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瑞士之眉间山水

发表日期:2011-11-3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0D 景区:瑞士 伯尔尼 卢塞恩 苏黎世 点击数: 投票数:

 记得小时候读王观的词“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觉得将山水喻为眉黛和眼波,生动烂漫又别具慧心,真是再妥帖不过。仁者乐山,因着山的博大与稳重,智者乐水,因着水的睿智与灵动,而我一个小女子看山看水,却是因为山水间恰如眉目流盼,有叙不尽的情愫。因为山的温柔相守,水的缠绵相互,才有了我们依山傍水的静好人生。

瑞士的山水是极美的,不大的国家里,湖泊如星辰般大小相缀,山野绵延,行走在山水间,如同入了画境,流光简曼,心思甜悦。忍不住提笔将所行山水一一记录。

众多湖泊中,琉森湖是最受青睐的一个,湖水为雪山融水,冰清澄澈,仪态万方。时而晨雾牵纱,时而夕阳浴金,阴晦时有含烟的温柔,晴朗时有明快的透亮。天空是始终如一的蓝,谦逊沉着,仿佛它的存在只为了给这水作一面衬景。





湖畔的城市琉森既有古典的诗意,又富自然的意趣,不大的古城却能满足你对欧洲所有的憧憬:浪漫的天鹅湖,典雅的中世纪建筑,藏品丰富的博物馆,时尚新颖的店铺,写意的露天咖啡座…琉森仿佛就是为了一次美妙的旅行而生,在“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中排名第六。



水塔花桥是琉森的重要标志,古老的木质廊桥里壁画栩栩,讲述着本地的历史风貌和英雄故事,朴拙的桥身上缀满了鲜花,水色之上,晕开一抹嫣然的红艳,连洒落的阳光也旖旎多情起来。



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中怎能没有爱情?德国著名作曲家瓦格纳便是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他曾在德国邂逅音乐家李斯特的女儿,奥地利著名外交官标洛的妻子科西玛,两人萌生情意。科西玛为了追求真爱,冲破各种阻力,抛弃名誉地位,与那个后来成为奥地利首相的显赫人物离了婚。她在琉森湖畔找到了瓦格纳,从此恩爱缱绻,执手偕老。1870年他们爱情的结晶齐格弗里德出世。瓦格纳为此兴奋不已,写下了名曲《齐格弗里德》抒发内心的幸福与喜悦。同年12月25日,为庆祝科西玛的生日,这首曲子首次公演。



山色蓊郁,峰峦起伏,此情此景,你是否也会有想飞的冲动,乘一缕流风,徜徉在天地间,轻烟似的化出人们的视域,雀鸟一样的自由。何等潇洒,何等翩翩!



瑞士的铁路网极其发达,省却了驱车的劳顿。捧一杯咖啡,安然坐在车厢里看风景,所及之处绿意盎然,芳草茵茵,皆是罗裙翠染的画色。牧场里总是闲卧着几头奶牛,偶尔起身小踱几步,咬嚼青草枝叶的甘香,星星野花在风中摇曳,应和着它们尾鬃的扫拂。



图恩湖面积不大,但水色炫美,映日成彩,据说是冰河融水含丰富矿物质所致。傍水而居,可以濯足,可以垂钓,可以泛舟,可以顾影,亦可以作个临水照花的世外人。秋色为细细为山峦点上颜色,几分鹅黄,几笔橘绿,几片黛青,几痕渐没的白,这山水便如理完妆的佳人,颦笑生姿,秀色出世。



布里恩茨湖却静美的如一块蓝玉。总觉得水是百看不厌的。其本身,就透着一种典雅的人文意象,花上晓露眼中横波,哪样不是水生?古朴如诗三百,亦是由一条水畔写起的,水鸟和鸣,水草浮动,如一卷淳厚无渣滓的歌。



阿尔卑斯山脉的铁力士峰海拔3238米,是瑞士中部的最高山峰。从山脚到顶峰换乘了三种缆车,每段景致亦不相同,从草木如织到云树苍茫,季节随着高度的攀升而更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世界首创的360度旋转缆车,像踏进一首华尔兹,梦一般在群山之间旋转,与山峦翩然共舞。

从铁力士山上远眺,雪峰延绵,中有一座似是仙人盘踞。想是这尘世独到的美令他醉而忘返,坐守于天地浑然处,妙契相通,岁月不扰。



喜欢这汪水,虽然不大,却足够勾起我的想象。和风惠日下,它是天空的颜色,一碧无暇,如少女未经尘世的眸光。待云经过,织出梦霭,便盈溢出脉脉动情的眼波。等风拂过,金光乍现,恰似点燃顾盼飞扬的神采。山川爱惜的将它环绕,如捧在心头的一滴露。



拂晓的山容最是动人。从火车上望过去,山谷间浮动着一层轻灵的云絮,村庄犹自沉睡,草木幽微,是苏醒前的极静。



晓梦将醒之际,风中传递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憧憬,我知道在某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会欢然苏醒,欢然迎接一个全新的开始。



爵士之都蒙特勒山温水润,是日内瓦湖畔最秀逸的城镇。湖滨道上遍植着月桂树,巴旦木,木莲和棕榈,时有幽香沁人。



斜阳晚照,水纹漾漾的晃在脸上,有丝恍惚迷离之感。一对水鸟在石上喁喁细语,如一首自然交响乐的收梢。



绮霞低映晚晴天。山水之间的情意真真切切的流露了出来。天地宛如一张柔情密织的网,织出临风对月的相思,网住相偎相携的归鸟,依依复依依。



当然,山水间若多一些人文姿彩,便愈加耐人寻味。西庸城堡,欧洲最古老最神秘的古堡之一,就静静的伫立在水上,遗世而独立。由于历史过于久远,人们已无法确知西庸城堡的起源,目前发现最早的文字记录是1150年。建筑学家认为,城堡底部的基石是在11世纪修筑完成的。“西庸(chillon)”在法文中是“石头”的意思,也许它的得名就来源于它所在的那块凸出湖岸的巨岩。13世纪至14世纪时,这里是意大利王族萨伏依家族的领地,后经世事更迭,几易其主。

石堡缄默,任游人穿行,任史人拼凑它辉煌的过往。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依旧在它冰冷坚强的身躯里婆娑,如浓郁芬芳的玫瑰。而它身后,蓝天像是为无数聚散离合而忧伤,风里弥漫着一种强烈的愿望—那对亘古世纪悄悄私语的怀念。



古堡知名的,还有它的地牢。1816年英国诗人拜伦来这里参观,为曾关押在此的囚犯博尼瓦尔写下了激情澎湃的长诗《西庸的囚徒》。博尼瓦是圣维克多修道院院长,他在1536年因支持日内瓦独立,想推翻萨瓦大公统治事败而被关进地牢长达六年之久。关在一起的还有他的两个弟弟,他们分别被铁链绑在石柱上,几乎不能活动。兄弟三人只能费力的触碰手脚相互安慰,精神不振的时候他们就靠唱歌、讲故事驱散绝望。但是,两个弟弟还是先后逝去,博尼瓦虽然活了下来,但是他的痛苦却非常人所能领会。如同拜伦诗中所述“不管身上是否还有桎梏和镣铐,我已学会爱上了绝望。”(Fetter’d or fetterless to be, I learn’d to love despair.)



距蒙特勒五分钟车程的姊妹城沃韦是座更有生活意味的小城,幽默大师查理卓别林在此渡过了二十五年并长眠于此。他的铜像站立在花丛中,面朝湖水,依旧是惯有的俏皮装扮,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远方。



沃韦食品博物馆门口的湖中,竖立着一把八米高的餐叉,是为了纪念雀巢公司设立食品博物馆的特别艺术品,如今成为了小城的新坐标。在湖畔的餐厅晚餐,面对着水光潋滟的日内瓦湖和层林渐染的秋色,生活如一杯清冽的白葡萄酒,品相出尘回味无穷。



在眼睛饱饮了水色后,不忘慰劳一下身心。天气晴好,可以从古城洛桑乘渡轮到法国著名的矿泉水小镇依云。闻名世界的依云水是由高山融雪和山地雨水在山脉腹地经过长达15年的天然过滤和冰川砂层的矿化而形成。既然女人是水做的,就以水来滋养吧。



醉心于水色的何止于人。坐在船上,总能看见逐水的鸟儿,白羽红喙,身形矫美,为相对静态的景致添上一笔动态的风流。如果山水真的是丽人的眉黛眼波,它们就是那一闪而过的惊艳,如爆绽的烟花。






欢迎访问蜜果的浪漫之旅

 



 



 



 



 



 



 



 



 



 



 



 



 



 



 



 



 



 



 



 





 

关键词:卢塞恩瑞士山水铁力士

作者:蜜果

《瑞士之眉间山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蜜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