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鄧義爺爺的故事 下

发表日期:2011-11-23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00D 点击数: 投票数:



這是故事的尾段,有空請先看鄧義爺爺的故事上集與中集,謝謝。
 
♥∞♥∞♥∞♥∞♥∞♥∞♥∞♥∞♥∞♥∞♥∞♥∞♥∞♥∞♥∞♥∞♥∞♥
 
不知過了多久,有天大哥回來說不想我老賴在他家,要我搬走,並且替我安排好工作,做他朋友的私人保標與司機,住宿東家,雖然聽來很無情,不過我明知這是大哥的好意,他是希望我搬到新環境後,重新再振作起來,我猜這份工一定是他出錢、出力,而且還得出面幫我找的,活到三十歲,還要他操心,實在過意不去,於是我也假裝很熱心地答應了。說是當保標與司機,不如說是老板家的貴賓,我住的是間豪華客房,房間除了有私人衛浴外還有個小小的客廳,浴室內還有個小小的桑拿房,一看便知道是重新為我裝修過的房間,而且還可以用老板的健身房、泳池等設備。老板是個風流人物,夜夜笙歌,我想這也是大哥想我跟著他的原因吧?不過除了九妹,沒有其它女孩子能讓我心動了。
 
有一天我如常開車接老板回家,—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手持西瓜刀大聲說要打劫,一看便知道他是個習武之人,奇怪的是他雖說打劫,卻沒有要錢的意途,而且每一刀都是向正老板要害,我的工作是要保護老板,但當我上前阻止,他又每每留手,好像不想傷我,顯然他是來尋仇多過打劫,我一分神,中了他一刀,頓時血流如注,只聽到恐怖嘶叫聲、有哭聲也有呼救聲,現場一片混亂,叫聲慢慢減弱,我也昏過去。我像在一個無重空間,一直沒有停止地飄浮,意識很清楚,卻又像是在夢中,猛然想起遇襲之事,可能我已經死了,心中反而高興起來,因為要是死了,與九妹便不會陰陽相隔,就在這時九妹出現在我面前,這是在九妹死後我第一次高興得笑起來。九妹的神情卻讓我不安,她像生氣、也像傷心,她雖然沒說話,我卻可以感應到她所想說的,我這個樣子讓她不放心去投胎,但是她再不投胎便會成為孤魂野鬼,永不超生,我們今生既然緣盡,就該認命,只可以寄望來世,如果愛她就該好好生活,讓她去得毫無牽掛。原來你在生時我沒好好保護你,到你死後還成為你的罣礙,我答應為你好好生活,放心去吧。之後又見到鄧爺爺,還是用同一方式與爺爺溝通,他的意思是說:「義,不要執著已過去已不能挽回的事,留點空間給現在與將來,為愛你的人好好活,回去吧。」九妹一笑便與爺爺慢慢淡出了我視野,我也順向那點柔和的黃光漂去。
 
就在這時,我聽到大哥責斥老板:「還請你照顧我弟弟?你真無用!」我第一次聽到溫文的大哥罵人,罵起來也蠻兇的,我笑了。我打開眼睛,無力地說:「終於看到鄧老大的真面目了!」大家靜止了十多秒,然後大哥大叫:「醒了、醒了,阿義終於醒了!」之後便像個小孩子般大笑大跳,又開始大哭,哭得像個小孩,小四也在一邊激動得擦技起眼淚,我再開口道:「靜一點好嗎?這是病房啊!一個是什麼城中首富、大發明家,一個武打巨星、英雄鐵漢,看你們,像什麼?病人被你們吵死了,不、不、不,應該是吵生了才對。」然後大家都笑作一團。鄧爺爺離逝、九妹遇難時,他們都能冷靜面對,爺爺說得對,要為愛我的人好好活下去,我立下了心不要再讓他們擔心,最重要的還是要讓九妹去得安心。
 
看大哥與小四憔悴不堪的樣子,我想我一定昏迷了很久,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原來已昏迷了十多天,醫生那天說要是我還不醒的話,便可以替我預備後事,因為是我自己根本不想醒過來,所以大家都急了。小四瘦了一圈不能連戲,導演無奈要多放他十天假期,他索性搬進醫院來與我同房休養。有天我們百無聊賴,我建議懷舊一下玩兒時常玩遊戲,就是假裝自己縮成小人,然後想像怎樣改建大了幾百倍的屋子,小四開了個頭,我只說了在這兒蓋個大廳便接不上了,想想由幾歲玩到幾十歲都從未贏過小四,便大笑起來,小四突然紅了雙眼說:「義哥,你現在的歡笑聲是你給我一生中最好的禮物,謝謝。」
 
住院其間,外傳小四為情自殺,也有傳他想中途加片酬擺拍,也有傳他是狂歡中吃錯了藥,大哥問要不要找律師,小四搖頭,輕鬆的說,娛記也要吃飯,為報答上天放了義哥一馬,他也放娛記們一馬。十天後我便可以出院,雖然大哥堅持我搬回到他家住,不過我仍然回到以前的工作崗位。老板很內疚,因為事由他起,原來那劫匪其實是老板其中一位女朋友的父親,老闆始亂終棄,女孩子想不開自尋短見,父親回來尋仇。他的這一刀彷佛把我斬醒,因此大家都沒有對他記恨,大哥還請城中最好的律師為他辯護,老板受了這次教訓便開始收斂,他到那女子墓前跪下懺悔,還答應代替那女子照顧她父母,生養死髒,性情作了個一百八十度改變,挽回一段幾乎破裂的婚姻。至於我,回去後仍然是當保標與司機,不過老板堅決要自己付我薪金,其實早就知道以前是大哥玩的把戲,老板也把我看成自己親信,他說我在他身邊是種警惕,在他那兒一做便做了幾十年,不過這是後話。
 
出院後我便開始茹素,也開始念經回向給九妹與爺爺,大家都不奇怪我對人生態度的改變,他們都以為是大難不死的原因,沒有告訴大家是爺爺與九妹點醒了我,一轉眼便過了幾十年,直到八年前老板要到加拿大養老,我才退下來,回到鄧爺爺的石屋。自從九妹死後,這幾十年來,我一次也沒有回來過,原來大哥與小四一直派人將小屋收拾得好好的,這兒一點也沒有變,變的是我的心態。大哥與小四也在差不多的時間退休,他們將自己大部份財產拿出來,成立了一個基金,分別在非洲蓋了好幾間孤兒院,也在國內起了醫院與學校等等,我們三兄弟有空便一起到處看看那裡需要幫助,像在完成九妹「濟貧」的遺志。
 
一路走過來,從小義,升格為「老伯」、鄧義爺爺,將來怎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好好地活,不要讓在生的人、死去的人再為我操心,耐心地等著來世與九妹重逢。
 
♥∞♥∞♥∞♥∞♥∞♥∞♥∞♥∞♥∞♥∞♥∞♥∞♥∞♥∞♥∞♥∞♥∞♥
 
每個人都有個自己的故事,在別人看來可能是極為普通平凡,就如鄧義爺爺的故事一樣。謝謝大家耐心看完。
关键词:邓义爷爷秀姨说故事

作者:秀瘦姨

《鄧義爺爺的故事 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秀瘦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