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崖口飘色

发表日期:2011-11-25 摄影器材: 景区:中山崖口 点击数: 投票数:

崖口飘色仰慕已久,农历五月初六,再次准备出行中山,始终一个人。工作日出行,有的是自由,有的是挑战。总会遇到不可思意的事情。计划好一早7点50分的广珠轻轨可以一直到中山南朗的,谁知道去南郎的班车却要9点50分才发车,郁闷,到那时候飘色巡游估计就已经巡完了。于是对中山很熟悉的我,马上采用之前准备的二号方案,直接到中山北,转中山030车到京华酒店,再转12路车,崖口站下车。注定我运气好,来到崖口是上午10点15分,飘色巡游刚好在下车的地方进行着。心情那个兴奋啊。

  历史典故

  崖口古称涯溪,地处古香山东南临海。在这海风吹拂下的土壤之下,曾出土大量的磨制石器、彩陶、夹砂陶器和春秋时期的青铜鱼镖斧斤之类,从而可以追溯到新石器中晚期及公元前一千年的渔猎文化。陆之涯,水之滨,临海的崖口曾是一个独立岛屿,是五桂山的伸延。当香山大部还是一片泽国,南迁的中原人已一批一批迁徙至此。而且按照迁徙时间和来源地的不同,分为九个大小的自然村,旧称崖口九堡(现存八堡)。定居在这里的各小族群均靠山傍溪,结茅而居。初期一段漫长的年代都是以渔猎为生。到宋代,香山设县,加上地理环境变化,水潦渐成陆地,村民因势利导,开始了牧畜和农垦。但由于分散聚居,抵御自然灾害如强台风、洪水、瘟疫与虫害等的能力十分薄弱,加上乱世之中,时有俗称“打明火”的群贼和海盗猖獗,小村庄常遭虏掠杀戮。如发生宗族械斗,都十分吃亏。因而亟求和睦互助成为九堡村民的共同心愿。这个愿望通过祭祀、巡游活动把崖口各村召集和团结起来。至唐代就有了这种叫九堡巡游的“抬菩萨”活动,谭、杨、陆三姓村民都共同热心参与,后来渐成定例,并逐步见有规模。这种“抬菩萨”的传统习俗又称“洗菩萨”和“耍菩萨”。供奉在庙堂内的妈祖、北帝一般有不同大小的二至三个塑像,供不同活动形式的使用,小塑像一般都是抬菩萨巡游用的。故制作上特别小巧精致。如庙里设有供奉抬菩萨用的神佛塑像,巡游时多有纸扎替代。人们把神、仙、佛甚至“关圣”、“华陀”等凡人和“孙悟空”等神话角色都当作菩萨,释道一堂供奉的现象比比皆是。“菩萨”一词梵语作“菩提萨 ”的简称,位次于佛,但远离科学的当年,人们在深重苦难中亦只有托赖于斯,以求菩萨替他们消灾解难。人们都沿用了类似“皇帝出巡”的至高无上的仪式进行这类活动。
到宋代,由于巡游队伍中兴起了飘色艺术,比起抬纸扎的玩艺儿显得生动逼真,于是有些心灵手巧的村民争相效法仿制,纸扎菩萨因而日渐式微。最早的民间飘色来自中原,内涵也甚有区别,唐以前,山西一带就有“脑阁”表演,这就是飘色的雏型。“脑阁”艺术本身以“色”的装扮,又有“飘”的特点,不同者,每个单元都十分简单:只由一个古装打扮的小童作“色芯”,飘立在一个隐蔽的铁线架子上,而这个架子套牢在一个作为色脚的成年人身上,身外以宽大的长衫蔽之,铁线上装饰花枝古树等。人走动时,使用暗劲使架子摇摇晃晃,使色芯浑欲飘起。脑阁表演中,偶尔也有一个色脚支承着两个色芯的,这种设计和表演有较大有难度。后来这种飘色艺术随着民间艺人的创造改良,变出了“柜子色”,“水色”等,“水色”又分为“艇仔色”、“木筏子色”甚至“水牛色”等。
  五月初六日,崖口新建的大广场上,八堡的热心人云集于此,为了配合那模仿“皇帝出巡”般的排场,传统的崖口飘色一直以“木柜子色”的形式出场,而且大都用在上方加以饰帐,帐子前方冠上村名。柜子高二尺许,由二人前后扛抬,为防止倾侧翻倒,柜内习惯放上适量的阶砖。自古以来,这些飘色的服装和道具各归民间艺人所有,崖口六七十板飘色虽都由各人自制,却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上午九时许,各板飘色和前导队齐集广场,你可以看到,老艺人们在自家那个飘色柜子前忙碌地张罗,给色芯化妆、穿戴,显得闲熟利落,一家人早就作了合理分工,壮年男子负责抬柜子,妇女打着伞子,挽着汗巾、衣服、襁褓,还有饮料、小玩具等,一路上照料着色芯。色芯则是自己家中二三岁小孙。十来岁的姑娘小伙子,则在前导的仪仗队和龙狮队里大派用场。

言归正转 飘色开锣。

 

 







这只叫麒麟,呵呵,之前我以为是小龙呢




经典秋千色,名字就叫喜庆千秋






中山沙溪申明亭村的鹤舞也来助阵







飘色林林总总







作者:梦里星云

《崖口飘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梦里星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