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毛粟子

发表日期:2011-11-15 摄影器材: 富士 FinePix S5500Zoom 点击数: 投票数:

       秋风一起,街上的粟子店就如雨后春笋般,开了一地。这种粟子比传统意义上的板粟的个头要小得多,但是热呼呼的吃到嘴里是香甜粉糯,闲时吃上一些,倒是件乐事。

      说到粟子,就让我想起大山沟里外婆家的毛粟子,说是山沟里的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山沟,记得我如果要从奶奶家走到外婆家,除了要不停的穿过田基、山径,还要爬过几坐大山,才能到达在另一个山顶上的外婆家。那时我年纪还小,乡里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因为所有的路的不是给工具走的,只是给两条脚走的,所以印象最深的就是不停的行走,那个累啊!当时是很不想去外婆家的,怕走路。在物资乏溃的年代,外婆的大山沟里物资却是富饶的,各种各样的野果总是层出不穷,还有野物经常出没,村里的打猎好手,很容易就能猎得野物,让村里人开个荤,肚子里添点油水。但是这毛粟子倒不是那么容易吃到的,首先得赶上季节,然后还得有人去打,因为毛粟子只算是个零嘴,成年人是不屑去打的,年纪太小的孩子又打不到,只有那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年/少女才行。所以我记忆中,去外婆家的次数中,真正吃到毛粟子只有一次。那一年刚好赶上季节,又有一个邻居的姐姐带着,翻过山,终于在一棵森天大树下看到了它,绿绿的外壳,长满了刺,圆圆的,有点象倦缩的刺猬,姐姐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在树下不断的敲打树枝,接着“卟卟卟”声不断的掉下来一个个绿刺猬团,我心急吃,一手拿起一个,哎呀!被刺到手了,又吓得赶紧丢了,这一腔热血眼看着就变成冷泪了,姐姐放下竿子,走了过来,告诉我毛粟子不能这么拿,况且我们要吃的是刺里头的果实,所以要用脚踩开表皮。这可是个技术活,先要用脚尖踩稳毛球,不要让他溜走了,然后顺着脚尖滑到脚心,这样就把它给踩开了,而且还不会踩烂里头的果实。姐姐踩开一个,小心的挑出果实,给我。褐色的硬壳,小小粒,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好吃么?咬开硬壳,里头是淡黄色的果肉,恩,清甜爽脆,好吃!好好吃哦!回忆里全是甜美和快乐的。

     

关键词:毛粟子

作者:那可西斯

《毛粟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那可西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