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影门外谈精华

发表日期:2011-11-1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7D 点击数: 投票数:



接触摄影三年有余,一直站在门外汉的角度思考一个简单的问题:摄影是什么?摄影应该算是舶来品,今天世界上仍存留最早的一张照片可以追溯至1827年,出自法国人约瑟夫·尼埃普斯之手。摄影英文名Photography源自希腊语φωphos(光线)和γραφηgraphê(绘图),也就是“以光绘图”,很有诗意。汉语“摄影”是一个动宾结构短语,“影”可解为“形象”或“印象”,“摄”可解为“吸取”或“捕捉”;无光不成影,将光影科学地、艺术地捕捉下来,谓之“摄影”——或者我们可以诗意地称摄影为“捕光捉影”、“追光掠影”。

因此我特别不赞同把“摄影”与“拍照”划等号。在我看来,拍照是记录,摄影是表达。特别是常常被我们误解为“记录摄影”的“纪实摄影”,更需要摄影师经过认真审视和提炼,最终获得的影像所体现出的依然是摄影师独特的理解和表达,而不是千篇一律的记录和复制。更何况,纪实摄影(特别是人文类纪实摄影)乃是摄影最高级别的门类,它需要摄影人具备丰厚的生活阅历、深刻的生命感悟。纵观世界殿堂级的摄影师,他们几乎都有特别著名的人文纪实作品。

摄影的现状如何?套用狄更斯的一句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双城记》)“最好”是因为经济与科技的发展,使摄影终于从遥不可及的艺术圣坛款步走下,步入普通大众的生活。时光倒退三十年,相机还是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而数码时代,相机越来越智能化、简单化,它也逐渐成为许多家庭旅行出游的必备品,2008年北京家庭数码相机普及率就已经高达68%(不涵盖手机摄影人群)。相机的普及化和智能化直接产生了大众摄影风潮,如今旅游区、街巷间到处可见手持各类相机、端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各类摄影组织、摄影网络等也随之诞生。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相机的普及化和智能化也带来诸多弊病。首先,“玩摄影的”大大占据了“搞摄影的”的生存空间,使得精英摄影逐渐失去引领地位,摄影本身的艺术品位大打折扣;其次,重复拍摄、趋同创作产生了大量模式类同、个性模糊、毫无艺术价值的摄影作品;再次,对相机智能和电脑PS技术的依赖,弱化了“人”的作用和“光”的作用,使摄影逐渐偏离“摄影”的本质。此所谓“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身处这样的时代,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是大幸,也是大不幸。我们能在这方天地里追求些什么?一曰生活充实,二曰审美享受。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摄影爱好者,我们不能止步于“拍照”,应用心创作出反映自我感受、激发他人共鸣的作品,如此,方不辱“摄影”二字。

摄影最关键的技巧是什么?有人说“绘画是加法,摄影是减法”。此话道出了摄影的一大要义,即影像要简洁,就是说要尽量减去赘余的、干扰的、繁复的元素,使影像简洁明快,使拍摄主体和拍摄意图得以清晰地凸显出来。运用“减法”最重要的方式是“构图”,所以不少摄影人喊出“构图决定一切”的口号。任何太过绝对的理论我都表示怀疑,构图未必决定一切,但确实决定着“摄影”与“拍照”的本质区别。所谓“构图”,就是根据题材和主题思想的要求,把要表现的元素适当地组织起来,构成一个富有“意味”的画面。可以说,构图反映着摄影人的审美观点和影像的美学价值。



以花卉摄影为例。当一树花枝闯入眼帘,美的感受扑面而来。我们即可按下快门吗?我的意见是,不急。先细细品味一番,想一想真正吸引我的是什么。是花朵本身?是花朵间组合的形式?是花枝与背景所形成的对比关系?……在确定下所要表现的“美”后,我们要想方设法凸显这种美,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移动拍摄位置、变换镜头焦距、重构画面元素,直至找出最能体现花之韵味的“形式”。这是发现美的过程,也是创造美的过程,更是使你的作品有别于他人的过程。

出于对中国水墨画的钟爱,我始终认为构图时要注意“留白”。留白就是在画面中留下相应空白,一般情况下满满当当的画面是缺乏美感和韵味的,而适当的留白、疏密的结合却能给予观赏者足够的审美空间。宗白华说:“艺术家创造的形象是‘实’,引起我们的想象是‘虚’。”(《美学散步》)留白是虚实结合的重要表现形式,它能达到“此处无物胜有物,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的妙用。

从狭义角度来看,“减法”就是构图的过程,而构图需要运用抽象的思维。当我们从纷繁的景物中抽象出被拍摄主体的线条、形状、色彩等等元素的时候,那么也就达到了所谓“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境界;而当我们又从线条、形状、色彩等等元素中再度抽象出形而上的思想和情感的时候,那么也就达到了所谓“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此时影像形式已居于次位,影像情感和思想才是关键所在,这或许就是所谓“大象无形”(《道德经》四十一章)的境界,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人文纪实摄影是摄影的最高门类。

所以,我认为摄影不光要运用“减法”,还要运用“加法”。如果说“减法”决定着“摄影”与“拍照”的区别,那么“加法”则决定着“摄影”的艺术价值。我所理解的“加法”,是指摄影人把主观意识,也就是思想和情感加到影像里,用影像反映自己的精神世界和对世界的体悟。影像的境界取决于摄影人的心境,此所谓“境由心生”。

我们不能将一切交给智能化的机器,因为那样我们永远不能进步。如果总是依赖全自动模式,那么所得到的照片并不是人拍摄的,而是相机拍摄的,我们只是做了那个按动快门的人。艺术的灵魂在于创造,所以我们需要“加”入独特的思想和情感。

运用“加法”首先要提高个人的精神修为,丰富自己的生活阅历。摄影与写作等艺术形式是相通的,只有眼中有所见、脑中有所思、心中有所悟,方能从滚滚红尘、大千世界中发现自己想要拍摄的主题,简而言之就是只有“胸有成图”,方能“一拍而就”,因此我们应当在观察力、抽象力、想象力和表现力这“四力”上不断提升自我。

事实上,“减法”和“加法”并无本质的区别,前者是后者实现的方式,而后者是前者运用的前提,二者相辅相成,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拍出我们想看见而别人没有看见的、独一无二的影像。这样的影像是耐人寻味的,甚至可能是永恒的。

抛砖之论,只为引玉。

作者:恋恋风尘

《摄影门外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恋恋风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