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最后的农家柴草灶

发表日期:2011-12-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上海川沙一家农户的柴草灶,我把它摄取下来,作为一种图像占有,我想留存的时间会远远超过它真实存在的时间,因为不久它很快会被拆除,它会与这家农户一起被都市化,高楼会一眨眼地在这平地而起,而这沿用几千年的柴草灶将被gas灶具取代。

这柴草灶的图像勾起了我一些童年的记忆。在我的记忆里,从学前到小学期间,每次到乡下外婆家都是在冬季。寒冷的冬天,在添柴口帮着添柴绝对是件有意思的工作,既满足了孩童玩火的欲望又能取暖,实在是那时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一般情形下,我是不被允许单独在添柴口操作的,一是因为明火的安全因素,再则是经济上的考量,因为同样烧开一锅水我用的柴火会多的多。要知道那个年代“薪水”都少的可怜,不能让我浪费“薪”。

我对这柴草灶的结构是很熟悉的,但我无从用文字来准确的描述他,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它的每个部位。它其实很简单,就想使用它的主人一样简单朴实。它没有科技的成分,但它有农耕社会的智慧;它没有现代工业的制造,但它实用简便且经久耐用。它的模样庞大憨厚,像个形状怪异的建筑物,占据着屋内好大一角。它其实就是个建筑物,因为构成它的材料就是砖与水泥。它是建筑物中的建筑物,相对于屋内的桌椅板凳橱柜家什,它显得伟岸无比,巍然挺立在屋子的一角,有着一种温和的霸气。它顶天立地,那烟道紧贴着墙壁直穿过屋顶,透着一种英雄气概,似乎在表明纵然这屋顶坍塌,而它是不会倒的。

柴草灶都有着差不多相似的外装饰,图案朴拙清丽。一般是白底上用黑色描以装饰纹样围边,其间空白填以类似吉祥如意、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等等图画,色彩大胆鲜丽,大红大绿无所顾忌,大俗的可爱。图案表达了农户纯朴善良的愿望,展现农耕社会美好图景。

长大后就很少去乡下了。在美校就读时去过一次,记得画过两个刚砌好的新炉灶上的装饰。那时学校的图案课正值画彩陶,我便把彩陶纹样弄上了炉灶壁上,广受农户们的好评。新的炉灶对农户来讲意味着新的生活,新的开始,意义重大,否则没有“重起炉灶”一说。据说炉灶的朝向也是有讲究的,这与风水有关,农户不会很随意的安置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屋内这“大建筑”的。

我最后一次去乡下是奔丧去的,外公走了。那是夏天,我无法招架夜晚蚊子对我的袭击,脚被蚊虫叮咬的像小时候吃的“赤豆棒冰”。两天后我逃回了上海。随着年龄的增长,完全找不到孩提时在乡下田间地头屋前房后那玩耍的乐趣了。

今年,我与弟弟开车送母亲回了趟乡下,那已不是乡下了,舅舅阿姨们都一家子一家子的住进了统一规划的小区楼房,那里现在是南通开发区。

我想我留存的这图片是最后的农家柴草灶。



 

作者:大宪

《最后的农家柴草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大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