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D的西行间隔年(7)——拉萨篇1

发表日期:2011-11-21 摄影器材: 宾得 K10D 景区:拉萨 点击数: 投票数:

 10月30日上午关键词:拉萨、高反、藏漂、朝圣

小D是头一天傍晚七点半到的拉萨,早就听说拉萨火车站安保戒备很严不让拍照,便在下车前掏手机悄悄拍了一张。果然,列车停稳后马上就有一群穿着迷彩的武警过来引导乘客出站,并且很有礼貌地让刚刚拍过照的游客删除相机里的图片。拉萨站虽然列车班次不多,但很是气派,建筑外立面线条简洁明快,色彩大气稳重,设计感十足,地面一尘不染。站前广场很开阔,但都有栏杆围着,不准入内,沿出站通道一路到公交站,至少站着二十五个武警。这一切让只身出行的小D觉得慌兮兮的,再加上下火车后缺氧,心跳得厉害,稍走快些就喘不上气。

上了公交后,小D发现车上LED显示的竟然是藏文,并且车内也找不到任何标注站名的牌子,司机和售票员的对话完全听不懂,跟售票员核实了很多遍,“到站后打个招呼。”才稍稍安心的坐下。



现在要去的是小D在豆瓣上找到的一间客栈,说是能为背包客提供免费沙发,出发前尝试着联系了下,掌柜很爽快地答应了,这让小D有些受宠若惊。掌柜名叫豆豆,一个湖南女孩,喜欢流浪喜欢音乐。



去客栈得转车,事前豆豆有发具体路线到小D手机上,找起来也还算轻松。只是在第二趟公交上,小D发现有个带着口罩的藏民一直盯着自己,还时不时跟身边的同伴窃窃私语,几次四目相对,高原人特有的凛冽眼神让小D不寒而栗,不过还好,他们在小D的前几站下了车,总算是舒了口气。

由于火车上没休息好,一时无法适应拉萨的缺氧环境,小D觉得自己的思维和行为都钝掉了,天色渐暗,一路上几乎没什么人,精神高度紧张。

总算是到了客栈,豆豆出门接了小D,询问路途是否顺利,并简单提醒了几点初到高原的注意事项。但小D那时候晕呼呼的,也记不清豆豆具体说了什么,只是依稀记得“高的和胖的高原反应会更强烈……”。

由于身体不舒服,到客栈后,小D跟在客厅里上网的几个住客闲聊了几句,然后发了点从杭州带来的特产便倒头睡觉去了。以至后来豆豆叫小D去吃面条那事儿似乎都是在梦中进行的。

睡到半夜浑身燥热,头疼得厉害,稍有些响动便被惊醒了。灯光很刺眼,小D伸出手半遮着眼睛,看到有人影在晃动,此人脑袋明晃晃的是个光头,在隔壁床位整理东西。在小D印象中这种发型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善类,但既然同处一室基本的礼貌还是得有的,反正头疼睡不着,还不如打个招呼,“你好”。“诶呀,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现在外面正在下雪呢。”带着粤语腔的普通话,由于以前班上有几个比较好玩的两广同学,这调调听着倒也挺有亲切感。小D忙说,“没事没事,正要起来上厕所呢。”小D没说谎,此时他确实尿急,总听说喝水能缓解高反,他喝了一路的水,也在火车上上了无数趟厕所。小D此时脑袋还是又疼又晕,套上外套,穿上鞋子,步履蹒跚地进了洗手间。在洗手间站着的那会儿,一阵冷风吹过来,小D打了个寒颤,差点晕倒,急忙草草解决,扶着墙回到床上。

光头(原谅我在正式名字出场前先用“光头”代称)看了看小D的落魄样,说,“高反很难受吧?要注意休息,我每天都会很晚回来,可能会影响到你,你可以搬去楼上住。”小D那时大脑缺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口回答,不怕不怕,就在这了。(后来回想,那可能是将侵略者赶出地盘的委婉信号。)“我叫阿鼎,浙江来的,第一次来西藏。”“哦,可以叫我小伍,我也是第一次来。”“你来拉萨多久啦?”“两年。”“……”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十多分钟,小D觉得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传奇,小伍是来自上海的广西人,当被问到为什么来拉萨时,他给了个文不对题的回答,“很多人都觉得藏族是个神秘的民族,他们拥有独特的文化和虔诚的信仰,但接触久了,深入到他们的生活中,你会发现,一切其实也都很简单……这两年来,拉萨变化很大,这些我都看见了,虽然没写下来。”小D觉得眼前这人真有深度,从他那一定能听到不少故事,于是越聊越清醒,问题也没完没了起来。“这样吧,我明天做你的免费导游,带你逛一圈拉萨,保证比你自己逛一周看到的都多。”听到小伍这话,要不是缺氧高反浑身无力小D一定已经兴奋得从床上跳起来了。小伍顺便给支了几个对付高反的招,“高反有时是心理因素,别担心,明天一觉醒来就好了,明天好不了那就是后天好,另外,多喝水,最好是热水。”最后还公布了下自己的生物钟,每天晚上两点左右回客栈,四点左右睡觉,第二天下午一两点起床。



第二天,小D早早起床了,九点多钟,其实也不早,但在拉萨,此时太阳刚刚升起不久。之前打过照面的一位房客要去银行取钱,小D便尾随而去。这位朋友是江西人,第二次来拉萨,这次呆了两个月,沿路向小D介绍八角街、大昭寺、小昭寺、苍姑寺,以及哪里的茶馆店比较有名,哪里的餐馆比较有特色。还告诉小D在街头能看见哪几类警察——治安点、治安亭、巡逻队、街道、茶馆、房顶……顺便还介绍了下哪些地方不许拍照,哪些地方不许停留。



这满大街的制服着实把小D吓得不清,从小到大二十多年也没见过这种架势,所以相机在包里揣了一路也没敢掏出来。

其实小D没拍照有两个原因,胆小是其中之一,其二,是因为在路过大昭寺时看到的一个场景。寺庙前上百个藏民在地上磕长头,双手合实,五体投地,无论男女老少,表情凝重而虔诚,他们中有不少衣裤破破烂烂,有些为了方便扑到在地,甚至将蛇皮袋套在身上,但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透露着一份外界无法撼动的坚定,这份坚定足以让所有路过的人感受到他们正在进行一项无比神圣而重要的仪式。白塔中升腾的烟雾弥漫在人群中,小D凝视良久,视线上移,突然看见大昭寺顶上几个身穿光鲜冲锋衣的男男女女正架着各类单反对着朝圣的藏民们猛拍,还不时交流心得指指点点,而旁边房顶上就是拿着枪的武警,这三个突兀的场景组合,让小D看得很不舒服。很多时候摄影者会下意识地将自己放置在精神制高点来俯瞰身边的一切,按下快门就像是逛超市挑选货物,而眼前的这些,并不是商品,在小D看来,未经同意拍摄朝圣者就如同拍摄天葬与拍摄庙宇内的神像一样,是一种亵渎。

下边这张图是从小伍的微博偷来的,与其直接拍摄,倒不如这种剪影更有表现力。



在跟随人群绕着大昭寺转经时,还有一个小插曲。一位藏民正在三步一拜磕长头,这时有人过去主动塞钱到他手里。小D很是纳闷,他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在乞讨,为什么会有人递钱过去?身边的朋友说:“他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这样过来,这些经历所有藏民都有过,他们能够感同身受。”是啊,同一种文化、同一种信仰与同一种行为模式,让这里的人们更能够相互理解与感知。这便能很容易解释为什么上下级关系和官名关系难以调和,因为他们在截然不同的模式下生活。

 全天的写不完了,先发上午部分。

作者:阿鼎

《小D的西行间隔年(7)——拉萨篇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