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夏目友人帐 叁 第四话『幼年时光』--人、与妖

发表日期:2011-11-30 摄影器材: 索尼 Mavica FD-73 点击数: 投票数:

 

※人、与妖


        

        一个寂寞的人,一只寂寞的妖。
        那个夏日,他们相遇在樱树下。

        对于她来说,人类就像季节一样不断地逝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什么生物,人也好,妖也好,神明也好,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只是时间的长短不同罢了。
        而人的生命对于妖怪漫长的生命来说,也就是转瞬的事情。
        妖怪拥有妖怪的世界,人类也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
        两个不同的世界是两条互相平行的直线,无限延长。它们两不相干,无论是多么久远漫长的时间也不会交错。但是,即使是如此,也偶尔会有一两条在这既定的规则以外的,穿插于两条平行线之间的直线。
        于是她笑了,想起了在那个夏日相遇的孩子。
        能看得见妖怪的人类。

        她知道,在妖怪的世界中,人类是禁忌。妖怪往往憎恨着人类,因为人类总是无视它们的存在,擅自破坏它们的住所。
        但是妖怪也是寂寞的。
        对于虚伪的人类的憎恶,或者是在妖怪中抱持自己高贵的身位,使得大多数的妖怪始终不会对人类怀有善意。

        

         “喂,骗子要过来了。”
        突然听见了人类的声音,她不满地看着树下几个孩子的嬉闹。
        但说是嬉闹实在有点不妥了。两个孩子用石头敲打着另一个孩子的头,还骗子骗子地嚷嚷。
        妖怪不满了起来。
        果然是虚伪的人类,仅仅是小小的孩子就已经开始欺负同类,实在是不堪入目啊。
        她恼怒地把孩子们赶走,却看见被称为“骗子”的那个孩子望着她坐着的樱树。
        “刚刚…他好像看见我了。不会的,不可能有人看到我的。”
        她自嘲地笑笑,不禁骂自己的愚昧。为什么会认为他看见了自己呢?她可是妖怪啊。高贵的妖怪。妖怪与卑微、虚伪的人类不同,又怎么可能会被区区的人类看见。
        “是啊,能感觉到妖怪的人类怎么可能存在。”
        “能感受到我的存在的人,怎么可能存在…”
        她三番五次地重复了不可能,继续坐在樱树上远望。在薄薄的面具背后的眼中流露的又是怎样的感情呢?
        我想,是寂寞吧。
        十年,百年,千年,一直一个人在树上生活,没有同伴,只有自己与自己的对话、自嘲。这是怎样的寂寞啊。

        

        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
        她知道了孩子可以看见妖怪。
        并不想追究为什么,只是,每天每天,追赶着那个孩子,埋伏他,吓唬他,捉弄他。仿佛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了。
        从此的每一天,妖怪都很高兴。

       

        然后有一天,她和往常一样寻找那孩子,打算吓唬他的时候,不经意听见了周围人对孩子的描述。
        妖怪才知道,原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一直一个人。总是一个人。只是因为能够看见妖怪,所以就被周围的人们排挤,厌恶。甚至冠上了“骗子”的称呼。
        她替孩子感到生气,为什么仅是因为能够看见妖怪,就必须被人类排挤呢。看不见妖怪的人类却擅自用自己眼中的世界去评价别人所看见的东西,这不是很不公平吗?甚至看不见,却理直气壮地说没有吗?
        妖怪不愿意看着孩子阴郁的表情,于是如同往常一样,从草丛中钻了出来。
        孩子果然被吓到了。
         “哈哈哈哈…吓了一跳,吓了一跳吧!”
        妖怪作出夸张狂妄的样子,指着男孩不停地笑着。
        然后,妖怪第一次了听见男孩的声音。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你很闲吗?”
        她有些惊讶,如此美妙的嗓音,却说出了这样冰冷的话语。对于妖怪来说,高贵的她不容许自己承认是因为寂寞,因为喜欢男孩才陪伴着他。
        “你说我很闲?说什么蠢话!只是偶尔一个方向而已!我这种程度的妖怪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我怎么可能特意理你。”
        男孩听完妖怪的回答,露出与她经常作的表情一样的自嘲。
        为什么呢。
        妖怪看见男孩的表情后,后悔第一次出现在心里。是啊,明明她并不想说这样的话呢。但是,为什么却脱口而出了呢。
        是因为,妖怪的自尊吗?

        妖怪认为只要像往常一样吓唬孩子,捉弄孩子,就一定能够再次说上话,一切就能回复原样了。于是,她又一次地吓唬了那个孩子。
        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妖怪已经不记得了。
        只是记得,孩子从此绕了远路上学,再没回来。
        妖怪端坐在树上,想着那个能看见妖怪的孩子。她知道,自己的话或许是再也不能传达给他了吧,他或许也已经看不见自己了吧。
        ——但是即使如此。

        

       

        她怀抱着希望,变化成黑猫四处奔跑,只为了寻找那个一次次被自己伤害的孩子。
        而后——
        找到了。
        昏黄的落阳把孩子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微风拂过草地,孩子双手怀抱着膝盖,蜷缩在地上望着天空独自想着什么。
        今天的那孩子,也是一个人啊。
        瘦小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无助,那么孤独,那么…寂寞。
        孩子听见了她的脚步声,愕然回过头来。
         “什么啊,来是小猫啊。过来吧。”
        孩子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对妖怪这样说道。
        是因为没有依靠,总是被妖怪,被人类欺负,所以养成的警戒吗?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啊。
        孩子抱起了妖怪,露出了笑容。
        妖怪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孩子,也有这样温柔的表情呢。

        

         “真羡慕你啊,我也好想快点变成一个人啊,好想,一个人独自生活啊。”
        晶莹的露珠洒落在地上,然后渐渐消散。一滴,一滴,她止不住地留下眼泪。妖怪对孩子的话语感到了深深的悲伤。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妖怪,不能明白人类的内心。但是,一个人,是很悲伤的啊。一个人,是很孤独的啊。
        她能明白独自一人的孤独。因为,她也一样,一直是一个人啊。

        几天后的孩子,被讨厌的人带走了。
        她从此再也没有看见过孩子。
        ——是被带到什么遥远的地方了吗。
        妖怪再次自嘲起来。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好,一个人呆着反而更好。她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总是想要相互扶持,却又再次争吵。
        “啊!真让人怨恨!真让人愤怒!只会考虑自己的丑陋的家伙们,大家都消失了才好!”
        人类,这是多么丑陋又多么扭曲的脸孔。讨厌,讨厌,这就是人类,可恨的人类,虚伪的人类。所有人都消失了才好!

       

       不知道又是多少年过去了。
       又是两个孩子来到了她的樱树下,却惊恐地逃走了。
       其中一个孩子扑倒在路上,磕破了膝盖,便哭了起来。
       ——吵死了。
       她再次变化成黑猫,向孩子走去。结果孩子却拿起石头扔向妖怪。自己的好心好意,全都被区区的孩子砸的粉碎。可恨,这就是虚伪的人类。
       于是她什么都不再思考,什么都不再考虑了。
       她的时间停止在了这里。
       这棵古老的大树中。陪伴了她不知道多少年华的樱树中。
       却又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孩子,那个在夏日相遇的,能看见妖怪的,拥有温柔美丽笑容,却又拥有悲哀愿望的孩子。

       

       “太好了。你还在这里。”
       成长为了不起的孩子回来了,回到了这棵大树下。
       ——不知道过了多少春夏秋冬,她却还没有忘记。一直都记得。陪伴了自己漫长而寂寞的妖怪生命中一小部分的孩子。
       孩子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满满的,温暖了妖怪,与人。
       她知道,孩子一定是遇到什么温柔的人类了吧,能让他拥有这样温柔的笑容的人类。
       现在的他能明白了。
       ——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我叫夏目贵志,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FIN.


来源 动漫国分析组

关键词:分析璃子夏目友人帐动漫国

作者:弱音ハク

《夏目友人帐 叁 第四话『幼年时光』--人、与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弱音ハク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