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11-12-02

发表日期:2011-12-05 摄影器材: 佳能 点击数: 投票数:

 十二月悄然而至
这趟不被期待的调研之旅终于来到

在出发之前几天温度骤降
实在让人更加讨厌

无论如何还是要去的了

简单来说为什么会有这趟旅程
就是那个嚷嚷了好几年
自己都四十多了还没能成副教授的讲师

这个学期应该是最后一次上他的课了
听他那些奇怪的国产DISCO
听他讲一堆废话到头来还不就是为了称赞自己

当然了学术水平还是有的
听说如果搞毕业论文跟着他最有出头天

这次之所以去调研
就是因为他想出了个新课题要写论文
然后美其名曰 实践课
动员全班帮他去搞数据

之后再慢慢吐槽好了
槽点实在数不清

我只很讨厌这种被利用而且还得不到回报的感觉
谁稀罕你那餐标榜着人均40块的午餐啊
我还是比较喜欢我慵懒的周五午后酣睡

一大早就在校门集合出发
因为天气冷 本来就感冒的我和朋友就先上了大巴
从而和司机聊了几句
司机问我们 你们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我们说 调研啊 老师有和你说什么时候要回来么
他说 没有啊 天气这么冷还去那种地方搞什么调研啊
我们说 他要做课题研究写论文嘛 就让我们去帮他搞数据啰
他说 那个镇 我听都没听过

顿时我们心就凉了半截

总之还是出发了

首先是到了镇政府
你知道人多出游最大的问题就是上厕所

好不容易到了 肯定就是要先上个厕所
好了 一群人走下车打算去厕所
镇府出来个人说 不行不行 这厕所坏了 没水
大家面面相觑
镇府表示 可不能让你们把镇府搞得臭气熏天
WELL 大家只好一肚子怨气 驮着快爆炸的膀胱回大巴

于是老师和镇府的人搞好关系了
派了个人开车带路
开到了一个村里

不明所以就让我们下车走啊
走啊走 到了路的尽头
突然听到镇府代表疑惑地说
你们是来调研的啊?
我还以为你就是带学生来参观参观

这绝对不是无语的顶点

好吧镇府代表安排先去村委会联系就去了
走回大巴的过程中
迎面而来一台小轿车
过了五分钟 老师就消失了

目睹过程的同学是这样说的
老师没有和镇府的人沟通好 他们不知道我们来调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联系好了镇上的大户
刚才车就是大户 所以老师就上车去调研了

我当时心里面就是一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
我说既然是你没有联系好
那你至少也应该把学生安顿好再去大户人家喝茶上厕所吧
就什么甩下一大群学生和一个镇府代表就走了?
还不和全体学生正式说一声

直到上了大巴 还有不明真相的同学一直在问
老师呢?
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同学这么关心他的去向
他还能不能走得这么心安理得

好吧反正就是去了村委会
大家终于去上了厕所
在不知所措地徘徊了好久以后
班长传达了消息
村委会说 村里面很复杂的
村里面的人不是很好客的
你们这些学生去调研好危险的
所以你们就在附近这一片问问就好啦

没老师带队是这样的了
一群学生成得了什么气候 随便糊弄糊弄呗

有的同学不辞劳苦走回最初下车的村
我和朋友就按照村委会的指示 在附近一片问
结果呢 问到的所有居民都说没地啊
一位亲切的伯伯表示1989年就没地啦
更有甚者表示 要调研种地的啊 往前3公里吧

于是我当时就放弃了
既然要数据的人都不紧张 我干嘛跟着瞎紧张
就开始当成冬游了
天气真是冷 还好不下雨还出太阳



走在路上最常碰到的就是猫狗和鸡
我真的很喜欢拍猫啊 太有灵性了这些家伙
不需要好技术也能拍出好满意的照片



大家都漫无目的
只能挨家挨户地敲门问
我们算是运气好的了
虽然居民都不太客气也不太乐意和我们说话
至少没像别的同学一样还有被赶出门口的




晃荡的路上遇上了另一只猫
其实本来我们在看木瓜的
结果看着看着就看到猫了

晃荡完了回到村委
八个毫无收获的人跑去吃了个牛杂
结果竟然老板家里有田
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又惊喜又苦涩的心情

于是八个人终于搞到了一份数据

接着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
就去吃午饭
去了大户的老师姗姗来迟
没忘记我们这群人还真是好感谢啊

好吧午饭吃得不错
但没什么好写的
有槽点的话
一定是老师拼命让学生喝酒
当然也就是男生那边而已
大佬 下午还要调研啊 
要是你家来人调研 那人一身酒气 你乐意么

况且喝了啤酒上厕所频率增大
你有带痰盂给他们么?还是尿片?

饭后去了另一个村
好不容易啊这次终于记得和村里的人打好招呼
有村委的人带着我们去调研
至少这样就不会被人赶了

刚到的时候 老师和镇府代表匆匆忙忙下车了
也不说一声去哪儿干什么 要我们怎样
真是个好老师啊 又扔下一群学生

期间司机聊了一下电话
大概电话那头问今天出车是去干嘛
司机说 不知道 一整天就是在街上乱走
同学表示 司机真相

怎样都好还是安排好了调研
真是非常不幸地老师跟着我们组了

不过话说回来
那儿风景真是不错



然后我们看到了稻香二路
纷纷表示好有外国风情



村子里这个时候都已经收割完毕了
大家都在晒谷



看完了风景
苦难才开始呢

因为有人带路
所以就不能像上午那样什么不做了
最后村委带我和朋友去了一户人家

当然了人家可是不乐意被调研的
村委同志一坐下 首先敬烟
于是我们就在二手烟的陪伴下开始了艰难的调研

就算我们组两个人都会粤语
但他们那儿的土话真是要把耳朵听爆了

朋友负责问问题
我就负责听土话

开始的时候那个被调研的老伯真是什么都不说
估计村委也是看到这样难看的状况就没走
留下来 甚至代替他回答我们的问题

老伯说 你们不用问我啦问他就行啦

好吧后来估计看我们也不是想要查他家底的
他倒是有点肯回答了 只是真是好窝火的答案

例如问他有没有什么耕作机器啊
他就说 没有 人家有的我都没有

例如问他家里有多少亩田啊
他说八十亩
问他粮食卖么
他说不卖都自己吃
问他年收入多少
他说三到五万
开始我们没什么概念
后来调研完了去找同学
在另外一家听到他们说他们家只有九亩田
我和朋友顿时就凌乱了

八十亩什么概念
吃不死你啊自己吃
八十亩多少产量
三到五万你妹啊

算了反正要数据的不是我
结果出来不真实也不关我事

总而言之坎坷地好不容易问完了
村委问我们要不要再调查一家
我很冷静地说 不行时间不够了

终于
你以为我要说结束了么

还有调研报告呢!
有个屁时间写啊!
这周末我要考试啊!
下周三要交 交你儿子!

我辛辛苦苦提前写好的读书报告
你说改写调研报告就报废了
还要我用三天时间写出调研报告?
就像朋友说的
你要是发论文里面有一个句子是和我们交的报告一样试试
绝逼告你抄袭
当然了要是作者里面有我名字又不一样

好了
终于酸完了
真是个破逼的回忆

以上.

作者:KAYS

《2011-12-0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AY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