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江南•忆--忘忧。。。。

发表日期:2011-1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乌镇的夜是属于西栅的,那落日已收起灼目锋芒,像搽在新娘颊上的胭脂,把乌镇的夜晚洇染得妩媚而灵秀。。。。

水上花灯船与丝竹船悠行在河中。想追逐这一片美景,沿河泛舟,船如同在灯河中漂浮,水上水中灯光辉映,船桨轻摇,如划破了一池碎银。从一座座石桥中穿越,好象穿梭在一个个时空隧道,如若有心,还可以停船细读那一副副意味悠长的桥联,在夜色中咀嚼历史文化的片段。

河是西栅之夜的舞台。流淌千年的水流,是历尽沧桑的老人,平平静静,波澜不惊,却把风月收纳其中,把时光收纳其中。华灯初上,灯光把河面绚烂成繁华遍地的歌舞剧,时时有高亢的咏叹,处处是低音的回旋。夜深人静,月升起,河把自己设计成明净秋空,让月来独舞,月沉落,让星星来群欢,让流云在漂流。船来了,用浆声弹出一曲舒缓的民间乐;船去了,留一道颤抖的音符在水面。一只花灯船来了,一条丝竹船去了,河的舞台上,一出婉转多情的才子佳人戏正酣然上演。

灯是西栅之夜的舞娘。楼亭的飞檐翘角上,彩色的霓虹是她们头顶的花冠;廊檐下,一盏盏红灯笼是她们耳边摇曳的珠环;古树上,一串串七彩的珠灯是她们胸前的珠链。桥拱里,古塔外,水阁石柱中,河埠台阶上,忽明忽灭,忽红忽绿的灯光是她们变幻的舞步。她们斜倚着高耸的马头墙,她们跳跃在起伏的老建筑屋脊线,她们丈量着鳞次栉比的瓦面,她们装饰着陈旧的木质排门、斑驳的古墙,她们在临水而居的原住民家的门缝中、窗棂间穿梭,把西栅之夜演绎得温馨而柔美,她们把所有游人的目光都浸染得如醉如痴,如梦如幻。

桥是西栅之夜的琴键。西栅桥多,12座小岛,用70多座小桥紧紧相连。暮色四合,行走在西栅迷离的夜,就是不停地从这座桥到那座桥。西栅的桥是一把等你弹奏的琴台,你步履铿锵地走来,西栅之夜便是一曲如歌行板。你脚步闲闲走过,西栅之夜便是一支温婉的小调。

人是西栅之夜流动的音符。西栅的夜合适自由自在漫无目的地在灯火掩映的大街小巷徜徉,也合适肩背手提“长枪短炮”去“狂轰乱炸”;西栅的夜合适挽着爱人的手,把人间路走成天堂,也合适老友新朋在临水的木制露台摆上一桌地道的乌镇口味——荠菜嵌油豆腐、葱靠“白拆条”、乌镇红烧羊肉和新糯米团子,再来上一壶“杜”搭米酒。

乌镇之夜,让人恍然不知身在何处。忽然起兴,在傍河酒肆中把酒临风,似水年华,忘忧快哉,我把自已弄醉了。。。。

夜船望月映烟雾,—曲霓裳舞清风。

枕上片时春梦中,闲卧江南醉千年。。。。

(2009年初夏摄于乌镇)



































作者:呆呆

《江南•忆--忘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呆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