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中国最美乡村--禾木

发表日期:2011-11-1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新疆禾木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中国最美乡村--禾木

目的地:禾木村

拍摄:全天自由创作(禾木晨曦、日出、河流、牧群、木屋、游人、暮色等)


拍摄禾木全貌,最佳的机位当数村后的半山,那是“观景台”。现如今,已经修了上山的木栈道。当然,如果体能不够,也可以随处可以租到马儿送你上山,哪怕是黎明前也是一样。




凌晨6点起床(也就相当于广州的4点吧),简单的洗漱。

开门的一瞬间,寒气逼人,冬天的味道!我穿上羊绒背心、羊绒毛衣、扎绒衣、冲锋衣,还是觉得阵阵寒意。6.30,负重四十余斤(全部摄影器材)开始步行向观景台进发,其中部分色友租用了马队。手电照明,顺着大道前行,过木桥,黑夜中居然迷失了方向。因为,这是一片开阔地,暗夜里看不清方向。我们居然被前面的一伙人带偏了方向,误入了右侧的树林。我们带队的郭老师感觉方向不对,带着我们折返回来,重新走回木桥边,确定了方向,带我们走上木栈道,开始登山。未及多时,已是汗流浃背。其间,不得不数次靠在路边的树上喘息休整。




7.30左右,登上观景台。此时,山梁上已经密密匝匝地站满游客和摄影者了。天,开始微微发亮。

快速占位,架设机器,静候日出。




这会儿,静下来了。山顶上凉风习习,寒气透身。适才登山时出的汗,开始回凉。一时身冷、脸冷、手冷、脚冷。想拿出同学特意为我购买的手套来戴,翻遍全身,只得一只。而另一只,已经遗失在刚才登山的路上了。呵呵,一副手套,我只享用了几分钟。




7.45左右,开始拍摄晨曦中的禾木。8.20左右,日出东方。由于东面也是一道山梁,这算不上真正的日出,严格说来,只能是早晨的阳光从东边的山梁上透出,照射在炊烟袅袅的木屋乡村、白身金叶的白桦林梢上,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如梦如幻、恍若仙境的禾木晨光。




9时许,从山上下撤,进入河边、林间拍摄。




日出之后的禾木,气温上升得很快。加之我们凌晨出门时穿得又多,行头又重,全身汗透。





10点半左右,回到客栈。早餐是店家提供的,只是稀饭、不冷不热的馒头。




之后,换下一些衣服,在郭老师的带队下,走进禾木村……





禾木村,素有“中国第一村”的美誉。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古朴的山村景致,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





在群山环抱的开阔地上,禾木村静静地躺着,图瓦人的尖顶小木屋、牲口围栏随意地散落在村子的各个角落。




禾木河在村子旁流过。淡淡的水汽在树林上空形成一条蜿蜒的白丝带,飘荡在村庄与大山之间。




清晨,一缕阳光洒在远处的山顶上,山头被染成粉红色的,慢慢地,阳光穿过村子上空弥漫的水雾,慵懒地斜照下来,似乎很不情愿打扰这个还在睡梦中的美丽村庄。





木屋围栏在阳光的照耀下拉出长长的光影,好像是书写在大地上跳跃的音符。几户早起人家已经开始早饭,屋顶冒出淡淡的炊烟,牲口棚里的牛马也开始走出来,在围栏中悠闲地散步,耐心等待着新一天的开始。




禾木村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一栋栋的小木屋和成群结队的牧群与雪峰、森林、草地、蓝天白云构成了独特的自然与文化景观。




这些小木屋已成为图瓦人的标志,小木屋基本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这里将近半年的大雪封山期的严寒,特别的原始古朴,并带有游牧民族的传统特征。房顶一般用木板钉成人字型雨棚,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单层原木堆成,既保暖又防潮。




喀纳斯区域最美的秋色在禾木,层林尽染,绚丽多彩,无论从任何一个位置放眼所望,都是热烈而明朗的金黄色,




小河、木房、炊烟、桦林及禾木桥上放牧的人们,,是一处典型的原始自然生态风光。




在禾木村周围的小山坡上可俯视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远观日出、雪峰与涓涓溪流,近览图瓦人家,是拍摄日出、晨雾、木屋、禾木河的绝佳取景地。




除了摄影人以外,目前游人并不多。牧归时分,白桦树在夕阳的余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折射出一幅幅优美、恬静、色彩斑澜的俄罗斯油画。




禾木村的标志性建筑是禾木桥,经历了百多年喀纳斯冰川溶水的冲击,古旧而敦实。凛冽冰凉的河水和禾木村一样简单而纯洁,满岸的绿色植被被水气滋润,叠落出厚厚而浓郁的葱茏。   跨过禾木桥,河对岸是一大片的白桦林,夕阳下是最充满诗意的,仿佛尘世的一切都被抛诸脑后,只剩下自己。




禾木是美丽的,成片成片如油画般的林子包围着它,禾木河就在那里流淌着,记得有人说过禾木河的水是灰蓝色的,在水光的明暗交织中你可以感觉到一种忧郁,带着致命美丽的忧郁……




禾木村的面积并不大,村子在群山的环抱之中,山并不很高,但是上面有着成片成片如画般的白桦林,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它,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是徒劳的,自然永远超出我们可以形容的范围。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用原木盖的,院子的栏杆,房子的屋顶还有窗框上都用了鲜艳的色彩,十分赏心悦目,当阳光撒在上面的时候就觉得那么生气勃勃,靠近禾木河的房子大多是老房子,鲜艳的颜色在这里换成了岁月的沧桑。




屋子很低,而屋顶上也因为鸟儿撒下的种子而长出青草,很奇异的感觉,一路上草都是黄的,悠闲的马儿牛儿就在那里吃着草。 




到河边,对岸便没有村庄,纯是自然的领地了,一座小小的木桥横在河上,感觉过了河,那边的世界便再与现实世界无关了。




河边的小道上铺满了金黄的树叶,一阵风吹过,树上的叶子便也无声地落在肩头,脚下,告诉你有些东西永远过去了。




在河边走了很久,一路皆是风景如画,可惜时间不够,只得往回走,太阳开始往下落,村子里面也渐渐有了炊烟。




爬上山头,俯瞰着禾木,落日余晖使得整个村庄看上去是玫红色的,很美。太阳慢慢沉入对面雪山的肩头,背后山坡上的森林所笼罩的金色余辉也一点点地褪去,静静流淌的小河在草地上划下弯弯曲曲的细线,远处山顶的积雪用倒影在河面上抹下最后一屡亮色,小河边有几头牛在懒洋洋地吃着草,蓝色的木栅栏围起的操场上空无一人,一座孤独的篮球架默默地伫立在微风中,架下徘徊着几只白色的绵羊。




村民们都在各自的家中忙碌着晚饭,马儿早已回到圈里,孩子们在屋前的草地上玩耍。一切都在祥和宁静之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没有匆忙,没有喧闹,一座安静的小山村,禾木便依然是一个美丽的梦。




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浓重的雾蔼笼罩着整个村庄,树木、房屋、围拦,都在雾色中若隐若现,白色的雾气像飘带一样缠绕在远处的山腰,偶尔惊起的乌鸦群急速掠过屋顶。




此时,众人就已经开始忙碌了。村里的小路上,牧民骑着马赶着牛羊向村外走去。

白云朵朵,飘浮在山谷的上空,阳光倏而从云层的裂隙中透出一屡金光,播撒在禾木村上。面对如此美景,感叹当年土瓦人的祖先,为躲避战乱,找到如此一片与世隔绝的净土,定居繁衍了下来,如果陶渊明先生有幸到此,恐怕又要有一篇《桃花源记》了。




禾木村的木屋很有特色:是由村民将木头两端挖槽后,相互嵌扣,一根根向上垒建而成,屋顶普遍采用人字形坡屋顶。




每家的门一律朝东开,盖新屋上梁的时候要扯白布子,当地人说是祈福的意思。他们用松木搭建出的一幢幢屋舍之中,每一根木头缝隙的连接处都要用一种叫“努克”的草填满在木头缝里,这种草吸水后膨胀将缝隙填满,墙壁就会变得密不透风,这样就能遮挡风寒。




这座古村落在寂静中显示出自己的符号王国,一间间图瓦人家的木头房子在夕阳中泛起金光,方方正正的,所以整个村庄看起来也显得有棱有角。




那一个个曲折半开的木栅栏皆为松木,经历漫长岁月,变成了温暖的金黄色,具有迷宫似的风格,带着草腥味的牧草与夏日景致纷纷涌入睡眠。




在禾木村,当地人的木头房子大都是尖顶长方形,有在地形高敞、干燥的山坡上独立着的,也有在平地上数10间连在一起的。房子里面,若干木柱上架设有檩木,檩木上放置橼木,其橼木上涂抹草泥即为屋顶。而地面上,仍是草泥抹面。阳光倾泻下来,虽不刺眼,但一股股的热风劈头盖脸地扑到脸上、身上。




禾木村的禾木河上有一座带门的桥。桥上的门基本完好,只是风吹雨淋已褪了颜色,露出木的本色和沧桑。这座带门的桥,最早是白俄罗斯人用原木和铆钉修的,桥上并没有门。1970年,桥旧得不能使用了,当地人就拆了旧桥,在原处建了座新的。




新桥东西两端都建了门拱和双开木板门,还刷上了油漆。据说,桥上修门是战备需要。禾木河离边界只有几十公里,属于边境管理区。桥修好后每天晚上还有两个人在桥上站岗。门上还上锁防特务,不过从来没有抓到过特务。岗哨设了一年,后来林彪出了事,门也开了,岗也撤了。风雨里,桥上除了歪斜的拱门还顽强地立着,门扇已随桥下的岁月之河流逝不见了踪影。据悉,后来修的门,也只是装饰,几乎从没关过。




这里也可以骑马,老乡家的马不是太贵。靠村子这一侧的河边树木较少,都是平缓的草地,沿着河走就很不错。

中午2点,回客栈午餐,略作休整,下午4.30,开始下午的创作。直至日落。




在禾木的一天半时光中,先后三次登山到观景平台或半山腰(第二次的时候,我们已经观察出,并不一定要登高到山顶)。既拍摄了禾木晨曦,也拍摄到了禾木黄昏。4号日出前的云霞,也给了我们一个不小的惊喜。

听郭老师介绍,禾木及其周边的山林都是自生的天然混交林。而白桦与松树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可以说,白桦有着一种无私的献身精神。它为松而生,又为松而死。凡是白桦林中,都会有幼小的松树自生,白桦为幼小的松树遮风挡雨,并防止幼小的松树被夏日酷热的太阳炙烤,在白桦的呵护之下,松树会快速成长。若干年后,松树会超越白桦,长得高高大大,而此时的松树,不再惧怕风雨,可以脱离白桦的保护了。为松树奉献了毕生的白桦会自然地老去,留下成片的松林……

印象至深的当数客栈的老板娘,一个略显肥胖的哈萨克族中年妇女,比之于她那个憨厚的老公显得精明不少。客栈用木板简单的隔出二个冲凉房(一男一女)。第二天,应我们的强烈要求,烧水给我们洗澡,因为整天负重登山涉水,出汗太多。老板娘爽快地答应,但提出的“明码实价”是50元一个人。呵呵,够精的吧?难怪乎色友“上岸水手”大叫:“50元?有没搞错?除非老板娘亲自擦背!”。你精?我更精!我前脚刚进冲凉房,老板娘站在门前要收费,我说:“换了衣服来洗澡,哪来的钱?一会出来再给你”。呵呵,等哥哥我洗完出来,她哪还记得谁是谁的谁?她也没真要收这个钱,哥哥洗了个免费澡。(悄悄话,不许举报)

(更多游记图文,陆续更新,敬请关注)

关键词:北疆禾木

作者:羊城军哥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中国最美乡村--禾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羊城军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