酷和血腥,也没有中国历史上的战争那么波澜壮阔。

这种战争类似于我们的邻里吵架,所以,护城河并不需要很宽。




这张照片还是在城门口拍到的,是当地人在街上碰到了,顺便说个事情(我估计的,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我这是从她们是怎么走拢来说话的情形判断的)。

城门楼上挂有两个徽标样的东西,左边那个是这座城市的标志,另外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标志。

我没有去查资料确认这个事情,但是我看见有的车牌上有这个标志,因为欧洲的车牌上有城市标志的。




这个小男孩在骑车,开始是骑着往前走的,我们好几个人都对着他拍照,他就停下来看我们了,看我们这些“外国佬“。

她妈妈则是在那里笑,友好的,还带有点新奇。

我们合理地设想一下,那么一个小城门(后面会有张城门的照片),一下子涌进来二三十个外国人,肯定比平时要热闹。

请大家注意两个事情,一个是这小孩子带了头盔,而是这小孩子的脚很大。

第一个事情是说,为了防止小孩子骑车摔坏头,所以给带个头盔,看起来很自然啊,但是,这里引申出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大人并不是很看着自己对小孩子的保护,而是让头盔来分担最后的责任。培养小孩的理念有差别吧!

第二个事情,这小孩子也就是大概5-8岁的样子嘛,脚这么大,说明欧洲人比亚洲人高大,从小就是的,种子本来就大。种子大,生小孩的时候要更痛苦一些吧,所以,欧洲女人也不大愿意生小孩(是不是有点牵强啊,我自己都感觉到了)。

 

说到小孩,插播一个关于“儿童救城”的故事。

瑞典的一个将军占领了丁克尔斯比尔这座城市,准备屠城,这个时候一大帮小孩开始行动了,他们的行动方法就是跪在将军面前,苦苦哀求将军不要屠城,于是这个将军就没有屠城了。

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呵呵。

而且,这个故事关于将军为什么能够答应小孩子们的哀求,是因为将军看到其中的一个小孩很像自己的儿子,于是起了恻隐之心。

你说这个故事瞎编,但是这座城市的儿童是11天,在7月份,瞎编的故事还能弄这么隆重的节日?!

如果这事在我们这里,可能实现吗?!




到这里来旅游的人还比较的多,有开车的、有骑自行车的,还有这张照片中骑三轮车的。

我估计这骑三轮车旅行这招是在中国学到的: 

在我们的大街小巷中,不泛这种三轮车,一般是送货的、拉潲水的、拉煤炭的。

照片里这老兄的三轮车是干吗的?里面放的是一个小孩。

带小孩出来旅行,在我们这里是比较麻烦的,但是在他们那里,很普遍。

我在布拉格的时候看见过两起小孩子自己拉行李箱,行李箱是那种卡通的行李箱,类似我们这里的小孩玩的那种骑的玩具马,黄色黑色相间。

其中有个小孩在桥上偷起懒来了,大概是自己不想拉了,想要大人拉,那位妈妈马上蹲下来跟小孩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小孩子在那里扭屁股,大概还是不想拉,然后那个妈妈站起来就往前走,那小孩子没办法,还是自己拉。

如果是我老婆碰到这个情况啊,二话没说,自己拉起就走了事。

这就是差别。




这个位置是这座城市的市中心了(我是用人和商店比较多来判断的)。

看见了吗,这里又有鸽子在这里晃悠,对人(哪怕是我们这帮东方人)没有丝毫的畏惧感。

这在我们的城市里,能看得到吗?




前面那个戴头盔骑车的小孩的位置,是在这张照片中的右边、黑色车的位置前面,那里有人。

这张照片比那张照片先拍。




在丁佩尔斯比尔的街上,主要是看建筑。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颜色鲜艳不一,但是色调又相差不远的建筑




街景,主要还是建筑。




这颜色和小巧的窗户,是不是像一块一块的巧克力?

窗台上有花,这里绝大部分窗户都种花,一种普遍的装饰。




如果,在我们的城市当中,突然出现几栋这样的建筑,那我会用五花八门来描述。

但是在这里,五花八门吗?没有吧,这里就是这种风格。

是中世纪的建筑,加上现在的外墙装饰,形成了各自独立又整体统一的风格。




面对面看看这几栋房子。


斜阳西下的时候,夕阳照在这些五颜六色的建筑上,很炫。

实际看到的比这照片漂亮,照片是因为有光照到的地方与没有光直接照到的地方光比很大,所以拍不出那种真实的效果出来




这张是后来在教堂顶上拍到的。看得出他们的屋顶都是尖尖的。

我们这种类似的房子屋顶一般有很多种造型,有弧线的,有两头翘起来的,而且屋顶倾斜一般没有这么大这么陡。屋顶上的瓦一般是琉璃瓦(仿的也行),而这里的瓦好像是直板的,光溜溜的。

从造型设计和施工工艺的角度来说,这种肯定比我们的要简单。

屋顶设计得比较陡的房子,在我们这里一般是雨水很丰沛的地方,目的是快速排水。

这里的屋顶比较陡,我估计还不是为了排水,因为这里雨水并不丰沛,从纬度来看相当于我们国家的长春到山海关这一段的位置(GoogleEarth上查的)。季风气候。




这栋房子,其实是在那座有老人的桥与城门之间的一处建筑,在这房子的后面还有很多的建筑并有一条街道。

这房子在周围的民居中算比较大的了,而且相对独立,前面用篱笆围了个小花园,里面有条小狗(我认不出是什么狗种)。 

我们从这里经过的时候,这狗放肆地叫放肆地想爬出来咬人。狗日的他妈还挺凶的。

我后来回程的时候还特地去逗一下它,让它叫。因为对于这条凶猛的小狗,我印象不太好,我们来德国也有两三天了,没有见到过德国人对我们如此不友好,相反,就是这狗鸡巴跟我们国内的狗差不多,小家子气,张牙舞爪的。

之所以我可以再去逗它,还有因为前面它叫的时候,也没有其他德国人出来看他一眼,来帮它的忙。

这张照片是这小狗被我吓跑回去了的时候拍的。




这是我往后面拍的,那塔楼就是我开始说到的城门。



小街小巷(其实是市中心延伸出去的主街道之一了,后面在教堂屋顶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们来时的城门,就这么大!

这个城市的城门一共有4个,这是东边的城门,我们是从这里进出的。




教堂一般比周围建筑要高,显眼。

按照一般规律,其他建筑不能比教堂高(即使是城墙上的塔楼也没有教堂高),这大概是为了保持对神圣的崇拜。

在我们国家,没有类似的崇拜,虽然我们有儒家法家道家百家争鸣,但是没有一个像西方天主教基督教之类的教。

即使是佛教,我们也没有怎么全民崇拜过她。

有没有这玩意,我说不出是好还是坏。

但是,有点我们可以反思一下,那就是崇拜。

我们这个民族是个nuxing的民族(好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说法的,别骂,别阿Q),习惯服从,动不动就是领导怎么了怎么了该如何如何按照领导xxxx。

我们崇拜领导!崇拜领导是崇拜什么呢?是崇拜权利。这就有点悲哀了。

有种主义传到中国这么多年了,我没有看见谁去真正崇拜过它,相反,除四旧,把我们的文化古迹除得差不多了,之外还闹出了一个崇拜某个人。

这是我们的幸福吗?!

有篇文章,把中国同印度比较,文章的结论是20年后,印度会超过中国,其中有两条理由我相信:

一个是中国人没有了信仰而印度有,二是印度的教育体系没有崩溃。




城墙的古堡,军事观察台。这座古堡算比较矮的了,像个滑稽的小帽子,城墙在这里拐弯。



三、教堂和全景


我们上的教堂叫做圣.格奥尔格教堂,好像也叫做圣乔治教堂,是这座城市中最高的教堂。

从外面左右呼应关系以及建筑的施工工艺来看,估计这教堂不是一次建成的,你看左右不对称,没有中心线,而且这种格局也不是为了反映或者象征着一个什么东西,所以我这么猜,应该有几分可信。




这就是所谓的厅堂式教堂。

这种风格的一个特征就是高大巍峨,柱子很高,象征着神圣。

这种风格在我们这里也可以看得到,一般是fa院、jian察yuan这些机构的办公大楼,典型的就是门口的那几根大柱子,混凝土浇注的,摸上去冰凉冰凉的。

这种风格给人严肃的感觉。

当然,在某些酒店的大堂也有这种风格,那估计是告诉顾客,俺这里上面是有人罩着的,你别惹事噢。




当地人在祷告(专用名词是不是叫做祷告?),这个位置是在教堂进门的左侧。

教堂里很安静,每个进去的人都轻手轻脚的。

我想拍几张照片,所以尽量地调低快门声,但是咔嚓声还是很刺耳,所以偷拍了几张然后快速离开,免得别人鄙视我。

逃出来之后去登教堂顶看全城风景。



这是在上教堂的楼梯拍到的,有的说是刑具,有的说是撞钟的工具,我搞不清这到底是什么东东。

教堂很高,上去的楼梯很窄,到了上面楼梯是螺旋向上的,胖子人要爬上去还得费点事出点汗。

上教堂顶是收费的,2欧元。

他们的收费方式很简单:在教堂大门外摆了张桌子,而且是跟旁边的酒吧的桌子是摆在一起,有个当地人坐在那里,也不像正儿八经办公的样子。

收费员也没有穿制服,门口也没有保安把手,估计你套票进去别人也不会说你,更不会拉你上派出所。




这是教堂的钟,有些部件的年代都不太一样。

我突然想起了中国的爆发富比较多,他们的玩法也很刺激我们老百姓,我就想卖个萌给他们:

弄个这样的玩意放到自己的别墅里去撞一撞,是不是很萌啊!

比如说郭meimei,大可不必去炫什么LV、玛莎蒂尔,弄个这玩意玩玩,既显摆又有档次,还不会把我们的hong十字hui弄塌,多好啊!

干爸来了的时候撞一下,既可以表示对干爸的热烈欢迎,还可以告诉周围的人,我跟我亲爱的干爸在一起了。




这是教堂的顶(还不是最高的),四周可以走动,但是很窄,插肩都不太方便通过。

ps:老光你别看我呀,我把焦点对在米女脸上了啦,你也该向左看齐才是啦。




水舞魅很苗条的啦!


这是教堂上看到的街景。

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教堂。这个城市要这么多的教堂干吗呢,我一直疑虑?这城市的人口不多啊




这里看到的是这座城市的很中心地带了。看到没有,也只有这么宽啦!


这是城市的东边。


这是城市的北面。


这是城市的南边。


这是城市的西边。

四、花絮——我看到的懒慵浪漫


我们来到开始说的那条小溪边,发现这小溪里面来了两个玩皮划艇的帅哥,于是尖叫(主要是女的,别吃醋,这哥们太帅了)。

这对哥们也很兴奋,举起手中的桨,面露喜色,放肆地发出声音(听不清也听不懂)。




这是在开始提到的那座有码头的小桥边上。这哥们(不是前面的那两个)看到我们这么多人来了,还有好多的东方米女,要给我们露一手。

我开始还以为是这“船”太小翻掉了呢,一看,是在玩花样啊——看清了没,是整个人都翻到水里了然后再翻过来,动作挺敏捷的。




玩花样的那哥们是父亲,另外两个是他的女儿(我们那翻译问清楚了的,确凿)。




一个7岁,一个13岁。

我那女儿12岁了,要她学骑自行车,她都怕这怕那的。

我们这里还是缺少这样的硬环境和软环境,如果我,要让一个7岁的小女孩自己玩皮划艇,那我还是顾忌太多。




在这草地上建了这么一个螺旋,路过的小孩子喜欢到这里走上几圈再回去。


看清楚了,这里不是一个螺旋,而是两个。

旋来旋去,旋到一块了,估计这玩法是要求不能走到别的螺旋线上去。




我们这来韵哈子味吧!

看到这螺旋我想起了诸葛亮的八卦阵,我在两个地方玩过,一个是无锡的电影城,拍三国演义的地方,一个是在湖北那个有温泉的地方。

八卦阵似乎比这复杂得多,用于军事上,这里是小儿科。




这个估计是骑车旅行的游客了,貌似是一个人。


冲动了,不能蛋疼了!

这么好看的地方,大家发泄一下吧,在草地上打个滚,纪念一下到此一游也成啊。




晚餐是在教堂门口吃的,西餐,三样东西,名字叫不出,反正别人吃什么我也吃什么。刘老师帮忙点的,一共17.1欧元。

下面有两行字,一行标注14.37欧元,那是所有食物一共这么多钱,另一行是税金,2.73欧元。

在欧洲吃饭比较贵。




记得前面说过的有条小狗的院子吗,这个地方就是它的对面。

这是做什么的呢,住的房子?肯定不是,太矮了。

但是人很多,还有小孩也来了,酒吧吗?貌似也不是,酒吧里面也得有人进去啦。

估计是存放啤酒或者酿造啤酒的屋子,大家围在一起是来喝啤酒的。

想想还是不太确认。

老光似乎想去问一下这是干嘛的,估计也问不清,只好在那看着,哈哈。




这里第三次提到这个老人了。

从桥上下来,是一个小小的坡,骑着应该没问题的,但是她是一直这么推着走的,我有点纳闷,难道是想看我们人多的热闹?

走过去的时候,好像在跟我们的人打招呼。




穿着大裤衩就骑车上街,貌似太随意了点吧。


这大概是城边上一个放车的仓库,有奥迪和大众的标志。

夕阳下去了,我们该找住宿的地方了,这个著名的城市没有一家能独立接待我们这个团,所以在黄昏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

 

关键词:圣格奥尔格教堂丁克尔斯比尔圣乔治教堂

作者:浪子燕青

《丁克尔斯比尔,我猫你一眼懒慵的浪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浪子燕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