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李建学主任《广州日报》专栏:你怎么能忍心放弃我

发表日期:2011-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新闻来源:广州日报《爱是有缘》 作者: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咨询师 李建学
媒体:广州日报11月11日《C1爱是有缘》专栏
本期专家: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治疗师、高级婚姻治疗师——李建学
相关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1-11/11/content_1526201.htm

        她一直在问:“他心里有我,却认定我会有遗传病,无法和我终老,我该不该坚持这份感情?”其实我明白,她只是想我给她一个“坚持”的答案,以安慰自己的信心。可是,这个答案我给不了,因为在爱情当中,如果只有一个人的坚持,最后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一句话影响终身的幸福

  1987年,我出生于粤西农村,整个少年和青春时代,我都生活在艰辛和伤痛中,相信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像我这般经历了这么多的悲凉和艰难。

  我初中的时候,父亲就因肝癌去世。我家在农村,兄弟姐妹又多,母亲独自一人拉扯着我们长大,其中辛苦是难以想象的。好不容易我们长大一些,想不到母亲于去年4月也查出患了肝癌。我悲痛万分地赶回家,带着母亲到广州求医。虽然经过了很多努力,三进手术室,但还是没留住我亲爱的妈妈。

  还记得那天,我赶到医院时,看到他瘫坐在母亲的病房门口。母亲竟然没有等到我来到就已离去。在那一刻,我的世界崩溃了。我再也没有家,没有依靠,我和弟弟变成了孤儿,这让我如何活下去。

  是他,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和希望。他是我的同乡,和我同岁,因为大家有一些共同的朋友,所以相识相爱。在母亲病危的那段日子,我天天以泪洗面,而他总是陪伴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母亲去世后,他对我说:亲爱的,别怕,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在他的眼睛里,我读到了温暖,他的肩膀成了我最大的依靠,让我可以在人生最伤痛的时刻坚强起来。

  在他之前,我没有正式谈过恋爱。认识他不久,就遇上了母亲的事,特别悲伤无助,因为有他一直的支撑,才让我没有倒下去。从此之后,他成了我生活全部的爱和意义。我一心一意地爱着他,认定他就是那个会和我一起携手到老的人。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一次他父母过来,他还带我见了他父母。他父母也挺喜欢我。他是个孝子,什么事都听父母的。他父母是生意人,很强势,他和哥哥从小就很听父母的话。

  毕业后,他进了一家国企,因工作关系,经常要喝酒。一次他喝醉了,吐得很厉害,我心痛,因为他之前就查出是乙肝携带者,所以我怕这样喝酒会伤身体,就对他说:“你是乙肝携带者,而我双亲都患有肝癌,我们两个的肝应该都不太好,所以你一定要注意肝的健康,不要喝这么多酒,否则我们两个结合,基因不好的话,对下一代也不好。”其实当时我把自己说进去,只是想加强一点说服力,在这之前我做过体检,我和弟弟的肝功能都很正常。

  但是没想到,当时醉酒的他竟把这话牢牢记住了。而且就是因为这样一句话,我可能就失去了我的幸福。

  他父亲因为基因否定了我

  本来,我们两个说好了,我家里的情况先不要向他父母说明,等我们的工作生活都稳定之后,再慢慢想办法把我家的情况告诉他的父母。

  可是没想到,今年清明节他回家时,竟私自把我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的父母。听他说,他父母挑选儿媳是比较苛刻的,他嫂子就因为讨不到他父母的欢心而在他家处境艰难。

  他父母一听我家里的情况后,马上表示反对。他父亲说我基因不好,将来会影响后代的健康,要我们分手。因为父母的不同意,他也跟着否定了我。他是那种很老实很纯朴但也很倔强的人,一旦认定的理,任谁说也不会改。他认定我会有父母遗留下的基因,而他是乙肝携带者,将来我们的孩子可能会出问题。他说,多苦多穷我都不怕,可我不能接受将来我们的孩子可能会在医院里度过。

  我不能接受,整整哭了一个星期。我跟他说我的身体很健康,我也从来没在意过他是携带者,可是他再也听不进任何解释。他一直对我很好,就算说了分手的话,他还总是问我钱够不够花。他自己工资不高,但每个月都几百一千地支持我。他充话费也一定会帮我一起充。我去看他时,他公司聚餐也带着我去,他们整个项目组的人都认识我。每当我哭着问他:是不是我们真的没有永远?他会说:我们就走一程,好吗?

  我知道,他现在不离开我,是因为我工资低,他怕没有了他我过不下去。加上我情绪一直沉浸于丧母的悲痛中没恢复过来,他想再多扶我走一程。我知道他也不舍得我,但他还是要听从父母的话和我分手。

  清明到现在,几个月了,每天心里都很难受。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天长地久,我一直以为我们会相依相携,可是现在就因为这样一个不知有没有的基因遗传,我就要离开我的爱情。我想不通,我也做不到。

  不到迫不得已,不会放手

  前段时间他要动一个小手术,因为他父母和他嫂子的矛盾爆发,家里没有人来照顾他,我就请了一周假去医院照顾他。这期间,他脾气很差,经常发火。看着他这样,我很心痛,可是放弃这段感情,会更心痛。这一生,再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他一样值得我去爱。我们两个的性格也很合适,在没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在一起是很快乐很开心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能和我一起努力去说服他的父母,为什么他不能告诉他们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每当我这样说,他都会眼含泪水。可是他又说,他虽然很爱我,但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更无法面对父母的反对。“我很无力。”他说。

  我没有放手,我认为,一份值得珍惜的感情,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就不要放手。我认为,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无论有多少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如果一辈子不能和最爱的人一起走过,我觉得比得绝症更可怕。我真的无法放下他,可是如果他一定要放弃我,我该怎么办?

  他现在对我还是很好,一如既往地照顾我。可是他的电话明显地少了,我们同在珠三角,但不是同一个城市,一个月才见一次面。见面时虽然很开心,但一想到不知什么时候要分开,心就变得压抑。我曾经跟他说,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做身体检查,听听医生怎么说。可他很固执,认定的事情无法更改。我说我可以和他一起说服他的父母,他说这不可能。他父母不喜欢他嫂子,他哥哥已经结了婚可能还保不住婚姻,别说我们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真的会有病吗?我父母的病遗传给我的几率大吗?我们两个的身体会影响下一代吗?我怎样才能说服他和他的父母,让他放心地和我走下去?我不想逼他,他现在工作很辛苦,压力特别大,还经常需要喝酒,我怕我的坚持最后变成他的负担。他现在心情已经非常不好,常常冲我发无名火,我更怕这样会影响他的健康。

  希望专家和医生们给我出出主意,告诉我该怎么做,我真的很痛苦,不想失去他。请你们帮帮我,帮帮一个已经失去了父母而不想再失去这个爱人的苦命人。

情感大学堂》
都是“基因”惹的祸?
 李建学(广州听说吧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心理治疗师、高级婚姻治疗师)

  婚姻的建立不仅是夫妻两人的事情,很多时候更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如今医学上还没能明确证明癌症会直接影响、遗传下一代,但亲属有癌症病史的家族后代相对来说患癌症的几率会高些。因此,男友的家庭出于对后代健康的考虑,难以接纳小妍,而男友也认同了父母的意见,不惜割舍爱情。当他与他的家庭都如此在乎“基因”,从而无法认可、接纳自己,这段感情不被祝福时,小妍觉得,你们能顺利走进婚姻殿堂吗?即使步入了,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一条幸福的康庄大道吗?

  为了守护爱情,小妍可以尝试与男友共同去咨询相关的专家,解开“基因”的困惑;如果对方还是无法给予自己成熟、深情的爱,那么是否可以让自己放下,去寻觅更适合自己的人,追求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呢?面对分离的痛苦,小妍可以将更多关注放在兄弟姐妹的相伴照顾、工作和生活等其他方面上,如必要时也可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这能让她更快走出伤痛。

关键词:婚恋情感

作者:听说吧心理

《李建学主任《广州日报》专栏:你怎么能忍心放弃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听说吧心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