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发表日期:2010-10-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 陌生人 - 陌生人视觉
 

 

总是喜欢一个人去些宁静的地方,放下那些凡俗的执着念头,和那些生活中总令人颓然的无奈,和蓝天白云一起度过些慵懒的时光。可以聆听风声深邃而直白的倾述,可以感受野花悠远.纯净的馨香......

人生总是很善意的被灵魂安排成几段过程,有的或许太突然,让自己有些遂不及防。十七岁的雨季,情窦初开,幻想萌芽,却以开始感受忧郁,情感或是幻想本就是可以让人很受伤的东西;二十岁本就是幻想的年代。浮躁,不拘,总是想做回愤青,却又不知愤青究竟和小李飞刀谁更完美,纠结......  就像春夏交替,四季变幻,有些时候都不知道都不知道今年夏天做了些什么,转眼却以过完了冬季......

在那些浮躁的日子,总是漠视.不拘,肆意放纵那不安分的青春,直到平淡了,才回想起,那些穿梭在青春过往的岁月中留下的伤,很无奈。才开始觉得对自己的生活知之甚少,却也不知何时才会到达彼岸。

记得某时路过一个小村寨,那村寨很漂亮,布局很好,错落有致,总体呈半圆型。有古老却粉刷得很好的老房子,有用青石板铺设的小道,有一丛丛青翠的竹子,有开满野花的园子,当然也有袅袅的炊烟和缓缓穿行在村道上的牛群......在湛蓝的天空下静静的就像一幅画。这场景瞬间就吸引了我,经不住要去村里看看。谁知道村里狗很多,都很大,而且好像对陌生人不那么欢迎,在村里走了一小段,没那信心继续探索了。在村口遇见了一个牧归的大叔,很热情地邀我到家里坐坐,正好想去看看,所以也没怎么推辞。

大叔的家就在村口,就在一个菜园子旁边,那园子不大,很整齐种了几行青菜几行辣椒,边上用篱笆围着,篱笆外就是大叔的院子。那院子是个三合院的建造风格,房子颇为古老,能看到很多镂空雕花的图案,用红泥粉刷的墙面挺干净,大叔让我在院子的石凳上坐着,自己去火塘边烧水。那石凳挺笨重,稍做打磨过,石凳旁有石桌,就是一块大青石打磨的还算光滑,边上以长满了青苔,石桌靠着棵柚木树,展开的枝叶足以覆盖石桌的范围。说不上如何别致,却让我心里深深感受到某种不可言喻的触动,是关于情感?还是关于生活?...... 是空气里弥漫的清冽的茶香把我拉回地球表面,回过神来,大叔以在两个土陶碗里倒上了茶。他问我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这地方地方很古老.落后?我说没有,我也是住在那一面的山里。我指着前面那片山说。大叔端起碗递给我,让我尝一口,碗里的茶略显黄色,浮着些渣子,闻起来有清冽的香气,却不像茶味。我喝了一口,却很苦,喝过慢慢会感觉一丝淡淡的甘甜,这过程到也很微妙。大叔说这是些山里采的草药,这的人都习惯拿它当茶喝,干活回来喝上一碗,一天的疲劳都减轻不少。喝着茶,我和大叔聊了很多......

我知道了这个村子叫垭口,村里人基本上都一个姓,他们祖辈居住在这里,至今已过百年。这村子离镇里很远,村里有部分人至今都没出过村子,有很多人没有到过城里。只到他们这一辈才有孩子到镇里去读过书。大叔也没到过城里,他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里了,个把月的时间去一次,卖些山货。关于城市的印象都是听村里那些年轻后生描述的。他问我城里人的生活很幸福吧,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幸福一词意味深远,或许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只是获得的感受一致罢了,而关于幸福或许就如范厨师的台词一般所说:幸福就是,想上茅房却就一个坑,恰好你蹲那了,你就比我幸福。大叔是个朴实的人,言语简单却不乏深度。他说,祖辈都住在这村里,生活都很清贫,儿时的岁月里唯一的记忆就是饥饿,都是靠着山里的野草野果熬过来的,他觉得能够坚持住活到现在不就是一种幸福吗。现在党的政策好,每年政府都到山里做些扶持工作,生活是越来越好了,仅管清贫些,可不会在饿着.冻着,这不很好么。虽然艰苦些,可做为一个农民那就是本分,农忙的季节忙庄稼,空闲的时候到山里寻些野兔子采点草药什么的到集上换点零用,每年都养些鸡猪牲口,丰收的季节宰个牛.割口猪请村里人来一起热闹热闹,剩下的熏干放着,等到闲时邀要好的几个喝上几盅,倒也畅快。......

那茶喝到后面就感觉不到那么苦了,是大叔的那简单的闲聊让我感受到了什么,还是这只是味觉的一种习惯性反应...... 我不知道。而人生的境遇用“习惯”这样的词去诠释时,是不是会让人很沮丧.很无奈呢...... 看着大叔那佝偻的身影,和端着茶碗的那双粗糙的手,我想他是不是也很无奈呢?

日以偏西,厨房顶上的烟囱里有炊烟升起,大叔的老伴以开始做饭了,我看到她坐在灶前往灶里添柴,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呈现出的感觉是两种感觉,一种是祥和,一种是快乐。我起身和大叔辞别,大叔紧紧拉住了我,忙叫老伴去锁上了大门,大叔一定要我留下吃了饭,要走也不拦了。大叔说:小伙子也是个实诚人,咋爷俩聊的高兴,既然到这了哪能让你饿着走,你莫不是嫌弃我家。我苦笑,怎么会嫌弃呢。大叔说:既然不嫌弃就留下来,咋彝族人好客,让你走了还不叫别人笑我老汉小气。......

我还是留了下来,和大叔喝着茶,聊城市.聊生活,聊山上的野兔子。大叔教我如何烧马蜂窝如何下捉兔子的套。我教大叔用相机拍了那石凳子,石桌子,和那棵柚木树......

黄昏,黄昏后。晚饭以摆上桌,菜有四碗,一大盆青菜,一大盆炖鸡,一大碗像香肠的东西和一大碗煮熟的洋芋。我说大叔干嘛还把鸡杀了,大叔说没啥,自家养的。大叔的老伴也说到:来咱山里也没啥吃的你别嫌弃,鸡家里养的还有,是你大叔让招待你的。听他们说完我突然一阵辛酸涌起,不淡定了,眼泪哗哗滴......  大叔叫上了3个邻居,共5人围桌而坐,大叔的老伴怎么也不肯上桌,只肯在灶边吃。大叔抬了罐酒出来,自己酿的。5个印着大红鲤鱼的大碗都满上了。大叔简单的介绍了一遍,说来的就是客人,山里也没什么,将就着吃点。大家寒暄着喝了一大口,那酒实在很烈,可对心里的那种感觉而言在烈的酒喝下去都很寒。我拿起来碗来敬了大叔一大碗,我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就说了句:谢谢! ...... j酒太浓,情很深。我们一直喝到了大半夜...... 据说,喝干了那一坛子。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大叔的老伴正在院子里喂鸡,她说大叔干活去了,他说我昨晚喝醉了叫我多睡会儿,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像大娘做了道别......

我没什么回赠给大叔的,把相机留在那了,我把它放在了牛圈的栏杆上。这不是一种的交换,这意喻了一种祝愿,因为相机里诠释的或许都是一种美,一种向往,我希望大叔生活越来越美好。我也希望大叔若有兴趣也用那相机记录下自己平凡的生活,那种身在如此一种境遇下却能依旧释然的状态,这不就是一种美吗?而那感觉,不就是幸福吗。

这种生活的状态让我很感动,这种对人生的态度让我很感动。走出那个村子,还一直回味着......

我相信某年某月还会遇到这样的村寨,遇到这样的人。或许某年某月我也会是这样村子里的这样的人。

为此期待着......

  评论这张
转发至微博
转发至微博

作者:陌生人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陌生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