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北京的腔调(I)

发表日期:2011-11-0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50D 景区:北京 点击数: 投票数:

 夏天的时候去了趟北京,坐高铁,看海。

真是奇怪,我一直以为我还是很喜欢北京的。我以为我会百感交集的来到这个曾经朝思暮想的城市,我以为我会在这个城市里哭着笑着找回以往的梦,我也还以为胡同里的街坊邻居老少爷们都还如我所想。。。当然,其实都是我以为的吧。

事实上,到了北京,一场暴雨就把我和朋友天隔城两头。想见的人没见着,那就想出门溜达溜达吧。可我介个倒霉孩子但凡出门,不一会儿必然遭雷劈雨淋,浑身湿透连滚带爬的跑回青旅边的小铺子里。一个周末,大部分时间只能一边滋溜滋溜吸着小瓷瓶儿里的蜂蜜酸奶,一边和看店大妈聊天等雨停。两天一共喝了五瓶酸奶,大妈的家长里短清楚得底掉儿,对面稻香村的点心也吃了两大包。可我还是错过了我心里的那个北京城。

我心里的北京城,是有它的腔调的北京。我无法去描述、去量化北京的腔调该有的感觉,我只是觉得它该有,有那种让我提鼻子一嗅,就闻得出的北京的味道。就算没有晴空里的鸽哨响,就算没有斜阳洒在旧影壁上,就算没有咬一口嘎嘣脆的糖葫芦,北京也该有一种味道。那是我在童年、少年时熟悉的,梦里的味道。可现实里都没有。于是,我悻悻然的,来了,淋了雨,挨了浇,除了一书包稻香村的点心,一个空酸奶瓷瓶,一无所获。我悻悻然的,又走了。

从北京回上海的高铁毫无疑问的事故了,晚点了,五个小时的车程足足晚点五个半小时。梦想的速度不敌黑暗中一次猛烈的撞击。我那个帝都里该发生的故事,那些梦想,也被时间撞碎了。我失了北京的腔调,也许从此就该心无旁骛的留在上海这片海里沉沉浮浮了吧?也许吧,但愿吧。


什刹海,“转眼又是北京的炎夏,什刹海又开满了荷花。”我那G大调的忧伤啊忧伤伤伤伤伤。。。



北官房胡同(还是南官房胡同?),拾一捧落蕊,大雨欲来。



大金丝胡同(还是小金丝?),于是雨真的来了。


趟过烟袋斜河的女人。



后海,相拥的情侣。



偷拍的洞房花烛夜,矮油,不好意思,R级了~话说这毛猴真好玩儿,小盆友过家家一样的各种生活场景都有,就是哈贵,这一个小玩意儿要一百大洋!

 


后海的清晨,垂钓的老爷爷。我很想念外公,愿天堂里也有宁静的湖水,有高档的钓鱼竿。

 


遛狗大妈霸气侧漏!


烟袋斜街,清晨的店铺都没开门。



毡子胡同,介谁家门口摆的跟道具场似的?


恭王府外的私家车。


鸦儿胡同,普通人家。

提问:烧饼和火烧有啥区别?答对有奖哦~


花枝胡同18号,书香门第。


NND,帝都就是霸气,瞅人家种辣椒的容器,再看看我的破瓦罐儿!



新太平胡同。没找到旧太平胡同在哪儿。。。


赶明年,我也要种一屋顶的好葫芦!

卖个萌呗~

辅仁大学旧址。

 

我溜进当年的教学楼,阴气逼人,逃!



某扇窗口的灯。微弱,但是有光。

辅仁大学的一部分是原清贝勒府。雨天,空无一人的长廊,转角处,我们不期而遇。吓得我和它都往后退了半步,默默对视3秒,各自走开。


北京的膀爷,话说真有点儿受不了。。。



我我我。。。我扰民了,我有罪。。。



喜欢槐花,一定是北京的槐花!雨后落蕊满地,正好就着一点儿落寞喝二锅头~



我想唱歌了,岛歌。



福地儿~


标准京巴



棉花胡同。卖蝈蝈的大爷问我,姑娘哪儿来啊?我说上海,大爷一跺脚“咳!你不在上海看游泳跑北京来干什么?瞎耽误工夫!”说罢扭头抽烟不睬我了,剩我一个人很凌乱,瞎耽误工夫。。。耽误工夫。。。



叔见我举起相机就把脸背了过去。。。半分钟后大叔回头,我还举着相机等大叔和鸽子齐飞~于是惊天一声吼:“拍什么拍!”吓得我。。。

 


百花深处,家长里短。



老爷爷回头瞪我一眼,又来个拍照的!



羊角灯胡同。如果我家的门前也能爬着几蔓瓜藤儿,也有这么几盆辣椒、指甲花、洗澡花。。。


“行至百花深处,听取一片秋凉。”这么美的名字,让我想起了苏州的蒹葭巷。。。天空刚刚一声雷响~

 


西护国寺街,街坊们聚众玩儿一个小盆友,小盆友真心无辜。

作者:王小米

《北京的腔调(I)》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小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