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使小说多了几分曲折和迁回

发表日期:2011-1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弟高像写起;首先引出的好汉,也不是一百单八好汉中的一人,而是王进.由王进再引
出梁wft汉中的一人一史进的故掣熙生进并不是梁山好Vcq:的最主要人物。这样的
结构.就使《水浒传》结构的开端富有变化和起伏,步步走近中心和高湘,为主要人物
的登场作了充分的谊染和铺垫。这样的结构安排,还为小说留下许多伏笔与呼应:高休
逼走王进,是高休遏走林冲故事的雏形;史进与少华山绿林人物的结义,又是后来各个
山寨好汉结义故事的彩排和雏形;小说中后来那些气势浩大、波润壮阔的场面和事件实
际上也从中显露端倪,使小说多了几分曲折和迁回。同时,这种结构安排还使小说所写
的故事其有更普退的社会意义,即落草为寇的井不只是梁山好汉,而是“官通民反’的
社会的普退现实。这样的结构安排显然是富于变化、和谐统一的,既具有形式美感,又
愈绝深远。
3.妹构的租式与创透
文学结构也是程式与创造的统一。文学体裁、艺术类型在它的长期艺术实践过程中
总形成一定的程式规范。所谓“程式”,也就是指前人巳创造出来的、有一定规范并得到
人们认可的结构模式。如中国古代戏曲就是高度程式化的,戏曲表演的唱、做、念、打
皆有严格的程式。在戏剧结构方面也是如此,历来有“风头、猪肚、豹尾”之说。所谓
“风头”,是说戏的开始要醒目、惊人,要以鲜明有力的戏剧行动向观众提出总的悬念.
以吸引观众的注惫。所谓“猪肚”,是指戏的中间要使戏剧冲突充分展开,充分表现人物
性格和心理.使剧悄显得充实饱满。所谓“豹尾”,是说戏的结尾,要简洁有力,好像豹
尾劲扫。响亮有力.戛然而止,给观众留下咀唱、回味的余地。这一程式化的要求是戏
剧发展的产物,是适应戏剧表演和观众欣赏需要的,所以有合理之处。剧作家写戏也常
常很自然地接受这一程式规范。中国古代格律诗创作,讲究“声律“、一对偶‘、“平仄’
和句段之间的“起承转接”,也是一种程式化的要求.对创作格律诗的人来说必须遵守。
中国古代小说虽没有戏曲和格律诗那样严格的程式化的要求,胆也在情节结构技巧方面,
形成了一些程式,如所谓“草蛇灰线法”、“纬针泥刺法.、“背面铺粉法”、“横云断岭
法“、“欲合故纵法”、“大落墨法,等等。这些程式技法,对中网古代小说家来说也是非
常重要的。但是。对于文学创作来说,任何程式都是有局限的,迟早都是要被人们突破
的。优秀艺术家的结构都是不拘泥于程式而更于创新的。五四新文学叙事作品在结构形
式方面的长足进步,正是突破传统小说程式规范的产物。西方现代文艺和我国新时期的
文艺.都是很重视文学结构的独创性的,在这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不过,结构的创
造必须遵循结构的内在规律.遵循某些必要的可行的结构程式,不能没有限度地任愈突
破和创造。比如说.写诗.就必须讲究诗的声的美、意象美、意境美,以此为墓础来结
构诗的情感线索;写小说,也必须明白小说总是与人物、故事情节有关的.虽然我们可

作者:黄去B

《使小说多了几分曲折和迁回》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黄去B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