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西藏,我心灵睡过的地方

发表日期:2011-12-1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知不觉眷恋起西藏,她的神秘、神圣、纯洁、宁静,甚至她的荒芜和遥远,都深深地植根在我的心底。大学毕业时,我们班有两个分配到西藏的指标,我就有意申请到西藏,虽然最后因各种原因没有成行,但我并不是为了团支部书记的荣誉,而是发自心底的对西藏的向往。参加工作20多年来,奔赴西藏的渴望日益强烈,一直没去,仅仅只是不愿让自己的第一次西藏之行过于浅薄,流于形式。

今年8月,云南旅游摄影协会在昆明国贸中心举行了“西藏半世缘”的专题讲座,张志刚老师充满激情地讲诉了他17次进藏的艰辛与欢乐,他对西藏那种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执着无悔的爱深深地触动着在场的数百名听众。“是男人就一定要去一次西藏。”当他用这句话结束了他的讲座时,我更坚定了奔赴西藏的决心。

出发前,我和朋友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张总把他的福特猛禽和丰田5700两台新车的轮胎全都换成了越野胎,安装了绞盘、对讲机。我准备了两台佳能1Ds Mark Ⅲ,五只佳能红圈镜头。10月1日早上7点,我们满怀豪情,从昆明启程了。

毫无疑问,路途是危险辛苦的。从德钦到左贡那一天,我开车行驶在一段土路上,前面一辆甘肃籍的超大货车扬起的尘土让我几乎看不到路,我加速准备超上去,可就在我的车和他并排的时候,货车突然向左并过来,前面就是一座桥,车上的人都惊叫起来,我拼命按着喇叭稳住方向,在货车往右猛让的瞬间擦着桥栏和货车驶了过去,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还很后怕。从马尼干戈乡到德格县城拍摄印经院,途中要翻越海拔5050米的雀儿山垭口,那天天上一直下着雨和雪,路面上有积雪和覆冰,坡陡弯急,整段路大部分地方都只能容一辆车单向通行,路边几百米深的山崖没有任何遮拦,这使得翻越雀儿山成为了这趟川藏之行最危险的一段路。每次会车的时候,都得先下去察看好能靠边的地方,才能慢慢靠边让车。好在一路上驾驶员都非常礼让,看到对向有车,都会提前找地方避让,会车后也都会鸣笛致谢,让人感到很温暖。为了赶时间,当天下午从德格印经院出来后大家经过慎重商议决定当晚赶回马尼干戈去住。刚到雀儿山脚天就完全黑了,路上几乎已经见不到其他车辆,气温也更低了,路面越来越厚的冰雪使得车辆时常发生小幅的甩尾。张总驾驶着丰田5700在前面开得很慢,我和黄老师都神情专注,甚至是有些恐惧地盯着前面的路面,车里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样,就连后座不开车的女律师悄悄嗑瓜子的声音都显得特别的刺耳而被黄老师制止了。直到晚上11点翻完山到了平地后,大家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川藏路的危险不仅仅只是让人畏惧,这种危险往往就会发生在身边。从色达到道孚那天,天一直下着小雪,气温只有-4℃,柏油路面很湿滑。快到翁达镇时,前面一辆大货车因为侧滑撞到了一辆摩托车,我们到的时候翁达镇的医生也刚到,骑摩托车的妇女经过短暂的抢救后终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目睹了这一切,我们的心都很沉重。3个小时后道路疏通了,大家却很久都没有说话。

户外摄影常被称为遗憾艺术,很多时候机会转瞬即逝,让人留下很多遗憾。从那曲去五道梁要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垭口,唐古拉山垭口不仅是青藏公路的最高点,也是全世界公路海拔最高的地方,翻过垭口,就进入了青海。这天天上下着大雪,路面上车轮压出的两道车辙里是厚厚的冰层,积雪让人看不清路沿在哪。经过一段坡急弯大的危险路段时,突然见到几个朝圣者浑身都铺着雪,脸上也挂满了长长的霜花,却依然艰难地行进在大雪中,那场景实在让我们感动。因为路实在太危险了,我没敢停车,但没能把这个场景记录下来让我们一直后悔到现在。回到昆明后,黄老师还反复遗憾地跟我说,如果回到那天,就是走也要走回去拍。

黄老师是云南资深的户外摄影专家,之前曾六次带队进藏,每次谈起南迦巴瓦时,也都会不无遗憾地叹息一次都没能看到。南迦巴瓦海拔7782米,呈三角形的主峰高耸如云。传说山顶上有神宫和通往天上的路,众神常降临神宫聚会和煨桑,高空的旗云就是桑烟,南迦巴瓦也就常常被笼罩在桑烟之中,据说一年只有8到10天可以看见,雄伟的南迦巴瓦主峰也因此有一个妩媚的名字“羞女峰”。2005年,云中天堂的南迦巴瓦因此被评选为中国十大名山之首。我们都兴奋地期待着……

到达色季拉山垭口时天气晴朗,但南迦巴瓦还是被云层遮住了,以至于我们误把旁边的加拉白垒峰当成南迦巴瓦拍摄了很久。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南迦巴瓦主峰忽然神奇而羞涩地揭开了她的面纱,惊喜之情令我们难于言表。或许,这也是摄影的快乐所在吧。

11号下午天气阴沉沉的,我们来到了离波密不远的地方。一束耀眼的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穿出,照在河对岸的山坡上,峻峭的山坡植物很少,沙和石的质感、色彩非常诱人,但路弯坡陡没敢停车拍摄,黄老师却一直恋恋不舍地专注着这束光。转过一个山坡后,黄老师突然大叫一声彩虹,还没等我把车停稳他就跳了下去。我这边什么也看不到,但从黄老师激动地语气里感觉到了这个场景的魅力。顾不了这里停车的危险,我本能地靠边停车后抓起后座上的相机就跑了出去,路边的坡很陡匆忙中摔了一跤,我顾不了疼痛也根本没顾上看彩虹在哪,边跑边调整着相机的设置,到了山顶一看,我被眼前的美景给惊呆了。一道彩虹把刚才那束耀眼的光影罩在中间,更神奇的是山坡上正巧有一片马尼旗就飘扬在光影的前方,我们甚至顾不了惊叹,只是一个劲按动着快门。仅仅1、2分钟的时间,彩虹很快就消失了。过了很久大家才从兴奋中回过神来,黄老师感叹道:这是500年难遇的盛景啊!

从拉萨经浪卡孜县到珠峰大本营有707公里,来回至少要多用4天时间。从318国道进入大本营最后的71公里土路随处是深坑巨石,异常难走。到拉萨后,由于担心时间太紧,大家对是否去珠峰产生了分歧。但最后还是统一了意见。路途虽然非常辛苦,但当世界第一高峰的雄姿就展现在你的眼前,一抹金色的夕阳温暖地照耀在云雾缭绕的珠峰之巅时,我想绝没有人不被她的美丽、神圣所震撼,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大家静静地站在空旷的草地中央敬望着雪山,任由零下13度的狂风肆掠着肌肤,心,却一片沸腾。晚上,风依然很大,我们7个人睡在大本营的一间临时帐篷里,我用了两个睡袋,再用被子裹起来仍然很冷。迷迷糊糊间就到了凌晨4点,为了赶到定日垭口拍摄日出时的喜马拉雅山脉,我们又出发了。

10月27日道孚各酒店人满为患,我们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住处。晚上张总突然接到电话,他90多岁高龄的奶奶去世了。张总极力说服我们留下继续完成余下的3天行程,但我们全车人都认为大家是一个整体,一起出来就应该一起回去。第二天早上8点我们一起动身踏上了这次8000公里远行的最后一段旅途,路上张总坚持让我们拍摄了美丽的亚拉神山。经过25小时1043公里的连续行驶,我们终于安全地抵达了昆明,在意犹未尽的喜悦中完美地结束了我们的川藏之行。

有人说,去西藏不是闲情和旅游,而是生活的体验,是心灵的净化,是灵魂的升华。也许你很难理解那些朝圣者虔诚的步履,但当你知道一个新疆7岁的小孩磕长头到达拉萨已经12岁时,你不会不感动的。

未曾经历远行的洗礼,怎知寄望心灵的归宿?那些曾经经历了的遮天盖日的大雪,刺骨的狂风,冰封的帐篷,和登顶纳木措垭口雪山之巅的疲惫,无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甚或到以后,都是我们享之不尽的丰满的精神财富。几天前,我看了以谢旺霖骑行2000多公里到达西藏的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转山》,24岁的台湾青年书豪为了完成他哥哥的遗愿,只身从丽江骑车到拉萨,路途中他的血和泪,痛苦与欢乐,他的梦想与不屈,你只有切身经历了,才能真正感悟出其间的深刻和厚重。

夜深了,我轻轻依偎在窗前,仓央嘉措的声音仿佛就吟绕在我的耳旁: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西藏,我们还会再见!

作者:随心

《西藏,我心灵睡过的地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随心的POCO作品...

评论